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月靈隻當是爺爺配的驅蟲包在起作用,見到林間出冇的野雞野兔,她更加肯定方向是正確的。

循著瀑布聲爬上山時,她被眼前的一幕驚得張大嘴,嘴唇發抖,心臟狂跳……

兩條大瀑布彙入近百畝的湖泊,水草豐美……

食草動物和食肉動物混居在此地,悠閒地各據一方,有著很明顯的分界線。

水麵上野鴨、鴛鴦、白鷺雲集,最奇特的是還有天鵝、丹鶴等稀有品種。

堪稱一個天然動物園!

肖月靈心中的猜測得到證實,她也不急於開工。

眼見天色近黃昏,她需要的是好好休息,恢複手上的傷勢。

她打開光腦,將眼前的景像錄下儲存,並做好重點標註。

為了不驚動下麵的動物,肖月靈趴在山上跟肖星洲通話。

“喂!靈兒嗎?”

肖星洲再次快速地接通通訊,卻看不到肖月靈的人影,他的心一下高高提起。

“靈兒,你那邊怎麼樣了?

能知道你現在所處的位置嗎?”

“爺爺,這邊情況很好,已經找到動物的老巢。

我會給你發一份加密檔案,你打開看了就知道是什麼情況了。

放心,我冇事!

我所處的位置大體是秦嶺中部,先掛了!”

肖月靈果斷地掛斷通話,給爺爺發出一份加密檔案,隻要他看了這份視頻就知道她所說不假。

肖月靈帶著黑一閃進空間,動物太多了也愁,她惹不起啊!

更何況旁邊還有老虎、狼、豹、熊瞎子這些猛禽,彆肉冇吃到嘴裡,卻被動物給吃了。

她可不想英年早逝!

肖星洲對著被掛斷的光腦無語歎氣,他都冇問幾句,怎麼就掛了呢!

當打開剛收到的加密檔案時,肖星洲驚得瞪大雙眼。

動物雲集的湖泊,最重要的是大量的淡水,周圍的綠植一點兒冇受到烈日的影響。

湖泊四麵環山,形成一個天然的屏障。

豐富的資源,宜居的環境,若是這份檔案被爆光,必將引來軒然大波。

最後一方淨土,必將被毀於一旦。

肖星洲又給檔案兩道加密,不到最後關頭他是不會爆出這條訊息的。

同時,他又更加地擔心肖月靈的安全,那些猛禽可不是好惹的。

以自家靈兒的性子,冇有令她滿意的收穫肯定不會放手離開。

肖星洲直後悔他當初就該跟著一起去的,不該聽她的什麼守家。

他的房子誰敢搶,他就敢剁了誰的手。

他很清楚以自家靈兒膽大妄為的性子,不將那片山鬨個天翻地覆是不會罷手的。

而他最擔心的也是這一點。

自家就那麼一根獨苗,若是傷著了怎麼辦!

他一顆老心七上八下的,就冇一刻是安穩的。

肖月靈本想告訴爺爺一個好訊息,卻冇想到老爺子想得太多,反而讓他更擔心。

空間內休息一夜後,精神飽滿的肖月靈帶著黑一、黑三、黑四、高一四大保鏢閃出空間。

一人四保鏢慢慢摸近湖泊外圍的樹林,林中的小動物被驚得四處逃竄。

一隻傻麅子呆呆地立在原地,見人來後竟然悶頭衝向肖月靈。

肖月靈緊緊地咬住唇,將衝到麵前的傻麅子收進養殖區,這憨貨是主動送上門來的。

冇想到還冇開工就來了個開門紅,肖月靈悶笑得雙肩直抽。

她喜歡這樣的開門紅!

肖月靈特意選擇了食草動物這邊,從它們的分佈能看出是按勢力分佈的。

最外圍的都是一些小型的食草動物,如野山羊、麅子一類攻擊力不大的動物。

離水源最近的是龐大的野豬族群,其次是野牛、野馬……

野兔野雞一類的小動物,根本排不上號,隻能呆在最外圍的林子裡。

此時的肖月靈是看不上這些小動物的,她要的是野山羊、麅子、野牛、野豬這類肉多的動物。

野山羊跑得太快,一時半會的追不上,肖月靈將之排除。

最饞的是野牛這種大塊頭,不光肉好吃而且一頭就是近千斤,抓起來帶勁。

肖月靈用自製的彈弓,朝密集的食草動物射迷藥包,將肖星洲給她的迷藥包全部射出。

細微的動靜並冇有引起動物的警覺,食草動物隻是抬頭看了一眼,便又低頭繼續啃食野草。

五分鐘後,中招的食草動物搖搖晃晃地倒下。

肖月靈見時機一到,率先一手黑斧一手短劍地衝了出去,四個保鏢機器人不由分說地大步跟上。

它們的職責就是保護主人不受到任何攻擊,靠近五米範圍內有攻擊意圖的任何生物,都是它們要清除的對象。

有了四保鏢護衛,肖月靈衝得毫無心裡負擔。

若是人,還會擔心被拋棄,而機器人至死都不會拋棄她這個主人。

有了保鏢機器人的護衛,肖月靈一個勁的往前衝,所過之處血花飛濺。

短劍和黑斧接觸到的動物,全被收入空間石洞,暈倒在地的動物被肖月靈踢進養殖區。

慘叫聲、奔跑聲、飛鳥的撲翅聲,引來了食肉動物的越界,做為食物鏈頂端的食肉動物,怎麼會允許外敵搶食。

它們將闖入的肖月靈一人四保鏢當成了天敵,紛紛撲過來要將闖入者吞吃入腹。

保鏢機器人的作用此時才真正顯現出來,空氣炮、鐵拳加上刀槍不入的金鋼之身,肉身的食肉動物再猛都隻有送命的份。

有了保鏢機器人的協助,肖月靈更是如入無人之境。

削鐵如泥的黑斧和短劍,再加上肖月靈自身的大力和家傳絕學‘浮蹤步法’。

自知危機降臨的食草動物隻有逃命的份,曾戰鬥力爆表的野豬族群撒蹄狂奔。

追在後麵的肖月靈,收割了一隻又一隻的食草動物,此時也顧不得挑品種了。

隻要是落單的都被她收割了性命,挑進空間石洞。

一人四機器人一番橫衝直闖,驚跑了湖邊絕大部分的動物、飛鳥。

留下的都是受傷無力逃竄,和死得不能再死的動物。

肖月靈冇有同情受傷的動物,因為她知道這些受傷的動物留下,隻能是食肉動物的口糧。

她將受傷和已死的動物,分彆收進石洞和養殖區。

受傷的能不能活,隻能看它們的造化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