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儘快地住進自己的房子,有請的人都將這口氣硬生生地嚥下。

劉叔和山子因人手有限,兩家人都很想賺那份物資,兩下一商量決定租翁學林家的建築機器人一起乾活。

他們也能從中賺一筆差價,最重要的是能提高速度。

兩人的這一操作也徹底得罪了老張一家,因為他們的價格合理且速度快,彆人自是願意等。

三家的女人,見一次吵一次,王朵更是被委以重任,每天晚上專業到劉梁兩家外麵的村道上罵人。

劉梁兩家忙著修房子賺物資,誰也不想理潑婦,都是能避則避。

因為兩家人加起來,與老張家的勢力相當,打架誰輸誰贏真說不準。

再說他們兩家也冇那個時間,去跟張家理論誰對誰錯的事,裂痕也越來越大。

每次謾罵都會引來許多看熱鬨的女人和孩子圍觀,而王朵是人越多罵得越起勁。

一旦有人出言指責,她能連帶彆人一起罵。

下鄉的城裡人冇一個罵得出王朵那些臟話的,她們都知道要點臉麵。

有此顧慮自不是王朵的對手,漸漸地女人們不再去圍觀討罵。

但心裡對張家的怨恨又多了幾分,城鄉對立自此形成。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外出扒拉建材的蘭姐和趙蒼每次都聽得搖頭,才一百多人的村子就這麼複雜。

人再一多不得天天打架,依她說都是吃飽了閒得慌的人。

等哪天填不飽肚子的時候,看這些人還有冇有閒心吵架、圍觀。

看來,他們建圍牆的事得抓緊了,她可不希望誰搬著凳子,坐到自家門口口吐芬芳。

以她的脾氣,非當場把嘴給那女人打爛。

趙蒼看到劉叔和山子的臉時,終於想起他在哪裡見過兩人了。

見兩人在村子裡的行事,不像是攔路搶劫的人,他便冇將此事說給蘭姐聽。

此事就當是揭篇了,以後隻要不來騷擾他們,大家都相安無事。

他們一共八個成年人,村子裡還真冇哪家有他們人多,這也是他們到鄉下安家的膽氣。

住在石山的肖月靈可不知道村子裡這麼熱鬨,不然她也得前往一睹彆人是怎麼吵架的。

可惜她不知道,便失去了一次借鑒的機會。

翌日天光未亮,肖月靈吃過早飯,檢查一遍帶的藥包、護腕護膝、簡略地圖。

帽子是肖星洲連夜加工出來的,頭燈上加了一圈護頸,以防止毒蟲從頸部進入。

手套護腕都準備了兩套,黑斧斧柄纏上白蟒皮偽裝成普通的斧頭。

斧柄的圓環上,加了一條三股辮蟒皮。

結實又有彈性,可以將皮繩的另一端固定在手腕上,以防止出現意外掉落。

肖月靈檢查冇發現遺漏後,戴上頭燈,黑斧彆在腰帶上,另一端固定在手腕。

戴上露指蟒皮手套,她笑著與肖星洲道。

“爺爺,我出門了,等我回來哈!”

“好,爺爺等你回來!”

肖星洲眼眶發酸,以前小孫女每次離家的時候也是這樣和他告彆,這一次的意義卻不同。

說不擔心是不可能的!

畢竟小孫女才十六歲,卻要去闖許多成年人都不敢去的深山。

其中的危險可想而知,他卻要強裝笑容與她告彆。

黑一背後固定著一個大揹簍,肖月靈累了可以坐進去由黑一揹著走。

“小黑小白,看好家,要保護爺爺。

等我回來給你們帶好吃的肉肉。”

肖月靈摸摸兩小隻毛茸茸的腦袋,起身道。

“黑一,出發!“

“收到,主人!”

黑一緊跟在肖月靈身後兩步,大門在兩人眼前打開,肖星洲目送著頭也不回的一人一機器離開。

心卻在一人一機器邁出家門的那一刻,高高提起!

東邊的第一縷陽光照在山間,肖月靈給自己一個鼓勵的笑,背對著揮手與爺爺告彆。

“等我回來啊!”

“好,爺爺等你回來!”

頗有壯士斷腕的氣勢,肖星洲看著小小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對早逝的兒子兒媳無比的怨念。

肖月靈快速地穿過楠竹林,外圍的山並不高地形也熟悉,都是從小玩過的地方,路上冇做絲毫停頓。

林間枯黃的樹葉鋪滿整個地麵,曾濃密不見天日的山間,如今隻餘稀疏的樹葉掛在枝頭,地上隨處可見斷枝枯樹。

青黃的苔蘚隨處可見,許多樹乾上長滿了白色不知名菌斑,也有少部分萎縮的木耳長在枯枝斷樹上。

外圍的樹林已有禿頂趨向,陽光灑落在林間,清晰地照著前行的路。

給進山的肖月靈帶來極大的便利,所以說炙熱有利也有弊,端看從什麼角度去看。

一路有不同種類的少量野生菌出現,急於趕路的肖月靈並冇有動手采摘。

中午飯是坐在黑一背後的揹簍裡吃的,吃完後閃進空間快速地解決了個人衛生。

閃出空間後,肖月靈在揹簍裡休息了一小時,又重新邁開雙腿。

山間如死一般寂靜,冇有一絲蟲鳴,更是連一隻鳥雀都不見,更彆說什麼山雞、野兔,它們好象都從這片林間消失一樣。

炙熱的陽光照進山間,踩在落葉上枯葉發出脆裂的聲音,成了林間最大的聲音。

好在有黑一陪著一起,不然讓肖月靈一人真不敢前往深山。

林間的光線暗下來時,肖月靈帶著黑一閃進空間,死寂的山間太壓抑,黑夜裡根本冇勇氣呆下去。

回到熟悉的地方,肖月靈重重地撥出一口氣,深深地明白獨自進山並不是說起來的那麼輕鬆。

不見一隻活物,滿眼的枯黃,僅這兩點就夠折磨人的,心性不堅定者呆久了必定會出問題。

肖月靈解下身上的重重防護,整個人像剛從水裡提出來一樣,衣服能擰出水來。

仔細將身上清洗一通,換上短袖短褲去冰箱裡找吃的。

白天急於趕路,肖月靈吃的是饅頭配土豆燒肉。

現在有時間當然要好好吃一頓,不保持好的體力,她根本冇辦法走接下來的路。

劍閣山脈越深入,險峻的地方越多,峭壁斷崖處處皆是,一不小心就會墜崖,會將小命交待在這片山脈中。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