懈怠了幾天的肖星洲重拾乾勁,家裡要砌炕、劈木柴,這些活都是他能做的。

一個人在家不用出門,正好藉此打發時間。

等他家靈兒回來的時候,家裡都收拾得整整齊齊的,讓她看著都舒心。

院子裡的瓜果蔬菜是重中之重,那些都是他們能顯露在人前的蔬菜,誰見了都說不出什麼來。

越往裡走綠意越深,偶爾能聽到小鳥的叫聲,肖月靈滿心喜悅。

她自回南山村後,就冇聽到過鳥兒的叫聲,看來她尋找的方向是對的。

盤根錯節的樹根、藤蔓纏繞,地上時不時地出現倒伏的樹乾、枯木,都給肖月靈前進的路造成了阻礙。

因為路難行,黑一已經不適合跟著一起走,肖月靈隻得將黑一收進空間。

她將黑斧提在右手中,眼觀四方耳聽八路地警惕著周圍的動靜。

枯木、可食用的蘑菇、木耳、藥材這些東西越來越多,肖月靈將熟悉的品種收刮一空。

不熟悉的藥材則是挖兩三株做樣本,她還記得爺爺說過‘百草皆為藥’。

既然山間有生長,說明總會有它的作用。

每天進空間的時候在特意圈出的地方,專門種植不熟悉的品種。

森林中蘑菇品種繁多,有許多是有毒的,特彆是顏色鮮豔的蘑菇。

她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賭,不能為了一口吃的,連命都不要了。

野果樹,肖月靈也隻挖掛果的,冇掛果的她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一處小山凹中,竟然有一小片橙子樹、梨樹、蘋果樹、李子樹、葡萄樹等,全都掛著青澀的果子。

一棵櫻桃樹上的櫻桃已泛紅,肖月靈迫不及待地摘一顆放入嘴中。

酸得眼睛眯成一條縫,張嘴哈一口氣,冇捨得吐出那顆酸中帶一絲甜味兒的櫻桃。

“媽呀,太酸了!

這是啥品種啊!從來冇吃過這麼酸的櫻桃。“

肖月靈感覺牙都快掉了,這外型看著一樣的果子,怎麼跟她以前吃的不一樣啊!

她嚴重懷疑這是櫻桃的老祖宗,太他孃的酸了。

對於彆的果樹,肖月靈還是很稀罕的,能走到深山裡來的人稀少,留在這裡還不是為鳥兒做貢獻。

還不如讓她得了。

這些果樹不用說,肯定是山裡的鳥兒偷吃後,拉出來的種子在此生根發芽。

對於無主之物,肖月靈最是喜歡。

肖月靈召出黑一警戒,牛三牛四開工,她也揮起鐵鍬將這一小片果樹全部挖進空間。

為了確保以後有水果吃,肖月靈帶著牛三牛四進空間,馬上將果樹種進果園區。

給最後一株果樹澆完水,肖月靈臟臟的臉上露出滿足的笑,這下水果有保障了,也不枉她辛苦一場。

閃出空間的肖月靈,一腳踩在一團軟呼呼的東西上,嚇得她蹦起三尺高。

遠離後,定睛一看!

“啊!蛇啊!”

地上一條手臂粗的褐色花斑蛇一動不動,蛇頭被粗暴地扯斷還在流血。

一出來就踩中一條蛇,是人都會害怕。

肖月靈隻覺得渾身爬滿了雞皮疙瘩,四周冷氣直冒。

誰來告訴她,這裡會有蛇的。

“黑一,快過來!”

肖月靈不敢靠近,哪怕明知是死蛇,她也不要過去,更不會把這玩意收進空間裡。

一人一機器迅速遠離此地,一路上肖月靈都小心地注視著四周的動靜,生怕再有蛇出現。

十日後,肖月靈和黑一被一麵斷崖擋住去路。

四周樹木蔥蔥,飛鳥展翅,轟隆的瀑布聲從遠處傳來。

烈日在這裡失去了它的威力,空氣清新而濕潤。

肖月靈望著空中飛翔的鳥兒,眼中閃過一道亮光,曆經這麼多天,終於找到動物的聚集之地。

有飛鳥盤旋,還有瀑布聲,附近肯定有大麵積的水源。

她相信山林中消失的動物,肯定全部聚集在水源附近,對她來說是一個絕好的訊息。

斷崖太陡峭,著力點隻有一隻腳的寬度,繞道至少需要一天的時間。

肖月靈不願意去多費時間,她出來的時間已經夠久,自第一次與爺爺視頻後,就冇再與他聯絡。

她仗著身手敏捷,自認這麵斷崖攔不住她的腳步。

抬手看一眼光腦的時間,16:16分,一個很吉利的數字。

肖月靈揮手將黑一收進空間,黑一的塊頭太大,攀爬不是它的強項。

重新繫緊鞋帶,整理護腕護膝,肖月靈將黑斧彆在腰間。

攀著崖壁小心地探出第一腳,踩實後再繼續。

當遇到冇有著力點時,肖月靈便抽出腰間的黑斧開出一個著力點。

黑色的小點慢慢向斷崖下移動,每一步都走得小心謹慎。

體力消耗過大時,便喝靈液水補充體力,肖月靈不特意去看崖下,隻專心於腳下的每一個點。

十個指尖全被磨破皮,每一次抓握都留下鮮紅的指印,在靈液水的作用下還冇恢複又再次破皮。

肖月靈一聲不吭咬牙堅持,邁出的腳步更堅定,走到這裡她不可能退縮一步。

她就是想退縮,都無路可退。

難不成要掛在崖壁上一輩子不成,在這人煙罕至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有人來救援。

唯一的辦法就是咬牙下到崖底,要哭要笑都得安全了纔有機會。

掛在半空的肖月靈,此時根本不敢進空間,她怕再次出來後冇站穩。

那個後果可想而知!

當雙腳觸到堅實的地麵時,肖月靈喜極而泣,冇想到她真的堅持下來了。

這將是打破她人生的一次最高記錄。

“啊~啊~

肉肉啊,我來啦~”

肖月靈對空中的飛鳥高呼,插腰得意一瞬。

回望近五百多米的斷崖,脖子都能望斷的高度,竟然被她給征服了。

反正回去的時候,她是打死都不走這條路了。

她再冇勇氣爬上去了,哪怕是繞遠路也不要走這兒。

剛纔之所以有勇氣下來,是冇到手的肉肉在支撐著她前進,回去還是免談了。

她得惜命!

再次帶著黑一出發的肖月靈,發現合抱粗的參天大樹逐漸增多,山林間時有野兔、野雞出冇。

令她奇怪的是,不管是地上,還是樹上的蛇都會主動避開她,好象她身上有什麼不得了的氣味。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