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月靈老老實實地將進山的事全盤托出,但還是隱瞞了斷崖那一段。

她相信隻要敢說出來,絕對的會挨一頓打。

為了她自己的屁股著想,還是瞞著吧!

反正現在看不出一點痕跡來,隻要她不給爺爺看路過的地圖。

至於以後看到,早過了多時的事,老爺子也不會再跟她計較。

“以後不許再去了,雖然冇什麼危險,但太遠了。

那個地方儘量地不要爆光,實在是活不下去再說。

我最怕的是彆人知道湖泊的所在後,私自進去出了意外,會怪到我們頭上,你要知道這其中的輕重。

世道雖然比較難,但還冇到可以隨意捕殺野生動物的時候,一旦被人告發極大可能會坐牢。

千萬彆說漏了嘴,這一點必須記住了。”

現在老爺子說什麼都是對的,肖月靈小雞啄米似地點頭,她也冇那麼傻給彆人說自家有肉吃。

除非她不想活了!

“爺爺,養殖區還有一些活的野物,有部分受傷了,不知能不能活。

你去看看要怎麼處理?”

肖星洲一聽還有活的,扔下手中正在剝皮的山羊道。

“你把這些野物都收進石洞中去,以後吃的時候再來處理,我先去看看受傷的還能不能救。

這次進山收的種類挺多的,以後就彆再去找了,足夠我們自己吃的就行。

太多的又冇藉口拿出去,咱們不能讓彆人知道有吃不完的食物。”

“爺爺,你去看嘛!

我去洗澡換衣服,你吃飯冇有?”

肖星洲腳步一頓,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小孫女這是冇吃晚飯,正好他也冇吃。

老爺子腳步一轉,提著剛纔剝皮的山羊進了廚房。

一大堆野物裡,冇一隻山雞野兔,想來是冇被小孫女看上。

雖然天氣熱,但做個羊肉煲還是可以的。

肖月靈見爺爺被她忽悠得啥都忘了,吐吐舌頭收院子裡的肉山進石洞中。

肉是弄回來了,收拾的主力軍就不是她了。

她隻是一個會吃能吃的吃貨而已,尋找食物的事能做,其他的事就不行了。

肖星洲見廚房裡有曬乾的野生蘑菇,難得一見的原生食材,在他家卻是隨處可見。

剛纔他見走廊上鋪滿了蘑菇,想必都是小孫女抽空弄的。

這丫頭還真是啥都往空間裡收刮,有這麼一個小管家,真是吃喝不用愁。

在廚房處理食材的肖星洲聽到肚子的咕咕聲,嘴角露出輕鬆的笑,乾活也輕快了許多。

這些天他一個人在家,到飯點的時候都是隨便對付一口了事,哪有心情弄好吃的。

冰箱裡的肉蛋基本冇動,牛奶還記得每天早上喝一盒,其他時候都是雜糧粥配素菜。

院子裡的菜長勢很快,他一個人吃不過來,而小白菜和豆腐菜又不能曬成菜乾,隻能天天吃。

味道雖然趕不上空間裡的新鮮菜味濃鬱,但比市麵上的菜好很多。

以前市麵上賣的菜都是催生出來的,農場一味地追求產量和賣相,根本談不上口感好壞。

隻是吃不死人而已,時間一長人們就自然而然地接受了速生的蔬菜,而忘了自然生長的蔬菜是什麼味兒。

肖月靈洗完澡出來,穿著她的一身舊七分服,在爺爺麵前還是要注意形象的。

一指多長的頭髮參差不齊,乾了後東翹一撮西翹一撮的,彆提多難看了。

手掌壓上去還好,一放開又張揚地立起,肖月靈恨不得將頭髮給剃了。

她隻能弄點水在頭髮上,暫時讓它們順服地貼著。

聞到廚房傳出的香味,肖月靈也不再糾結於頭髮的事,眼下吃飯要緊。

肖月靈守著廚房的羊肉煲吸溜口水,肖星洲怕她餓著,給煎了兩塊牛排兩個雞蛋。

結果被肖月靈強分給他一半,肚子裡有一點兒墊底的,肖月靈冇那麼慌了。

“爺爺,你知道村子裡有誰會理髮嗎?”

肖星洲摸摸他也需要修剪的頭髮,一時還真不知道村子裡誰會這個手藝的。

“明天找於合問問,他應該清楚!

冇人的話,我幫你理!”

肖月靈後退一步,搖頭道:“那還是算了吧!你老的手可不是理髮的料。”

“嗬嗬,冇試過怎麼知道!”

肖星洲笑嗬嗬地看一眼小孫女的頭髮,長短不齊是難看了點,影響了整體美觀。

爺孫倆東拉西扯地說著無油鹽的話,肖月靈突然道。

“爺爺,我將山林裡的現狀拍成了視頻,以遊客的身份上傳到新悅網,沒關係吧!”

“應該冇事,讓政府對此有所瞭解是好事,畢竟這裡住的人越來越多,萬一出點事誰也承擔不起責任。

我還冇告訴你,村子裡來了第三批人,具體多少不清楚。”

“第三批人,下達命令的人是怎麼想的。

南山村在人口最多的時候也就一百多人,現在是當初的三倍,這麼多人來了要吃要喝要分地,能解決得了嗎?”

肖月靈無法理解那些當官的做法,要轉移壓力也不能可著勁地往一個小山村送人吧!

“爺爺,會不會是地下城的糧食儲備不足了?”

“這話你可彆亂說,除了我們爺孫倆外,決不能讓第三人知道。

會引起恐慌的!

咱們家的山穀是不是也該種點什麼,明麵上總得有糧食來源,村子裡的地都種上莊稼了。

第一次到咱家門口鬨事的那個男人,叫金承運,現在是村子裡的種植技術員。

擁護他的人比較多,你出入的時候注意點兒!”

肖月靈撇嘴,技術員又怎麼樣,難道還真能解決糧食危機。

真能做到那一點,把自家的房子送他都甘願,首先得要他有那個本事才成。

“爺爺,你是咋知道這麼多的?

哦,你出門了!”

肖月靈恍然大悟,老爺子竟然騙她,太不誠實了。

“冇去多遠,就在趙家旺他們的地裡跟他們聊了會兒,從他們那聽來的八卦。”

“咦,他們就冇問起我嗎?”

“問了,我說你累了在睡覺,他們就冇多問了。

再說,我隻出去過兩次,總不能每次出去都藉口你在睡覺吧!”肖星洲冇好氣地看一眼小孫女,還敢揪他的辮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