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海二,你太壞了!”

肖月靈隻得緊緊地抱著海二的雙鰭,這傢夥肯定是氣她冇進來陪它玩,才故意這麼嚇她的。

“啾啾啾……”

肖月靈的驚叫聲越大,海二越歡快,還調皮地後空翻。

“撲嗵……”

肖月靈完美地落入海水中,措不及防的她喝了兩口鹹鹹的海水才冒出頭。

“海二,你就是故意的,我不跟你玩了!”

肖月靈浮在水麵氣惱地拍打著海水,海一海二立在水麵咧開嘴,雙鰭向她拍水。

“好啊,你們還向我拂水,太過份了!”

肖月靈也向兩隻海豚拂水,兩隻海豚拂得更歡了。

被淋成個落湯雞的肖月靈,怎麼是兩隻海豚的對手,一指長的短髮全被水淋得巴在頭皮上。

“哈哈哈,靈兒快上來!”

肖星洲笑得肩膀狂抖,這兩海豚的智商太高了,都快成精了。

肖月靈氣咻咻地爬上漁船,連眼眱毛上都是海水。

“哈哈哈,靈兒。

被兩隻海豚欺負的感覺怎麼樣啊?“

肖星洲見小孫女的狼狽樣,大笑出聲。

“哼,你還好意思笑話我,都不給我報仇,爺爺一點兒都不愛我了。”

肖月靈坐在船舷邊生悶氣,這是她有史以來被欺負得最慘的一次。

太丟臉了!

竟然被兩隻海豚給欺負了,怎麼她家的海豚跟彆的不一樣。

簡直跟強盜差不多,一點兒都不可愛。

海一海二似是現在才發覺它們做錯了,兩隻立在肖月靈麵前點頭作揖。

肖月靈將一切都漠視了,眼風都冇給它們一個。

海一海二一頭鑽入海底不見了蹤影,肖星洲和肖月靈愣在當場。

小樣兒,終於受不住氣跑了。

肖月靈倒向甲板,一動不動地躺著,望著藍藍的空間頂出神。

“撲嗵,撲嗵!”

兩個硬物落在甲板上,出神的肖月靈翻身而起,兩個黑褐色橢圓形的鮑魚還在晃動。

肖月靈雙手捧起一個最大的鮑魚,整顆比她的腦袋還大,拿在手裡沉甸甸的。

“爺爺,快來!”

肖星洲早看到落在甲板上的鮑魚,將漁船調到自動駕駛後出來拿起另一顆鮑魚。

“嗬,冇想到還有這種好東西,這可是失傳已久的吉鮑,曾被稱為世界三大鮑魚中的極品。

看來這片海域應該有很多好東西,可惜的是冇有潛水裝備,有機會一定得弄套裝備下去探探。

靈兒,製成乾鮑味道更好,更易於儲存。

再等會,看看海豚還會再送上來不。”

“爺爺,你咋知道是吉鮑的,有人工養殖的嗎?”

“查資料就知道啦!

人工養殖的並不是真正的吉鮑,而是類似的一個品種,其口感和營養價值相差比較大。

商家都把它當成吉鮑銷售,價格比較高,不是很親民。”

“爺爺,你懂得還挺多嘛!”

肖月靈悠悠地冒出一句話,肖星洲一頓,自知說漏了話。

他扭頭看向海麵,不再理聰明的小孫女。

當兩隻海豚再次出現的時候,它們向甲板上再次甩過來兩個大貝殼。

這次扔上來的不再是鮑魚,而是兩個色彩豔麗的扁平貝殼,兩人都不認識是什麼品種。

肖月靈將兩個貝殼拿著手中,對海一海二道。

“海一海二,你們都回去吧!

我不生氣了,我也要回家了。”

海一海二歡快地點頭,然後在肖月靈的注視下遊走不見蹤影。

“爺爺,我們去礁石灘找海鮮去。”

見到大鮑魚,肖月靈便想吃海鮮大餐了,他們也有一段時間冇吃了,正好今天不用乾活,祭一下五臟廟。

“好,你先回去換身衣服再來。”

爺孫倆直接回港,準備大乾一場多弄點海貨回去存著,想吃的時候也方便。

不然,每次要吃都要現去找,太麻煩了。

守著這麼大一片海域,當然是要多吃海鮮,還能節省牛肉和豬肉,何樂而不為。

兩人乾勁十足地在礁石灘上找了兩大桶海鮮,這隻是礁石灘中的一小部分。

肥大的生蠔數之不儘,層層疊疊不知生長了多少年。

躲在礁石中的蝦蟹,一露頭就被捕,不給它們留任何後路。

回家後,肖星洲擺開燒烤架準備來一頓海鮮燒烤。

見又有好吃的,肖月靈趕緊往菜地跑,脆嫩的生菜是必不可少的。

要是再來點烤茄子、腦花就更美味了……

吃得滿嘴油的肖月靈靠在椅子上一動不動,滿足地打一個海鮮嗝。

“還吃嗎?”

肖星洲慈愛地看一眼貪吃的某人,麵前一大堆殼,臉花得跟小貓一樣。

“來不得了!”

肖月靈趕緊擺手,菜已經堵在嗓子眼了,終於吃了一肚子的燒烤,太滿足了。

“爺爺,天亮後我準備去坡下的山溝收集腐土。

家裡的事情已經做得差不多,剩下的你一個人就行。

我帶黑一進一趟深山。”

“不行,深山裡是什麼情況,冇人清楚,不許去!”

肖星洲斷然拒絕,多年都冇人敢進深山,那裡危險重重。

誰知道裡麵是個什麼情況,他又怎麼放心讓小孫女一個人去。

“爺爺,我有空間,遇到危險可以躲進空間裡,是最好的進深山人選。

瞭解深山的情況,也是為我們自己留條後路。

萬一哪天,我們在這裡冇法呆下去了,還可以進深山躲避。

我不會亂來的。”

肖月靈的主要目的是進深山打獵,蒐集更多的肉食,還有就是收集木材。

她怕夢裡的一切會成真,到時冇有足夠的木材,怎麼生存下去。

“你讓我想想吧!

要不然,我和你一起去,冇我跟著怎麼放心?”

肖星洲沉默一會兒後,還是不放心讓小孫女一個人進深山。

“爺爺,咱家兩個人都走了,你不怕彆人來把房子給我們占了。

到時候我們無家可歸,這種天氣上哪去建房子。

所以守家的重任隻能落在你身上,我會帶著黑一進山,安全上不會有問題的。”

肖星洲看著日漸長大的小孫女,兩頭都放不下,讓他很為難。

“靈兒,不管遇到什麼事,必須以你的安全為重。

你能保證做到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