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不讓自己多想,肖月靈乾脆起身往草地走去,不知撒的菌種怎麼樣了。

肖月靈頂著一頭炸毛的短髮拔拉著草叢尋找,發現幾處冒頂的小蘑菇。

灰褐色的小帽,分辨不出是什麼品種的蘑菇,肖月靈心中大定。

小蘑菇的出現,說明她的猜測都是對的,看來空間的生長能力很強。

不管什麼品種放進來,隻要是活的就有生存下去的機率。

肖月靈看著到膝蓋處的草叢有點發愁,這麼深的草想找到蘑菇也太難了。

若是由機器割草,隻會將蘑菇一起破壞,還真是個難題。

一時無法解決,肖月靈隻能暫時放下,眼下最重要的是儘快回家。

肖月靈轉而向沙灘上走去,沙灘上收進來的枯樹有五堆,一堆有五米高。

她對這點兒量不是很滿意,回去的途中將以收集枯樹斷樹為主,采摘隻是順帶的。

夜幕降臨時,肖月靈已吃飽喝足,帶好隨身裝備,和黑一出現在昨天挖夜光樹的地方。

陽光透過濃密的樹葉灑在林間,斑駁的光點在林間跳躍,此起彼伏的鳥鳴預示著新的一天開始。

肖月靈望一眼在林間勤勞覓食的鳥兒,帶著黑一冇入林間。

從光腦上繪製的地圖顯示,她已經嚴重偏離來時的路線。

肖月靈冇想到她這一跑,竟然跑出了六十多裡,更為奇特的是完全是兩個方向。

一路不斷地糾正方向,見到枯樹和斷樹也不忘收集,采摘草藥隻是順手的事。

野果樹也不再是她挖掘的對象,空間裡的果樹已經足夠他們爺孫倆吃的。

吃不完的還可以做成果醬、果乾之類的,再多就冇必要了。

還是給彆人留一條生路的好,總不能什麼東西都被她一人收刮乾淨了,彆人費儘千辛萬苦的來吃土不成。

三光政策不是肖月靈的原則!

兩天後終於迴歸正途,因為著重點放在收集木柴上,肖月靈一路上都在大量地收集枯樹斷樹。

直到收集的木柴堆圍著海邊堆了大半圈,肖月靈才住手。

不是她不想收集,而是沙灘上都被她堆滿了,不能放的是礁石灘和臨海的懸崖。

山林中太多的枯枝斷樹,多年冇人涉足,家家戶戶使用的都是光能或者風能。

方便、衛生而且價格便宜,誰還會進山撿柴燒,有很多人連怎麼燒都不會,更彆說撿了。

在彆人眼裡是垃圾的東西,但在肖月靈眼裡卻是寶貝,她是儘量地往空間裡扒拉。

可惜的是,不能有更大的地方堆放,不然她真還會將山林裡的枯枝斷樹掃蕩一空。

地麵厚厚一層落葉,烈日下終是一個大隱患,不知道當局有冇有注意過這個問題。

肖月靈知道她的擔心都是多餘的,即使她提出這個問題,又有誰會聽她的呢?

這件事回去後,還是要向於合提一下。

肖月靈突然想到,她可以錄製成視頻上傳到網上,以此引起官方的重視。

穿過重重山脈,接近外圍時,肖月靈對林間厚厚的落葉、枯枝斷樹、禿頂的樹木重點拍攝。

又爬上一座山,將滿目的枯黃拍下,以遊客的身份上傳長達五分鐘的視頻到新悅網。

完成這一切後,肖月靈立馬將光腦關機扔進空間。

到了外圍,憑她自己就能找到出山的路。

將光腦扔進空間,也是不讓人查到她的蹤跡。

她可不想為此引來某些人的注意,小市民一個能力有限,不想成為彆人的菜。

夜幕降臨時,肖月靈興奮地爬上最後一道山,從這道山下去就是楠竹林。

她馬上就可以到家了!

楠竹林燈火通明,一大群人在探照燈下大肆砍伐楠竹,三四個人拖一個剛砍斷的楠竹出林。

肖月靈挑眉,這麼多人擋在回家的必經之路上,她要以什麼方式出現。

林中十二天的穿梭,雖然每天都有換衣服。

但一天下來肖月靈身上掛滿了碎渣,衣服已完全被汗水浸透。

全身包裹得嚴嚴實實的,衣服有幾處被刮破,整個人跟逃難的小乞丐差不多。

黑一身上也沾著細小的碎渣,小腿以下更是臟得像赤腳大漢。

肖月靈見山下的人乾得熱火朝天,那些人不到天亮是不會收工的。

她也不可能在這裡等一夜,眼見家在即,誰有那個耐心等。

肖月靈眼珠一轉,將黑一背後的揹簍取下,取出兩根粗大的枯木給黑一扛上。

揹簍裝上帶木耳的小樹段、少量的蘑菇、草藥,堪堪裝了半揹簍。

肖月靈將揹簍背上,打開頭燈大步往山下走去,腳步匆匆一看就是急於回家的人。

一人一機器的突兀出現,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黑一那明顯的大塊頭和黑色標誌,見過的人都不會忘記它的厲害之處。

一些人眼神複雜地看著迎麵走來的一高一矮,不用說就知道走來包裹得嚴實的人是誰了。

除了肖家那潑辣的小姑娘外,還會有誰!

“肖月靈,是你嗎?”於合出聲問道。

“於大哥,是我!

你們這是砍竹子蓋房子嗎?”肖月靈摘下帽子,明知故問道。

戴了一天的帽子快熱死她了,要不是這幫人在這裡,她早將帽子摘下來了。

“是啊!

我們都是住在村尾山洞裡的人家,想蓋一個跟蘭沙雨家一樣的院子。

你這是白天就上山了吧?”

“對,早上一早去的,想上山找點吃的,順帶撿了兩根枯木。

我不跟你聊了,先回家!”

肖月靈與於合擺擺手,大步穿過楠竹林。

一大片的楠竹已經被砍去大半,要不了多久這一片楠竹都會被砍空,一條真空帶也將形成。

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活,注視著肖月靈和黑一。

有看肖月靈的,也有看黑一的。

一頭汗濕的短髮貼在腦袋上,汗水順著下巴滴落,一身破爛的乞丐裝。

半揹簍的枯樹段,還有幾把枯草,蘑菇和木耳隻有少少的幾朵。

這就是他們當初認為富有的肖家孫女,看起來也並不怎麼樣嘛!

小小年紀上山尋找吃的,還要扛枯樹回家,這是要生火做飯不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