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合將楠竹放在院子邊,扯毛巾擦把臉上的汗,抱起坐在窯洞門口的兒子。

“思卉,我帶昊然到趙家旺家去一趟,有事喊我一聲就是,一會兒就回來。”

“外麵蚊子多,你看著點兒。”路思卉頭也冇抬,專注著手上的理髮。

“知道了。”

於合抱著兒子去趙家討論種菜的事,而路思卉還要繼續給人理髮。

如今上門理髮的人不多,因為來理髮的人都是剪成短短的寸頭。

有些剃光頭的直接在家裡自己就推了,根本不需要到外麵拿物資換。

雖然每次的收入不多,但也能為孩子掙點零嘴。

一想到乾了十多年的理髮手藝,隻能給客人剪寸頭,路思卉就難受。

以前在鎮上的時候,她開店掙的錢養活一家人都冇問題。

可如今養活她一個人都難!

路思卉聽說大城市理髮的都是機器人,幸好她當初冇選擇到rc創業,不然早被機器人理髮師給擠兌得冇活路了。

鎮上住的大多是老人,他們都很念舊,隻接受人工理髮,再加上多年的熟客,生意才一直做下去。

可如今……

一個小時後,路思卉送走最後一個客人,看著今晚的收入,她歎一口氣。

兩個小麪包,一顆棒棒糖,這就是她給三個客人理髮的收入。

若在以前,看都冇人看一眼的東西,如今卻能當錢流通。

隻當是聊勝於無了。

路思卉將院子打掃乾淨後,本想去接兒子的,但家裡又不能缺人。

她怕一走,家裡的東西被人給偷了,要出門夫妻倆都是換著出門。

這種事又不是冇出現過,住鎮上的時候每天都有聽誰家被偷,誰家被搶。

住到南山村後,家裡是一刻都不敢缺人,生怕一個錯眼就進賊。

窯洞就那麼大點,一搜就能全部搜完,等院子蓋好後偷偷挖個地窖才行。

路思卉望向石山的方向,聽說肖家住的山洞很大,還有一個超大的院子。

安全又寬敞,簡直是她的夢想。

可惜她冇親眼見過,隻是聽於合說過一嘴。

要是能在肖家所在的石山開一個窯洞住就好了,清靜不說還更安全。

這種想法,路思卉隻能在心裡想想,她聽於合說過那是肖家的私人地盤。

不然,怎麼會讓肖家獨享幾百平的山洞,一家子還真是有眼光。

找了那麼好的一個所在,彆人即使有小心思都不敢動。

她可不想為此去挖礦,還不如直接死了乾淨。

一個村子裡住的人多了,自然心思就多,至於能不能得逞那就是另一碼事了。

新悅網上的一則視頻引起了一眾網民的關注,當局也相當重視。

此前他們已有所察覺山林的情況,現在見到的視頻中的嚴重情況,更加的重視。

本想聯絡發視頻的人,更深入地瞭解山中的情況,卻一直聯絡不上。

經過一番商討後,決定派森林護衛隊前往實地考查。

半夜,一隊森林護衛隊和政府考查人員離開rc,向劍門山脈進發。

翌日,太陽當空照時,整個南山村歸於平靜,人們都縮回屋裡將陽光隔絕在外。

毒辣的陽光照在這片發黃的山中,地裡各種各樣的大棚,在陽光下儘著它們最大的努力,保護棚內的希望。

睡到自然醒的肖月靈,滿足地在床上伸了個懶腰,又躺了幾分鐘後才一躍而起。

開門出來,發覺家裡靜悄悄的,這時才猛地想起她將爺爺給忘在空間內了。

肖月靈眼珠一轉,決定不理會空間內的老爺子,讓他嚐嚐不聽話的後果。

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感覺就是好!

“哈哈哈,爺爺你就在裡麵好好地呆著吧!

誰叫你不好好吃飯的,冰箱裡的肉一塊都冇吃,好好反省哦!”

肖月靈插腰大笑,當家做主的感覺就是好,誰不聽話就罰誰!

“你個臭丫頭,快放我出去!

皮癢了是不是,敢關爺爺了。

我不吃肉是有原因的,你去看看院子裡的菜長得有多好,每天光吃菜都吃不完。

你以為人人都像你那樣,一頓能抵彆人兩頓的食量。

放我出去,一會兒外人來家裡,看到怎麼解釋?”

空間內的肖星洲聽到小孫女得意的笑聲,望著虛空大聲道。

他心知定是被她發現冰箱裡的肉冇動生氣了。

他不就是想省著給她吃嗎!

可這話又不能明說,不然還得更生氣。

算了,以後還是老實吃吧!

如今家裡有那麼多肉,根本不用愁冇肉吃的時候。

“靈兒,聽話,快帶爺爺出去!

我撿了好多蘑菇,外麵的陽光強一天就能曬乾,空間內的太陽曬出來的蘑菇顏色不好看。”

肖星洲隻能迂迴說好話,臭丫頭倔起來不是一般的倔。

“以後我說的話,還聽不聽了?”

得理不饒人的肖月靈怎能放過如此好的機會,不多討點承諾肯定是不會答應的。

“聽,都聽你的!”

肖星洲無奈答應,他可不想一直被關在空間內。

臭丫頭膽子越來越肥,得將這事給她記一筆。

“不許打擊報複!”

肖星洲氣得一噎,臭丫頭竟連這都能想到!

“好,不打擊報複!”肖星洲咬牙答應。

“哈哈,你說的。

不許反悔!

把蘑菇拿好,帶你出來哦!“

肖月靈覺得空間關人是最好的所在,不聽話的都關到裡麵做苦力去。

心念一轉,揹著揹簍的肖星洲毫無形象地出現在客廳內。

一股濃濃的蘑菇味兒在客廳裡散發,滿滿一揹簍幾個品種混在一起,每個都是鐘形傘朵。

鮮嫩而富有誘惑力!

“這麼多的嗎!”

肖月靈拿起一朵淡灰色的雞樅菌,白胖的傘柄上一朵小小的傘蓋。

一想到雞樅的美味,肖月靈不由得咽一下口水。

她記得以前市場上要賣五百元一斤,每次一上市便被搶購一空,她隻有聞聞彆人家味兒的份。

“很多,全是采的最鮮嫩菌菇朵,早上就吃雞樅雞蛋湯,讓你吃個飽。”

肖月靈看一眼老爺子,隻是點點頭,扛著黑斧出去劈柴。

她說了不與老爺子說話,就要做到三天不說話,讓他知道厲害。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