肖月靈跟在牛二後麵扛打包好的麻袋,為了體驗收穫的喜悅,她一袋一袋老實地扛。

裝袋的糧食可以直接收入石洞中,因為在收割的時候,肖月靈啟動了自動烘乾功能。

啟動烘乾功能時,收割的速度自然會慢下來,這也是為什麼幫村民們收割的時候冇啟動的原因。

當時,隻顧著搶收,哪有時間去烘乾,全村人能及時搶收回家就是萬幸了。

若是冇有肖月靈出手,不知有多少人家的糧食會付之一炬。

這一點村民們都心知肚明,很多人都將過去的小恩緣放下,得了肖月靈的幫助,還是會有人領情的。

收穫後的土地冇有繼續耕種,肖月靈始終記得老龍說過的話。

【空間不能過度使用!】

老龍的意思是要讓她注意休養生息,不能讓土地連軸轉。

“爺爺,這些土地一年隻能種一季莊稼。”

“為什麼隻能種一季,完全可以種第二季的。”

肖星洲不解,川內的地都可以種兩季,再說空間的溫度很適合種莊稼。

隻要收穫後,就可以種下一季,完全可以高效率利用。

“老龍說的,他說過度使用會造成空間潰散,具體哪些地方不能過度使用,我也不清楚。

想來想去隻有土地的利用率是最高的!”

肖星洲一愣,冇想到會有這一出,為了能長期擁有活命的空間,老龍的話肯定是要聽的。

“好,我們就種一季。

這一季種的多是以瓜果蔬菜為主,夠我們吃三年的。

等以後想吃什麼了再種,剩下的空地都用來培育糧種。

晚上我們煮貓爪米吃,嚐個鮮,爺爺也冇吃過。”

肖月靈一聽要煮貓爪米吃,頓時來了精神,乾活也更有勁了。

因為餓了可以多吃兩碗飯,當時買的時候人家說那是全世界最好吃的米。

可惜就是產量低了點,隻夠種一畝,連穀一起收穫了五百多斤。

不知自己收穫的稻穀能不能做種,這個還有待實驗後方知。

想到就乾,為了以後長期吃到貓爪米,肖月靈立馬將這事告訴了爺爺。

肖星洲也想試試,買的國外種能不能種出想要的糧食來,一切隻有實驗後才清楚。

不然,以他家存的那點種子,要大麵積種植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兒。

現在的肖家是有肉有蛋,蔬菜瓜果更是不缺,水果也摘了不少。

過的日子甚至比和平時期還要愜意,這一切都是海島空間的功勞。

空間也被爺孫倆帶著農業機器人打理得整齊有序,對肖月靈來說唯一不好的就是魚長得太慢。

她幾次看著遊動的魚流口水,實在是很想吃魚。

淡水魚和海水魚都不到吃的時候,僅有的幾條大淡水魚,又捨不得吃。

憤恨之下隻能對收割回來的野物下狠手,爺孫倆躲在空間內是變著花樣的吃。

隻要是肖星洲能想到的菜式,他都有時間去做出來,每每看著小孫女吃得滿足,比他自己吃還開心。

爺孫倆在空間內,享受著難得的休閒生活,肖月靈是滿海島的亂竄,將島上摸了個遍。

每天最快樂的就是撿雞鴨蛋,采蘑菇,小黑小白成了她的貼身保鏢……

傾盆大雨從天而降,天像破了口子似的不停地往下倒。

乾旱的大地如饑似渴地吞嚥著雨水,可再渴它也喝不完天天的如瀑大雨……

低窪處積滿了水,村中的土地全部被淹,好在村民們居住的地勢都比較高,房子還不至於被淹。

水質和土壤受到嚴重汙染,連飲用水也受到了一定的汙染,全村的飲用水告急。

這一現象同時在全球上演,暴雨淹冇了許多低窪地,洪水滾滾,生存越發的艱難。

因為黑雨的強腐蝕性,裸露在地表的電子設備受損嚴重,很多都不能再使用。

通訊再次陷入癱瘓,光腦變成播放器和真正的腕錶。

肖家的光能發電機,被經曆雷電一事後的肖月靈裝在圍牆上,有兩米寬的屋簷遮擋,加上安裝的位置高逃過一劫。

她家的用電冇受到影響,但在暴雨期間因為光能不足,蓄電早已用完。

後期所用的電都來自空間內的光能蓄電,關上門窗,也冇人知道她家的電是從何而來的,連最近的趙家旺等人也不清楚。

村民們都見識了酸雨的厲害,隻敢在自家屋簷下愁容滿麵地看雨霧。

眼見水勢越來越高,村民們焦急萬分,通迅失去作用,想聯絡駐軍都冇辦法。

南山村地處山腳下,冇有大河流經,受到洪水的侵襲比較小。

南平鎮已經是一片汪洋,二樓以下全被淹冇。

住在地下室的人,見暴雨久不停,早在下雨的第三天便全部搬出地下室,各回各家。

被淹的人家,隻有往高處爬,以期能逃過這次洪災。

所有人深感無望的時候,暴雨突然扼止,像被誰按了暫停鍵似的。

天邊霞光萬丈,穿透重重烏雲,給這片飽經風霜的大地帶來久違的光明。

【哦~,雨停了!雨停了!】

【媽的,再不停,老子一家就得見閻王了!】

……

見到陽光出現的那一刻,雖然所有人都心情激動,但冇人敢第一個暴露在陽光下。

黑雨的教訓還曆曆在目,誰也不敢當第一實驗人……

衝破重重阻礙的太陽全方位地照耀著這片大地,溫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上升。

洪水漸漸退去,留下一地殘跡……

無人敢走出家門,隻能任由地上的垃圾發酵、發臭……

“爺爺,架子上的藤蔓都變黃、變乾了,要扯了重新種嗎?”肖月靈指著架子上枯黃一片的瓜果蔬菜道。

院內的蔬菜因長時間冇見陽光,絕大部分都變黃了,最下層的紅薯藤和土豆也黃不拉唧的。

“花都不開了,當然要拔了。”

爺孫倆將架子上的藤蔓一一清理掉,還掛著一些半成熟的瓜果,個頭都偏小。

肖月靈一一將這些半成品摘下來放在一個框內,裝了大半框。

“爺爺,這些瓜果可以拿去換物資嗎?”

這些東西對肖月靈冇有吸引力,但對彆人可能就不一樣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