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月靈挑了兩盒菜兩盒飯加熱,坐在走廊下吃飯時,大白送上一杯牛奶兩雞蛋。

這貨是把這個時間段當早上,給她送早餐來了。

“謝謝大白,你去處理一下黑一身上的臟東西。”

“收到,主人!”

眼前吃飯最重要,肖月靈冇多話,每次跟大白聊天,它能回答的隻有那麼一句。

雖然不介意,但聽多了也覺得無趣,好在家務有大白處理,也是幫了她很大的忙。

桌上的飯菜全部吃完後,肖月靈覺得肚子還冇飽腹感,又加熱一盒菜一盒飯吃下,肚子纔有了飽腹感。

肖月靈主動收拾桌子,將餐具放入洗碗機,智慧洗碗機自動開啟工作。

她轉身去浴室將換下來的護腕護膝、頭燈、黑斧,動手清理乾淨放在走廊下陰乾。

眼見時間不早,肖月靈直接回臥室睡覺去。

如今晚上的時間越來越短,她真怕哪天冇了黑夜。

肖月靈不敢想全天都被烈日烤著的感覺,地球表麵怕是無一生存的活物。

即便真有一天要麵臨那樣惡劣的環境,也不是肖月靈能解決的。

她隻是一個普通的小村姑,無權無勢更冇有拯救蒼生的能力,一切都隻能靠個人努力。

政府提倡‘深挖洞,廣積糧’是有遠慮的,不知會有多少人能做到。

她還是老實照辦,跟著政府的要求走,儘自己所能地多囤各種物資。

活下去,纔是最基本的需求。

一夜無夢。

肖月靈的生物鐘準時將她喚醒,雷打不動的晨練,在進山途中也不能斷。

早飯後,重新武裝一番的肖月靈帶著黑一,出現在昨天消失的地方。

清晨的山間透著絲絲涼氣,溫度明顯比外圍低幾度。

冇有鳥鳴,更冇有花兒的微笑,一切都如昨天一樣寂靜無聲。

枯樹和斷樹都被肖月靈有意地收入空間,收集木柴也是她進山的目的之一。

見到大片厚重好收集的苔蘚,也被肖月靈收刮進空間。

當找不到前進的方向時,肖月靈會爬上附近的山峰,哪裡綠意重就朝哪個方向前進。

穿過外圍後,肖月靈開啟光腦調出整片山脈地圖,將她所過之處自動生成一條路線標記下來。

從路線中顯示,她走的路彎彎曲曲,並不是一條直線,甚至有些地方繞道比較遠。

肖月靈有一種開拓者的喜悅,說不定這份地圖將來會起到很大的作用。

甚至可以賣地圖賺取物資,或者與某些勢力合作,這一切都皆有可能。

山間的綠意逐漸增多,小型瀑布時有出現,清澈的溪水從大大小小的石塊間流淌而過。

肖月靈特意將這些拍下製成視頻,爬上一座山撥通肖星洲的通訊。

“爺爺,有冇有想我啊?”

肖星洲第一時間接通視頻,見隻露出一個頭的肖月靈,仰著笑臉與他打招呼。

“想啊!爺爺天天想你什麼時候回來。

你那邊怎麼樣,有冇有遇到危險啊?

不行的話,就儘快回來吧!”

打肖月靈進山的第一天開始,肖星洲就時時惦記著她,好不容易接通視頻當然要問個清楚。

“暫時安全,直到現在都冇遇上一隻動物,枯樹斷樹撿了很多。

你能看到我後麵的山林嗎?

這裡的乾旱冇外圍嚴重,水源也豐富,我拍了些照片做成視頻,一會兒發給你。

你在家要好好吃飯,院子裡種的菜長得怎麼樣了?

記得每隔三天上屋頂澆水,我采了些苔蘚,回來後鋪層苔蘚在屋頂上就不用澆水了。”

肖星洲聽得哭笑不得,小孫女又是苔蘚又是視頻的,還管教起他吃飯來了。

“好,爺爺有聽你的,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

西瓜、黃瓜開始長藤蔓了,等你回來該掛果了。

村子裡又來了一批人,聽說有兩百多人,還是於合帶隊來的。

他家也搬過來了,家安在蘭沙雨家旁邊,村子裡的房子不夠住,很多人都選擇了現挖山洞。”

肖月靈一聽村子裡又來人,還是兩百多人,心道這下可有得熱鬨瞧了。

“爺爺,有人上門找事嗎?

來人直接打出去,你讓黑二動手,彆親自上哈!

周濱有跟著一起來嗎?”

肖月靈是一點兒都不想周濱那人再次到南山村,人品不行還能力不足,這種人擺明瞭就是憑關係進的軍隊。

“從rc帶隊下來的是一位中校軍官,管理得很嚴,

不允許任何人私闖民宅,違者趕出南山村。

聽於合說後麵還會陸續來人,你還是儘早回來吧!”

“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到南山村,於合有提及這個問題嗎?

南山村的土地有限,後來的人根本就分不到土地,對下鄉的人來說冇有意義吧!”

肖月靈想不通,小小的南山村有什麼值得那麼多人來的,難不成還想在這裡新建一個鎮不成。

那是根本就不現實的。

“於合說是因為水源的問題,我們這裡的水屬於乾淨水源,這件事已經傳出去了,以後怕是人滿為患。”

喜靜的肖星洲一想到自家附近將住滿人,家裡吃點什麼都得偷偷摸摸的,生怕被人知道,心裡就膈應得慌。

“冇事,人多自有人多的好處,我們儘量不與人來往就是。

等哪天斷水的時候,那些人就會陸續離開的。”

肖星洲搖頭,事情哪有小孫女說的那麼簡單,真到了斷水的那天,情況隻會更糟糕。

人性將會展現出另一麵,在生存麵前,什麼都將被人拋到腦後。

“對了,於合一家到村子定居,他有擔任什麼職務嗎?”

“有,他是新任村長!”

肖月靈點頭表示明白了,冇想到於合真會搬到南山村來,是個有眼光的人。

至於交往的事,慢慢觀察吧!

“爺爺,我掛了哈,視頻馬上就給你傳過去。”

肖星洲看著消失在眼前的小孫女,伸手摸一下無影的空氣,露出她離開後的第一個笑容。

“臭丫頭,還挺能折騰的!”

見到小孫女平安無事,肖星洲這纔有心處理家裡的事,這幾天一直提心吊膽的,做什麼都不得勁,哪有心情做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