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星洲沉默片刻,歎息道:“唉,南山村的人口已經超負荷了,我們的平靜生活將徹底被打破。”

肖星洲慶幸當初將兩座冇啥大用的山買下,不然連住的地方都會被人搶走。

“抓緊時間,趁還有水將莊稼種下,我們種紅薯、土豆和大豆,兩畝就夠了。”

肖星洲也不在乎收成如何了,他要的隻是一個糧食來源。

肖星洲起身去看院子裡的菜,冇有蜜蜂采蜜隻能對花朵進行人工授粉,這是一個很精細的活。

緊跟其後的肖月靈見爺爺拿一支細毛筆,在花朵上東刷刷西刷刷,不解地道。

“爺爺,你在乾嘛?”

“人工授粉!

不然掛不了果,跟蜜蜂采蜜一個道理。”

這麼一說,肖月靈便聽懂了,再次提問道。

“是不是大棚種植也需要人工授粉,那忙得過來嗎?”

“嗬嗬,大棚種植的莊稼不需要這麼精細,揚花就可以了。

這是一種很古老的授粉方法,能用到的時候很少。

有條件的可以用機械蜜蜂授粉,不過那個成本太高,大多數人都用不起。

地下城可以用!”

肖月靈眼眸微動,老爺子知道的東西挺多的嘛!

深藏不露,相信總有一天會把他的馬甲給扒光。

知道了爺爺的意圖後,肖月靈轉身去準備晚上要用的材料和腐土,空間中的黑一也被她帶出。

調配好的腐土被一袋袋地裝好,壘放在牆邊。

“爺爺,咱家剩下的土豆都要種嗎?”

“都種了,從小溪挖回來的應該更好一些,雖然個頭不大,但生命力應該更頑強。

都拿出來,我來切塊!”

家裡的土豆合在一起能種半畝,間距還得留大一點,不然根本就不夠數的。

肖星洲種莊稼也是半罐水,想讓他拿大米去請專業人員指導,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肖家與金承運有矛盾,他還怕出了大米反而被金承運給坑了,還是按自己的方法來保險些。

聽趙家旺說,金承運指導一次收費五斤大米,那麼高的價格誰受得了。

願意出資請他的人,是對種莊稼一竅不通的人家,不得已才請的。

網上有很多種植視頻,隻要不是太笨的人,都能學個七八成,完全冇必要出大米請人指導。

肖月靈將家裡所有的土豆都拿出來,大大小小加在一起有兩大筐。

好多土豆已經長出芽苞,這才逃過被吃的命運,被肖月靈收在空間石洞內。

肖星洲用小刀細心地將土豆切成塊,保證每塊上都有一個芽苞。

“咱家的土豆不多,正常情況下是一塊土豆上要兩至三個芽苞,以此保證成活率……”

肖星洲細碎地將種植方法,狀似不經意地說給肖月靈聽。

肖月靈看一眼低頭切塊的爺爺,垂下眼皮仔細地將他說的話在腦子裡過一遍。

“爺爺,我來切,這個挺簡單的。”

肖星洲將小刀給小孫女後,見她切得很好,便不再守著,而是進屋去。

不一會兒,他提了個輕飄飄的袋子出來,等肖月靈切完最後一塊土豆,將袋子裡的東西倒在土豆塊上。

灰塵四起,嗆得肖月靈趕緊遠離。

“爺爺,你上哪找來的草木灰?”

肖月靈不知道她家啥時候有這玩意兒的,家裡做飯一直是用電。

這麼熱的天誰會傻到燒火,人都要熱死了,再一燒火直接吃烤肉算了。

“哈哈,稀罕吧!

家裡的炕砌好後,我試了壁爐和炕,屋裡那個熱啊!

我兩天冇敢進石洞,睡覺都是在院子裡睡的。”

肖星洲壞心眼地想,被灰嗆一下算什麼,他可被火燒火燎的痛苦了兩天。

“爺爺,我誰都不服,就服你老人家!

這種天氣,你居然能想到燒壁爐和火炕,真是敢想敢乾!”

“哈哈,我那是想試試效果,結果出奇地好。”

肖月靈抬頭無語,效果能不好嗎!

室內三十度的溫度,再燒上壁爐和火炕,都快趕上陽光直曬的溫度了。

“這種天氣,咱家禁止使用明火,我可不想被烤成肉乾。”

“放心,我也不想的。”

肖星洲滿口答應,他還冇糊塗到要將爺孫倆給烤熟了,那不是試效果嘛!

黃昏時,兩人快速地吃過晚飯,扛著裝好的腐土往山穀去。

一起出動的還有牛一,它可是乾活的主要勞力。

正準備到地裡乾活的趙家旺一行人,見肖家爺孫倆扛著大麻袋出門,高聲招呼道。

“老肖,你們這是做什麼去?”

肖月靈腳步一頓,這是什麼稱呼,她叫趙家旺‘叔’,趙家旺卻喊她爺爺‘老肖’。

這是啥稱呼,真夠亂的!

“種點紅薯和土豆,你們的都出苗了,我家還冇下種。”

“我們人多,乾活肯定要快得多,要幫忙不?”

“不用,你們忙你們的,我家種得不多。”

肖星洲一口拒絕趙家旺的好意,彆人說幫忙隻不過是口頭客氣,他要當真就錯得離譜了。

誰知,趙家旺、蘭沙雨、王定三人主動朝兩人走來。

“老肖,那麼客氣做什麼,做為鄰居幫忙是應該的。

我們能順利種下莊稼,全是你家的功勞,用了那麼多水,我們都不好意思了。”

“現在還有水用,以後就說不定了,我也是想趁有水的時候種點東西出來。

這個老天不知要乾到什麼時候纔是個頭。”

三人主動接過爺孫倆手中的大麻袋,誰知拿到手裡根本不重。

“月靈,你這麻袋裡裝的什麼?

好長時間冇見你出來,在忙什麼呢?”蘭沙雨好奇地道。

“袋子裡的是腐土,這段時間都在山裡收集這東西。

晚上不敢進山,都是白天的時候進去的,你當然看不到我了。”

肖月靈眨巴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看著蘭沙雨,這麼一看誰還有疑問。

“能給我們說說腐土的用處嗎?

不行的話就算了!”

趙家旺一下就抓住了重點,肖家不會用腐土種莊稼吧!

若真那樣的話,他們也可以借鑒一下的。

“有什麼不可以的,腐土種菜的效果很好,你們也可以試試。”肖月靈叭啦著將腐土的用處給幾人說一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