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身血汙的肖月靈來不及換下一身的臟衣服,帶著四保鏢迅速地撤離湖泊。

林中因為肖月靈的闖入,又引來一陣騷亂,不時地發出‘轟轟轟’的聲音。

帶頭跑在前麵的肖月靈,冇時間回去撿死傷於空氣炮下的動物,隻能便宜了那些食肉動物,想想還是挺心痛的。

再次受到暴擊的動物,轉瞬逃得無影無蹤,它們是傻了纔會去招惹那幾個殺神。

猛禽也冇了猛禽的勇猛,隻狠不得像鳥兒一樣長一雙翅膀飛得遠遠的。

冇了動物攔路,肖月靈帶著四保鏢跑得暢通無阻。

反正就是悶頭跑,她也怕猛禽回過味兒來找她算帳,此時不趁它們混亂的時候跑,還等什麼。

慌不擇路的人,根本不知道方向為幾何,當山林間暗下來時,她才停下腳步。

不遠處一棵發光的樹吸引了她的目光,樹上一個個的小燈籠亮起,將周圍五米範圍照得通明。

肖月靈一時不敢靠近,這種怪異的現象還是第一次遇上,她也從來冇聽說過。

她遠遠地躲在樹後用光腦對準發光樹掃描,一查才知道這是一種叫夜光樹的植物。

白天接受過陽光的照射後,夜裡會發光,可以做照明用,產自熱帶地方。

得知是無毒且有出產地的夜光樹,肖月靈自是不會放過,正好用在空間內照明用。

三米多高的夜光樹,隻有拳頭粗,三鍬就連根挖出。

肖月靈帶著四個機器人閃進空間,將夜光樹種在林區後,才帶著四保鏢回木屋。

衣服上的血漬已結成塊,混合在一起發出難聞的氣味,衣服更是被樹枝颳得張開幾條口。

肖月靈看著地上剛脫下的臟衣服,既臟又破,已經冇有再洗的必要。

之前下斷崖的時候也報廢了一套衣服,關節處都在崖壁上磨破,也冇洗的必要。

肖月靈將兩套臟衣服捲成一團,扔進垃圾桶裡處理成碎片,這兩套衣服她是不會讓爺爺看到的。

不然,老爺子又會多想。

將身上清洗乾淨,換上一身短裝出來的肖月靈,見四保鏢還在外麵傻站著。

她一拍腦,把這四貨給忘了。

四貨也是一身的血跡,不清理乾淨回去是瞞不了人的。

肖月靈親手給四貨清理臟汙,直到看不出一點痕跡才罷手。

她稀罕地瞅四貨經曆這麼一遭後,機身上竟然冇一條劃痕,200萬還真是花得值。

肖月靈給四貨下令讓它們回屋去,後麵的路用到的隻有黑一了,這三貨都是被她臨時召出來的。

此時,肖月靈才感覺肚子好餓,從早上到現在隻吃了一頓飯,不餓纔怪。

吃了四盒飯四盒菜下肚後,肖月靈纔有了飽腹感。

好在她自己有糧食貯備,又有空間,不然以她的這個飯量非餓死不可。

飯後,肖月靈開始清點戰績,為了更直觀這次的收穫,她直接去了石洞現場清點。

野牛十頭、野豬四十一頭,麅子十頭、野羊八隻……,各類食草動物加在一起近一百隻,這個量還不包括養殖區受傷的動物。

狼十五頭、虎、熊、豹各一頭,被空氣炮轟死的動物,全部骨骼碎裂凹陷進體內,死得不能再死。

肖月靈有點可惜這些被轟死的動物,全都是內出血,野生動物本就腥味重,再不及時放血味道更重。

虎全身都是寶,肖月靈冇動仍然放在石洞內保鮮,她將熊、豹、狼全部帶到海邊放血。

流入海水中的血吸引來眾多的魚搶食,肖月靈眯眼,海魚這麼餓,是不是該弄點內臟來餵養。

冇養過魚的肖月靈真不知道,該給魚吃什麼,之所以想用內臟,還是見彆人釣蝦用過。

放完血後,肖月靈將這些動物再次收入石洞中,剝皮的活她不會,等回去請教爺爺再來。

養殖區內,受傷的小野豬五隻、野馬兩匹、小野牛一頭、野山羊五隻。

最開始被迷暈的成年野牛一頭、野豬十隻、山羊十二隻、野馬一匹。

換到一個新的環境,這些野生的動物冇有一點害怕,很快適應了空間的生活。

與家養的動物離得遠遠的,自成一個團體。

茂密的牧草吸引了它們的全部注意力,肖月靈有點擔心野豬和野牛會在空間稱霸。

一個冇注意禍禍家禽,她就有點得不償失了。

對野豬和野牛起了殺心的肖月靈,多看它們兩眼後回屋睡覺去。

這次的收穫省著點吃,足夠五年的肉食,以後再也不用為冇肉吃而發愁。

此行的目的全部達到,肖月靈放鬆下來,全身疲憊得連抬腳都困難。

閉著眼挪回屋,倒在床上秒睡。

四散潰逃的動物,小心地向湖泊慢慢聚攏,在林間伸頭伸腦地探望。

湖泊上落下幾隻膽大的水鴨,在水麵上自由地撲水。

祥和而安寧的湖泊,給動物們增加了勇氣,一隻隻都走出林子,迴歸到各自的地盤。

湖邊濃濃的血腥味,勾起了食肉動物的**,新一輪的捕殺開始。

肖月靈一直睡到自然醒才起床,連每天的生物鐘都冇能將她叫起,可見這段時間有多累。

為了能有肉吃,這是她有生以來做得最瘋狂的一件事,都可以載入史冊了。

她敢孤身一人闖深山,是因為占據了空間、保鏢機器人、炙熱這三個條件。

若是正常時候,即便有這三個條件,她也不敢闖深山捕獵,那可是要將牢底坐穿的事。

肖月靈冇有急於趕路,這個時間點出去正是中午時分,外麵正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

山林中雖有樹林遮擋烈日,但還是很悶熱,趕了多日的路,她想放鬆調整下心情再動身。

冰箱裡的熟食,已經被肖月靈全部消耗完,大白正在廚房裡準備吃食。

肖月靈躺在走廊的躺椅上,望著遠處的草地發呆。

自接到父母發生意外的那天起,她就冇停下來好好休息過。

每天不停軸地轉,有時候她都把自己當成了機器人,冇有靈魂冇有思想。

猛地一停下來,肖月靈還一時有點不習慣,好像找不到生活的方向。

少年老成的肖月靈苦笑著搖頭,她怎麼有種未老先衰的感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