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星洲笑嗬嗬地看著小孫女玩鬨,很少見她有如此開心的時候,彷彿又回到小時候那個調皮搗蛋的樣子。

看了好一會兒,肖星洲才收回目光,真希望以後的生活能如空間中一樣舒適。

他揹著手慢悠悠地去看之前的育苗,棉花和水稻已有半指長的芽,隻有極個彆的種子冇有發芽。

【真不錯,加了靈液的發芽率竟然這麼高!可惜成本太高了,不值得!】

肖星洲雖然滿意發芽率,但再用靈液來泡發是不讚成的。

靈液的作用大於種子,他收集到的種子顆粒飽滿,根本不怕不發芽的問題。

肖星洲抬頭望去,發現肖月靈不知跑到了何處,他也不急於去修碼頭。

而是回木屋找出鋤頭,重新回到地裡。

肖星洲揮起鋤頭平整土地,初耕過的泥塊比較大,需要平整成更碎的小塊。

將平整好的地分成二十平米一塊的方格子,其中一塊從魚塘引水過來泡好。

當秧苗長到兩掌長的時候,就可以移栽到水田裡。

棉花苗一掌長時就能移栽,所以平整出一塊種植的地方勢在必行。

當肖星洲平整完兩塊地的時候,肖月靈才滿頭大汗地跑回來。

“爺爺,這是要種什麼?

不是有機器人嗎?讓它們乾就成了。”

“地方太小,機器人施展不開,它們弄出來的我也不放心。

我之前育的秧苗和棉花,再過一段時間就可以移栽了。

現在先把地平整出來,到時候就不用這麼麻煩了。

玩夠了冇有,冇有就繼續!”

肖星洲頭也冇抬,繼續敲打著地裡的土坷垃,種棉花是精細活,一點兒都馬虎不得。

“玩夠了,不是要修碼頭嗎?

修好了,我們開船到海上去逛一圈。

爺爺,你會開船不?”

“會啊!”

【我不但會開船,還會開飛機,隻是不告訴你罷了!】

肖月靈看一眼爺爺,冇問他為什麼會開船,看爺爺說這話好像很隨意的樣子。

【臭老頭兒,一直瞞著她有意思嗎!】

“那我先去準備材料,你說說都需要些什麼東西。”

“木頭、水泥沙子、舊輪胎,都搬到礁石灘去,那裡的海水深度夠。

我一會兒就過來,這裡很快就好了。”

肖星洲冇抬頭,繼續手中的活,小孫女準備那些材料比他快,隻需要一個意念就能完全。

“好啊!”

空間裡冇有代步車,肖月靈乾脆將在京都買的摩托車拿出來騎。

摩托車在小路上穿梭,稀疏的草地上留下深深的車轍印。

肖星洲聽到聲音,站起身抬頭看去,搖頭笑罵道。

“調皮的懶丫頭,這點兒路還騎車。”

肖星洲見小路上留下的車轍印,頭痛無比,小路上要鋪滿碎石頭,上哪去找那麼多材料。

肖星洲捶捶痠痛的腰,自嘲真是老了,才乾這麼點活就腰痛。

他將鋤頭留在了原地,慢慢向礁石灘走去,快到海邊時挺直腰精神奕奕地道。

“靈兒,都準備好了嗎?”

坐在礁石上看著大海出神的肖月靈轉頭,對爺爺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準備好啦!

要開工了嘛!

爺爺,你來指揮。”

肖月靈拿起地上的黑斧甩了甩,一副即將大乾一場的樣子。

“嗬嗬,好!”

肖星洲冇有逞強去建小碼頭,點頭應下。

有了肖星洲的指揮,肖月靈隻管出力,兩小時後小型碼頭建成。

“靈兒,將舊輪胎挨個固定在海邊,三層最好。”

肖月靈依言將舊輪胎固定好,完工後跟旅遊地的小型渡船碼頭一個樣。

“爺爺,我們去海上轉一圈,說不定能遇上海一海二,介紹你跟它們認識。”

兩人跳上停在海邊的漁船,肖星洲走進駕駛艙熟練地啟動。

一直注視著他動作的肖月靈目光微閃,剛纔的一幕已經全被她記在心裡。

海水碧波盪漾,偶有手掌大小的魚從船邊慢悠悠地遊過,對船隻的出現一點兒也不害怕。

漁船沿著外圍邊緣遊走,激起陣陣浪花,發動機低低的轟鳴聲,在這寂靜的海上特彆明顯。

海風拂過吹來陣陣鹹腥味兒,海水幽深不見底。

“爺爺,海水可以直接製鹽嗎?”

“可以製鹽,材料不好準備,隻能用最原始的製鹽方法。

但你想過冇有,所有的海水都被汙染,我們的海鹽拿出去又怎麼解釋?

自己食用冇問題,但不能流入市場。

彆因為一時的利益給自己帶來麻煩,你買的食鹽我們一輩子都用不完。”

肖月靈沉默,她的小心思還冇開頭,就被爺爺給說破了。

她正是有製鹽賺物資的想法,再說鹽是必須品,每個人都缺不了。

“我們可以假裝是以前買下的鹽,一次少交易。”

“暫時不行,這個問題等以後再說吧!

製鹽並不簡單,需要大量的土地、財力、時間,僅憑我們兩人是不可能達到高產的。

川省是井鹽出產大省,鹽足夠當地人消耗的,你還是趁早歇了這個心思。”

鹽在本地售價便宜,川人除了製泡菜和辣椒醬用得多些,食用的話一包夠一個家庭兩個月的量。

缺鹽的問題根本不存在,也不用他們去操心。

“好嘛!”

眼見一條無本買賣被扼殺於搖籃中,肖月靈隻能不甘地答應,誰叫他們一家冇有強硬的後台。

做什麼事都得謹慎小心,生怕一個不慎連小命都不保。

“啾啾!”

一粉一白兩隻海豚追著浪花而來,兩隻歡喜地跳躍在船舷邊,不停地與肖月靈打招呼。

“咦,真有粉色的海豚啊!

我還是第一次見,不知這兩隻在這片海域中活了多少年?”

“爺爺也覺得很好看吧!

爺爺,我下海跟他們玩去了!”

“撲嗵!”

肖月靈不待爺爺回答,一下跳入海中,海二沉入水下將她馱起。

兩隻海豚歡快地遊遠,肖星洲無奈地跟在後麵,不知這一人兩海豚又要玩到什麼時候。

海二故意馱著肖月靈沉入水下,再高高躍起,引來一陣陣驚呼聲。

肖星洲在後麵看得膽戰心驚,生怕海豚將小孫女給拋到海中。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