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彆吵吵了!

你們商量好了再來我這裡登記,隻有兩天時間,過時不候,我還有事要忙。”

於合退群關掉視頻,他身心疲憊。

【這些城裡人一點兒都不好伺候,一個個的眼高手低,要想在村裡生活下去,還有得磨。】

於合不知道這群人要吵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他還是帶建築機器人去給趙蒼一行人挖山洞吧!

要是所有人都像趙蒼他們那樣自覺就好,他能省多少事兒。

還真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啥樣的人都有!

挖山洞時,趙蒼與於合溝通後得知,給點損耗費可以每家多挖十平方的山洞。

八人一商量當即同意給損耗費,於合笑眯眯地收了損耗費,兩個建築機器人同時開工。

他們在村外緊鑼密鼓地挖山洞,村裡卻因為房子的事吵得不可開交。

所有人都想單獨擁有一套房子,他們已經住夠了地下城,那種憋屈的房子。

下鄉來當然是想住寬敞,又涼快的房子,而肖家那樣的房子就是首選。

但一眾人又冇那個能力去修建,按照規定新修的房子隻有十平米。

選擇無主的房子肯定要寬得多,但房子都破舊得無法入住,住進去後維修就是一件大事。

時間在眾人的爭吵中流逝,屋內的溫度也在不斷地升高,這時所有人都醒悟過來。

他們都忽略了一個最大的問題。

高溫天氣!

當於合再次回村子時,眾人已經有了明確的選擇。

於合召開視頻會議後,聽取了眾人的意見,理出三條方案。

一、選擇村尾四套院子的人家共十二家。

二、選擇無主院子的十五家。

三、選擇山洞的八家。

“好,既然你們都有了選擇,現在開始抽簽決定住哪裡,想調換的可以私下進行。

住四套院子的十二家人先抽簽,記住了一個院子住三家人。

因為你們入住的院子是完好的,修建地下室隻能靠你們自己。”

“知道了,不就是建個地下室嗎!

又不用費多大點事,對你們來說隻需機器人十分鐘不到的時間就搞定。

這點都不給辦,不就是想收費嗎!”

有人不露臉地在群裡發牢騷,於合全當冇聽見,得了便宜還想給建地下室,這就有點兒過了。

“各位同鄉,我家有各類型機器人出租哈,價格麵議。

要租的請儘快預約!”

翁學林笑得一臉溫和,還是他有先見之明。

有了出租機器人的收入,還種什麼地,這可是百賺不虧的買賣。

眾人一聽翁學林有機器人出租,紛紛與他加好友私聊。

最終九成的人家,都租用了他家的機器人。

冇租的當然是蘭姐五家,他們自己有農業機器人,山洞也挖好。

當然不會浪費食物去租機器人來乾活,留下的事情他們自己就可以做好。

翁學林很聰明地拒絕收現金,他堅信隻有物資在手纔是最穩妥的,而吃食則成了首要選擇。

抽完簽的十二家看著滿屋子的人,動起了心思。

房子從這一刻起屬於他們私人的,讓人白住好象有點說不過去。

兩撥需要抽簽的人都交結完後,於合將第三撥人的山洞,安排在村尾的山上。

將所有人都安頓好,已經是月上中天,於合也累得不想動了。

中午他隻吃了一包餅乾,帶來的開水早喝光了。

嘴脣乾得起白皮,他是又累又渴還犯困。

從昨晚開始到現在就冇合過眼,天氣炎熱人也煩燥不堪,頭更是陣陣發痛。

一眾被安排好的人,誰都冇吭聲全當冇看見於合的不對勁。

內心來說,他們對於合是有點兒看不上的。

一個小小的工作人員,根本不值得他們多交往。

以後怕是連見麵的機會都冇有,誰會把他放在眼裡。

乾淨水和食物是多精貴的東西,誰會給一個不相乾的人。

於合忍著難受隻得開車去向趙蒼求助,以他現在的精神狀態根本冇法去分地。

“嘀嘀……”

於合趴在方向盤上連下車的力氣都冇有,他知道這是餓狠了又嚴重脫水造成的。

可就這樣,他都捨不得吃一隻河蝦,隻想帶回去給年幼的兒子補充營養。

“咦,那不是於合的車嗎?

他怎麼光按喇叭不下來,趙蒼你去看看是不是有什麼事?”

王定跟在機器人後麵撿翻出來的雜草根,蘇強則負責運送成捆的雜草。

四個男人都跟在兩機器人後麵乾活,兩盞探照燈將整塊地照得如同白晝。

趙蒼放下手裡的活跑向車子,見於合趴在方向盤上艱難地向他揮手,嚇了一跳。

他一把拉開車門,將於合扶出。

“於合,你這是咋啦?”

於合有氣無力地道:“兄弟,給我口水喝,再給點吃的,行嗎?

下次來南山村的時候還你!”

“好好好,你先坐地上靠會,我馬上回去給你拿!”

“謝了,兄弟!”

“小三,把水拿過來喂於合!”趙蒼回去拿東西還不忘喊一聲。

“來了!”

其他三人都發現了於合的不對頭,哪有不伸手的道理,他們也算得上是朋友了。

於合喝幾口水後,抱著趙蒼遞來的一碗糊糊猛吃。

吃到最後,碗都不用洗了。

“兄弟,救命之恩不言謝,再給我來一碗水喝!”

於合吃飽喝足後,主動講起剛纔的事,趙蒼等人聽得一陣唏噓,更加的不想與村裡那些人來往。

“於合,你要不要進屋睡會兒。

不好意思的話,睡走廊上也可以,屋子周圍都被我們清理乾淨了。

這地方,除了蚊子多點外,其他啥昆蟲都冇發現,連一條蛇和老鼠都冇有。

你們都不覺得奇怪的嗎?”

趙蒼伸手去扶於合,被於合拒絕,他現在除了有點犯困外,其他的已經冇事了。

“有什麼好奇怪的,自天氣熱後就一直是這樣。

動物很擅長趨利避害的,不要小看了它們,或許都跑到深山中去了吧!

你們的水是旁邊那條小溪裡的嗎?”

於合覺得剛纔的水挺好喝的,冇有一點異味。

“對,我們過濾後再煮開的,比地下城的水好喝很多,這應該是從山上流下來的山泉水。

不知還能用多久,照這樣曬下去,要不了多久就會斷流。”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