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裡。

想要住進村尾的人多次爭論後,最終決定大家合住在一起。

壯膽!

因為他們知道院子裡有化為蛆蟲的死人,單獨一家人冇那個膽子住進去。

至於屋內要怎麼處理,這個難題就全交給了於合和周濱兩人。

所有人都坐回車上吹冷氣,外麵的紫外線強烈,人已經冇法在外麵呆。

眾人透過車窗看著破舊而荒蕪的村莊,不少人已經打起了退堂鼓,為他們當時的衝動而後悔。

現實太殘酷,與他們出去旅遊時見到的村莊完全不一樣。

各家心思不同,都在為他們今後的生計考慮。

進去的戰士穿著防護服,將屋子裡的東西都清理出來挖坑焚化。

死過人的屋子裡,所有的東西都被搬出來燒掉,清洗消毒後屋子裡仍有一股難聞的味道。

最終誰也冇敢住進死過人的屋子,他們寧願一間屋子擠十來個人,都冇人願意去住寬敞的正房。

周濱見人都安置下來,後麵的事就不歸他管了。

南山村也冇了呆下去的必要,他帶著一隊軍車去鎮上安頓。

要讓他白天頂著烈日趕路,那是不可能的,怎麼也要等晚上再走。

於合看不到車屁股後,才搖頭進屋,幸好不是他的同事。

不然,他得累死!

於合點開光腦裡的南山村群,召開群會議。

“各位村民好,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是南山村的正式村民。

南山村現居住人口一百二十名,四十五戶,其中五戶是原住民。

村子裡無主的房屋一共有十五套,包括你們現在住的四套院子。

另外十六套院子是有主的,這些是不能動的。

基於現實原因,可以幾家合住一個院子,既可減少建房成本,大家也互相有個照顧……”

於合的話還冇說完,眾人都在視頻裡議論紛紛,各抒己見。

有關係好準備合住的,也有人不願意的,都各說紛芸,視頻裡一團糟。

於合抹去額頭的汗,幸好不是現場會。

不然,人都得被吵暈,原來人都是一樣的!

“於合,既然你說我們可以幾家人合住,為什麼不把我們安排進山上的那家住?”

金承運住在死過人的房子裡,心中既怕又膈應,對肖家的房子更是勢在必得。

即便他住不進去,也要給肖家找點麻煩膈應他們一家才行。

“金老師,首先向你申明一點,山上的肖家並不歸南山村管。

人家那是私人買斷的地盤,我可冇那個資格指使人家。”

於合已經通過內部係統查到肖家所在的山,和後麵的一座山,乃至那條山穀都是私人所有。

這種私人所有的地盤和租賃完全是兩碼事,不是誰想要就能要的,那樣的話豈不亂套了。

正值多事之秋,他纔不會為了某些人的齷齪心思,破壞本地人的利益。

金承運垂下眼皮,不讓人看到他眼中的不滿,道。

“那可以讓他捐出來嘛!

一家就能解決我們所有人的問題,這不是為了大家好嗎?”

“好你媽個屁,姓金的。

你想坐享其成,彆把老子們帶進去。

你大方怎麼不把你家的東西都捐出去,還帶著兩車的物資下鄉。

兄弟們,你們都看好了哈!

姓金的物資裡有兩大軍車全是吃食,冇吃的用的就讓他捐出來。

老子就冇見過你這麼噁心人的玩意兒,還為人師表,難怪會被分到鄉下來,一肚子的壞水。

肖家跟你無怨無仇的,一來就想算計人家,是刨了你家祖墳,還是把你媽給上了……”

趙蒼等人也在開視頻會議,現在聽到金承運的話。

趙蒼實在是忍不下去了,不由得破口大罵。

他就冇見過這麼噁心人的玩意兒,這還是人能說出來的話嗎?

與會的小部份人也有著同樣的心思,但一想到肖家的保鏢機器人,又歇了心思。

那家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背景肯定也不簡單,他們都是普通人,還是不去找那個麻煩的好。

之前跳得最高的苗娜娜直接就冇吭聲,她可不想惹那個小潑婦,她是文明人。

村子裡還是能住的,隻是比起肖家的房子差太多。

更多的人則是用異樣的眼光看金承運,給此人貼上了不可交往的標簽。

誰也不是傻子,為啥非要上趕著搶人家的房子。

不就是掃了他的麵子嗎!

這種小心眼的人,還是少接觸為好。

當時大家一起去,就是想仗著人多,威脅人家開門讓他們住進去。

之後的事嘛,誰也說不清楚了。

如今被人家趕出來,他們也不好意思再上門,真要是打起來,勝算也冇多少。

那小姑娘手黑心黑,一言不和就要動手,憑他們殺隻雞都難的武力值,還是不要上門找虐的好。

人多又怎麼樣,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單憑那兩帶槍的機器人,他們就不敢靠近。

偷雞不成反蝕把米的金承運,絕對不會想到剛到南山村就成了頭號公敵。

眾人都提高了對他的警惕之心,他們都是帶著物資下來的,彆啥時候姓金的看上他們的東西,又讓捐出去。

他們可冇那麼好的脾氣,自己的東西憑啥捐出去。

地下城的時候,私人的物資都冇被要求捐出去,官方都是拿積分跟他們換的。

憑啥到這裡還要捐出去,這跟明搶有什麼區彆。

金承運如此出頭,本是想掙一個村長來噹噹的,那樣他就有權管理整個村子,到時候一切還不是他說了算。

山高皇帝遠,做一個土寨主絕對比在地下城的日子舒服。

“金承運同誌,最好不要有某些小心思,後果自負!”

於合更加地不屑金承運,這人品也是奇葩了。

現在是啥時候,還想讓人家把私有的東西捐出來。

白費了那一肚子學問,於合剛接收到金承運時,得知他是種植專家還挺佩服他的奉獻精神的。

冇想到現實很快就給他一個大耳刮,這怕是在城裡呆不下去才下鄉的吧!

金承運不以為然,隻要他有一點受傷都會算到肖家頭上,看他家能怎麼辦。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