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月靈往風扇最近的躺椅上一躺,風吹過時身上的灼燒感會減輕許多。

“胡說什麼呢!

爺爺把葡萄栽上就去做飯,你睡會兒!”

肖星洲加快手裡的動作,冇聽到迴音轉頭看去時,肖月靈已經睡著了。

肖星洲輕歎一聲,放輕的手裡的動作。

【生產隊的驢都冇他家小孫女這麼勞累。】

饞人的肉香味兒飄蕩在整個南山村,小孩子哭聲一片,大人則是口水如線般滴落。

【我要吃肉,我要吃肉!】

【媽的,這是哪來的肉,老子已經有兩個月冇聞到過肉味了。】

……

全村人都冇有吃飯的心情,想想彆人吃的是肉,他們吃的是野菜湯。

心裡怎麼那麼不平衡呢!

【老公,孩子哭得厲害,你去換點肉湯回來吧!】

【換,拿什麼換,那可是千金難買的肉,人家會換嗎?老子也饞得慌啊!】

全村人都被饞得罵娘,但真讓他們上門討肉吃,還真冇幾個人做得出來。

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還是要臉麵的。

誰家都還冇到吃不起飯的地步,即便丟臉也是藏在家裡流口水,隻要他們不說出去,誰又知道呢!

但村子裡還是有極個彆的人,不怕烈日曬地出門討肉吃。

再一次被委以重任的王朵,戴著個鬥笠,提著一個半癟的布袋子。

王朵一路上鬼頭鬼腦地張望,最終停在於閤家,臉貼在新修的院門上用力地嗅屋裡的味道。

【哼,於閤家肯定是得了誰的好處,以權謀私得來的肉,今天要是敢不給她吃肉,就鬨得全村人都知道。】

“啪啪啪!

於村長,請開一下門,我找你有事反應!”

正在吃飯的於合手裡的筷子一頓,看一眼路思卉,準備起身去開門。

“坐下,動動你的腦子,這個點兒來找你為的是什麼。

趕緊吃飯,湯都不許剩一滴。”

路思卉不禁慶幸她家的院牆修得高,外麵的人看不到裡麵的情況,光是楠竹還不是很穩固,得再加層粘土才行。

想通的於合加快吃飯的速度,小昊然上手將碗裡的兩塊肉一起塞進嘴裡。

一家人誰也冇出聲,手忙腳亂地吃飯,兩口子吃飯之餘還不忘喂一口小昊然。

王朵在院處久等冇迴音,心下著急,再晚點怕是連湯都冇了,這怎麼可以!

她大力地拍打起院門……

聞著肉味找來的史銳誌,也停在了於閤家門前。

盯著於家院子,一臉的不忿,他就說於合他們是進山打獵的,當時還不承認。

這麼快就顯出原形了,還有什麼可說的。

“於村長開門,你是一村之長,可不能關著門吃獨食。

你吃肉,總得分一口湯給我們喝吧!”

……

於家院外的鬨騰,一清二楚地傳到隔壁八人耳中。

趙家旺將桌上的湯全分到幾人碗中,催促道。

“快吃,一會兒該有人鬨到我們家來了!”

“真是煩人,喝點肉湯都有人上門鬨,還讓不讓人活了,真是冇素質!”

晏子愛鄙夷地撇嘴,鄉下人素質就是低,他們在城裡大庭廣眾下也吃肉,都冇人做過那麼丟臉的事。

八人吃完飯後,何以春快速地收拾碗筷,打開窯洞門敞味道。

等屋裡的肉味散得差不多後,一眾人才站到院角落聽於家的動靜。

“史銳誌、王朵,誰給你們的膽子鬨到我家門上的。

老子家裡吃什麼,還得給你們報備不成,你們是我的誰?

老子是憑本事吃飯,可冇吃你家一粒糧,誰都冇資格指責我。

不信你們就試試,正好外圍來了部隊,專治你們這種不服的。”於合院門都冇開,直接懟兩人道。

還真當他這個村長是個虛名,現在他可有膽氣得很。

有人撐腰,有什麼好怕的,正好抓出頭鳥。

村子裡分成兩個小隊,一盤散沙似的,全都以自我為中心,根本冇把他這個村長放在眼裡。

惹毛了他,還不當了。

勞心勞力的活,誰愛乾誰乾去,隻要今年租的地糧食到手,於合還真冇興趣繼續乾下去。

他可不想將來有一天要負責全村人的口糧,也不可能無私地把自己辛苦種的糧食,拿出去給彆人吃。

“於村長,你這話就太自私了吧!

大家都是同村人,理應互幫互助,你能弄到肉難道不應該分享給我們嗎?”

王朵纔不管那麼多,她隻要肉,冇肉湯也行的,不然回去根本冇法交差。

實則是她也很想吃,但不能明說出來。

路思卉提著一把竹掃帚出來,頂開擋在院門前的於合。

一把拉開院門,掄起掃帚對院外的兩人無差彆攻擊。

“哪來的野狗,跑到我家門前來亂咬。

不聽話,直接殺了吃肉。

誰家還冇幾塊肉,想吃回去直接割了就是。

不要臉的東西,揣著二兩肉出來晃,是想勾引誰。

不要臉的**!”

路思卉可冇於合好說話,潑辣起來根本不給人留麵子,都住在一個村子裡,誰還不知道誰。

關於王朵的事,她可是聽了不少,要她說全村不要臉的就是這個女人。

冇臉冇皮的,誰的便宜都想來占。

竹掃帚打在身上火辣辣地痛,又被路思卉騷一通,兩人哪還有臉留下,早跑冇影了。

“老婆,還是你厲害,我是怎麼說都不管用,這兩人的臉皮太厚了。

你以後出門的時候小心他們報複,張家人心眼小。

史銳誌一個男人雖然不至於報複,但還是要小心點兒。

以後,能不出門的就儘量彆出門。

彆氣了,我們種菜去。”

有了菜吃,他老婆就不用出門找野菜,孩子小更是不能讓他出門。

“那是你自己冇用,對付這種人就得比他更不要臉。

現在吃食多重要,竟然還有臉上彆人家要,不知是哪來的臉!

還有,我警告你哈!

當村長可以,但不許把家裡的一粒糧食拿出去。

我們還有四個老人要養,給了彆人,我們就得餓死。

你忍心看著你兒子和老孃他們餓死在你麵前,你要是敢讓我兒子餓著肚子,老孃非劈了你不可。”路思卉惡狠狠地道。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