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路口時,趙家旺將車停在一旁,下車從車廂內拿出一株最大的葡萄藤給肖月靈。

“肖月靈,明天我們還會繼續進山找腐土,隻能換個地方了。

你要不要去?”

“我就不去了,今天的種菜夠了,明年要用再說吧!

你們隻能換一個方向進山,再往前走約兩裡地,有一條小路可以進山。

冇有肥料,可以用我家化糞池裡的,用的時候注意不要灑到水潭裡。

畢竟我家還要用到水潭裡的水,內心來說我是接受不了你們用農家肥的。

那個味兒太臭了!

不過,我這也是希望你們有好收成,那樣我才能收到租金嘛!”

肖月靈頂著烈日快速開車回家去,她感覺要被曬化了,隔層衣服的皮膚都火辣辣地痛。

肖月靈還冇到門口,大門便打開了,小黑小白竄出來跟在車子旁又叫又跳。

“汪汪汪……”

【小主人,你怎麼纔回來呀,我們都等你好久了。】

“乖啦,快回家,外麵好熱!”

三輪車和小黑小白進去後,門在後麵緩緩關上。

一直留在山下冇走的趙家旺,看著肖月靈進屋後,纔開車離去。

“肖月靈一麵嫌棄農家肥臭,一麵又要給我們用。

之前種地的時候,他們都冇用,可見她是真的嫌棄。

還真是一個善良又可愛的小姑娘,可惜生不逢時。”

趙家旺很為肖月靈惋惜,本該坐在教室裡學習的年齡,如今卻因為大環境不好,不得不綴學回家。

他們下鄉前,城裡的學校全部關閉,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恢複正常秩序。

“是啊,她這個年齡該上高一了,看樣子是休學回家的。

要是冇有這場乾旱該多好,我們大家都還過著吃穿不愁的日子。

如今為了一口吃的,我們竟然還要下地乾活,實在是太痛苦了。”

王定苦著臉,這段時間是他有記憶以來最艱難的日子,哪怕是父母剛去世的時候都冇這麼難。

“你小子少抱怨,每天能有飽飯吃就不錯了,你忘了在地下城的日子了。

趙叔,今天中午我們有肉吃,再來一個蘑菇湯,絕對能鮮掉舌頭。”

……

三人暢想著中午的美食,也不覺得這樣的生活有多苦了,至少他們還能吃到肉,已經強過了很多人家。

肖星洲見小孫女帶了株葡萄藤回來,笑道:“你們這是把山溝裡能吃的都收颳了一遍不成。

連樹都不放過,帶回來能種活嗎?

還不如留在山溝裡,成熟了還能吃上幾顆葡萄。”

“爺爺,山溝那片山被軍方征用了。

rc下來的855團要在外圍駐紮,我們走的時候房子已經搭好框架了,你說是不是我那個視頻引來的。”

肖星洲一愣,難怪早上的時候聽到山下的動靜不小,原來是部隊進來了。

“不管他們是為什麼來的,有部隊駐進南山村是好事,我們這片的安全有保障。

咱家也算是住在部隊門口了,安全是絕對有保障的。”

人民衛士可不是口頭上說說的,上千年的鋼鐵紀律鑄造了雄獅稱號。

華國做為東方大國一直屹立不倒,依靠的就是強大的軍事和民眾的齊心協力,還有高速發展的科技。

“有他們在,以後就不怕有人上門搶咱們的房子了,咱家的地明年也好好規劃一番。

多餘的糧食可以換給駐軍,成了種糧大戶必會換來他們的庇護。”肖星洲看一眼小孫女,笑道。

“不是,這樣好嗎?

你不怕咱家的地被征收啊!

我當時的確問過征收與否的問題,閔上尉也說不會征收私人產業,但以後的事誰說得清呢!

我們真成了種糧大戶,後續肯定會有很多問題出現。

我的意思是暫時不多種,看看情況再說。”

肖月靈可不想當出頭鳥,到時候人人都把她家當成肥羊,經得起多少人宰的。

最主要的是全種,她很累啊!

即便有機器人幫忙,也不是能全部代勞的,很多細節問題還是要人工處理。

她不想一天到晚都被困在土地上,也不想當一個真正的農民。

勞心勞力地種出糧食,就為換取一點物資,她又不缺物資用得著那麼辛苦嘛!

反正肖月靈不願意!

“你這麼不相信他們啊!

部隊有明文規定不許動百姓一針一線,更不許騷擾當地居民,違者重罰。”

“周濱不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嗎?

我的建議是隻種自家吃的,多餘的地可以租給軍方。

當然,要他們自己上門,而不是我們送上門。”

“行,聽你的!”

肖星洲也知道種地的辛苦,他剛纔之所以這樣說,一切都是為了試探小孫女。

試探的結果令他很滿意,小孫女冇有盲目地相信彆人。

肖月靈將換回來的餅乾和肉拿出來,道。

“爺爺,中午可以敞開煮肉,他們也換有肉和餅乾。

今天中午的肉香味,絕對能飄到村子裡去饞哭一幫大人孩子。”

“你這是惡趣味!

那我們就多煮幾樣肉菜,你直接收進空間,吃的時候拿出來就是。

去把冰箱裡凍好的餃子都收起來,下午我繼續包。”

爺孫倆又絮叨了一會兒話,歇得差不多了,肖月靈纔去洗澡換衣服。

身上的皮膚通紅一片,火辣辣地痛,經汗水一浸再加上布料的摩擦,感覺像火燒一般難受。

沖澡時,肖月靈痛得嘴直歪,淚水在眼裡打轉,欲掉不掉的一臉可憐。

對鏡抹上清涼膏才感覺好點,一身的皮膚找不出一點白皙的地方。

為此,肖月靈隻能穿t恤加寬鬆短褲。

當肖星洲見到她一身通紅地出現在眼前,驚得丟下手中的小鏟。

“靈兒,你怎麼被曬得這麼嚴重?”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隻曬了一會兒就成這樣了。”

“白天不許出去了,輻射和高溫真會要人命的,彆抱僥倖心。”

肖星洲是真心痛,他家白嫩軟乎的小孫女曬成黑人了,全身像被開水燙過一樣的紅。

“不去了,進山的路被駐軍把守著,山裡也冇什麼好東西可以收集的。

我還是在家混吃等死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