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們對凶猛的龍狗很感興趣,要是他們有了這兩大傢夥,進山打獵那是妥妥的。

可惜進山的路被部隊給把守了,他們還冇那個膽子去闖頭刀,先看看情況再說。

長時間冇肉吃,總會有人邁出第一步的,那他們就可以緊跟而上。

“趙大哥,好久不見,聽說你當水官了,今天怎麼有空下地拔草的。

這兩傢夥力氣是有點大,一般人還真拉不住,一出門就跟瘋了似的往前跑。”

肖月靈不敢放手,兩隻冇出過門正處於興奮期,跑了可冇精力去追。

“哈哈哈,水官這個詞還挺好聽的,我爸去幫我守了。

你們這是要去哪兒?”

“去地裡看看!

蘭姐、何姨、王哥,小三小四哥哥,你們忙哈!”

肖月靈被兩隻拉著匆匆離開,眾人看得一陣好笑,難得見一次她急吼吼的樣子,還挺好玩兒的。

眾人跟後麵的肖星洲聊幾句後,又都繼續拔地裡的草。

野草的生長速度比莊稼快,再加上有大棚的加持,全都瘋了似的長。

兩三天就得長一茬出來,後麵的除完,前麵的又長出來了,這也是他們每晚都在地裡除草的原因。

冇有農藥,一切都隻能靠手工,有機器人也不敢用,怕機器人把地裡的莊稼苗一起給解決了。

肖星洲進大棚轉了一圈,冇發現有燒苗的現象,溫度和濕度都控製在適宜生長的範圍。

一天的時間野草也冇長出,他還可以偷閒幾天。

山上落下的瀑布早已變成淅淅瀝瀝的水幕,流水量明顯地變小,潭邊露出半米的石壁。

“爺爺,這水可能堅持不了多久了,家裡還是多貯存點水吧!”

肖月靈一想到趙家旺馬上要種的四十多畝地,經他們這麼一用,怕是家裡用的水都困難。

“嗯,現在冇辦法加深潭底,可以在旁邊再添一個水坑貯水,這事讓趙家旺他們來做。”

肖星洲相信不用他提醒,趙家旺他們自己就能考慮到這個問題。

畢竟他們的用水量大,若是不解決的話,怕是種子都收不回來。

肖星洲不是很擔心自家的莊稼,他種的都是耐旱性高的作物,隻要定根後用水量相當於無。

小黑小白不願意停留在一處,拉著肖月靈在空地裡一陣瘋跑,對每一次都充滿了好奇。

邊邊角角的都要去撒尿占地盤,更是跑到穀口拉了泡便便,氣得肖月靈直想踹它們幾腳。

什麼地方不拉,偏要跑到穀口的位置拉,生怕他們踩不著似的。

“小黑小白,你倆夠了哈!

拉屎到裡麵角落去拉,拉完之後要泡土蓋上,你倆拉在外麵太陽一曬臭死個人。

要是被我不小心踩著了,回去有你們好受的。”

肖月靈氣呼呼地揪兩隻的耳朵,在家裡還知道要去廁所方便,一出來就原形畢露了。

“嗚~嗚!”

兩隻無辜地看著肖月靈,黑潤的大眼裡滿是不解。

肖星洲扯了把枯草蓋在狗便便上,手上也冇個工具,有的話還可以埋到大棚裡當肥料。

“靈兒,回家了,明早不是要去伐木嗎!

早點回去睡覺!”

夜裡的時間越來越短,今天太陽又晚下山一個小時,不知明早會不會晚出來一小時。

但願會吧!

肖星洲內心期盼著,不然日子真冇法過了。

小孫女一身曬傷,他有心明早去伐木的,卻被斷然拒絕。

還說什麼有她在,怎麼可能讓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兒去乾活,彆人不得罵她不孝。

反正就是小孫女的道理最多,一句話不讓他白天出去乾活,其他的在家裡怎麼折騰都可以。

聽得肖星洲心頭即更又欣慰。

正欲回家,兩隻卻拉著肖月靈往趙家的地裡跑,嚇得她趕緊出聲。

“小黑小白,站住!

不許過去!”

“汪汪汪~”

被叫停的小黑小白不捨地看一眼雜草叢生的地,它們隻是想去體驗一番踩草的感覺。

家裡的瓜果蔬菜被明令不許動,出來好不容易見到綠草,兩隻不想離開。

“你們這是要乾嘛?

我聽不懂你們的意思。”

趙蒼幾個男人好奇地圍過來在兩米外站定,兩隻咧嘴嗚嗚出聲,爪子用力地撓地。

“月靈,它們是不是想去地裡玩兒,你牽著試試。”

兩隻竟然奇蹟般地點點,像是聽懂了小四的話。

“我去,它們這麼聰明的,竟能聽懂人話。

肖月靈,快試試。

不怕的,大不了踩壞幾株苗,問題不大的。”趙蒼覺得兩隻狗的智商堪比成人。

“好吧,試試!”

但在進去之前,肖月靈還是要警告兩隻的。

“進去可以,但不可以碰地裡的莊稼,看到冇有,就這種壟上的苗子是不可以動的。”

肖月靈指著壟上的大豆苗給兩隻看,兩隻狗眼一瞟,又將注意力放到地裡。

“嘿,還挺有脾氣的,比軍犬還聰明!”

趙蒼對兩隻喜歡極了,這麼聰明的狗狗還是第一次見,要是他能養一隻就好了。

小黑小白同時給趙蒼一個白眼,這下在場的人都看到了,趙蒼不敢再說什麼。

要是被兩隻記仇就得不償失了,他還想著與兩隻打好關係,以後借來用用的。

“進去吧!”

兩隻一得令,馬上拖著肖月靈竄進地裡,東嗅嗅西嗅嗅,偶爾嘗一口雜草的味道。

它們對於壟上的青苗看都冇看一眼,隻對滿地的雜草感興趣。

躺在雜草上打滾,開心得跟個孩子似的。

肖月靈對兩隻是真的無語,這就是它們來此的目地,真是丟人。

“哈哈哈,這兩隻太可愛了,一點都不凶!”

何以春和蘭沙雨也圍了過來,見到兩隻的可愛樣,兩女人也心生喜歡,之前的害怕全無。

“月靈,兩隻叫什麼名字,總不能以後見到它們總是喊兩隻吧!”蘭沙雨笑著道。

她見肖月靈挺喜歡兩隻的,兩隻又聰明聽話,心下不禁喜歡上兩隻。

“純黑的叫小黑,額間有一點白的叫小白,它們是一母同胞的兄妹。

小黑小白,給鄰居們打個招呼。

看清楚了哈,這些都是我們的鄰居,他們住在圍牆裡的院子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