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星洲冇想到平靜被打破得這麼快,而村裡這次來的人太多了。

一百多人,不知會給這個平靜的小山村帶來什麼變化。

下鄉可不是說著玩的,估計很多人都堅持不下來,最終會鬨出些什麼事,還真不好說。

不知以後還會不會再來人,人口一多起來,勢必會帶來更多的摩擦。

而生存又是一個嚴峻的問題!

自家人口單薄終將會成為彆人的目標,那他隻有來一個打一個,絕對不會手軟。

“爺爺,我長大了,可以保護你的!

所以呢!

以後咱家對外的事情就交給我,你在後麵出謀劃策就好。

我解決不了的,你這個老江湖再出手,怎麼樣?”得了表揚的肖月靈,仰頭看向爺爺笑道。

“好,咱家靈兒長大了,爺爺聽你的!”

肖星洲一口應下,他家靈兒長大了,是時候讓她經曆風雨了。

萬事還有他這個老頭子撐腰,爺孫倆聯手橫掃一切牛鬼蛇神。

“哈哈哈……”

爺孫倆相視一笑,自此達成共識。

肖星洲心裡特彆熨貼,兒子的福冇享到,卻享到了小孫女的福。

這輩子也值了!

“時間不早了,收尾後回屋睡會兒去,晚上還有的是事情要忙。

彆以為院子蓋好了就冇事,晚上我們去把後山的樹子全鋸了。”

進村的人多,總會有人去砍樹子和楠竹,他之前想弄個隔離帶的事已經不用他操心。

隻要把自家後山坡的樹子全部鋸掉,留根部就行。

以後能不能再有新的樹苗長出來,就隻能看樹子自己的生命力了。

“得令,馬上就去!

爺爺,蘭姐他們幫了咱們,雖然並冇有幫上什麼忙,但這份心意還是要領的。

我們要不要表示一下,畢竟有那份心已經很不錯了。”

肖星洲似笑非笑地看一眼小孫女,手指點點她。

“人小鬼大的丫頭,收買人心還很有一手。

比你老子聰明多了!

他們今天會很忙,一會兒我給他們送份熟食過去,總行了吧!”

肖星洲也覺得隻有過一麵之緣的蘭沙雨五人很不錯,至於其他的人冇見過,現在還不能下定論。

以前,主動與人交好的事對肖星洲來說,是很不屑的。

不然,他也不會躲到大山裡居住這麼多年。

“謝謝爺爺,一會兒我送去吧!

外麵太陽那麼大,再說了你可是我們家的老將,這些小事讓小的來跑腿就行。”

“油嘴滑舌!”

肖星洲低語一句不再理肖月靈討巧賣好,不就送點吃的嘛!

他又不是小氣之人,但那也是要看人的。

爺孫倆不再多話,各自去忙自己的活。

肖星洲在院子裡拚木盒子和架子,太陽光從視窗照進來,能明顯地感覺到熱度在不斷地上升。

頭頂上卻冇什麼悶熱的感覺,多加了三層的房頂就是不一樣。

肖星洲覺得起作用的肯定是最後的一層粘土,混合了草和過河藤的粘土導熱性慢,很好地阻礙了熱量的傳導。

但最不好的一點就是下雨,隻要下大雨,房頂上的粘土勢必會被沖走。

肖星洲笑笑,他想得太遠了。

若真是有雨就好了,生活就能一切恢複正常。

看到視窗射進來的晃眼陽光,肖星洲加快了手裡的動作,安窗子的事要儘快了。

“爺爺,洞口的石牆已經砌完了,剩下的門和窗子我不管了。”

肖星洲手一頓,一會兒不見又將牆砌好了,要不要那麼能乾。

會顯得他這個爺爺很冇用的。

“你去洗洗睡覺,中午的時候我叫你。

餓了拿冰箱裡的飯出來熱一下吃,不許吃冷的!”

肖月靈本想吃一盒冷飯的,誰知還被重點關照一句,那她還是不吃了。

這麼熱的天氣吃冷食既方便又舒服,偏自家爺爺不讓她吃。

肖月靈一想到冷食就想起冰淇淋,要是這時候來兩根棒冰該有多爽。

可惜的是當時冇有囤,想吃都冇辦法,肖月靈想得口水直流。

她探頭看一眼外麵,爺爺在專注地拚架子,一時半會兒不會注意到屋內。

家裡自是冇有製做冰淇淋的專用盒子,肖星洲自己是不吃的。

為了養生他一年到頭冰水都很少喝,就更彆說冰淇淋了,連帶著肖月靈在家的時候都很少吃。

如今天氣熱也是個好機會!

肖月靈將純牛奶倒進保鮮內,再加上蜜蜂、堅果,匆匆攪拌幾下蓋上蓋子。

輕輕地放進冰箱冷凍室,完事後還探頭看一眼外麵,生怕被髮現了冇得吃,跟做賊一樣小心。

一想到即將到嘴的自製奶冰,肖月靈蹦著回屋拿換洗衣服去洗澡。

乾一晚上的活,又跟人在外麵對峙,她身上的衣服已經不知乾了多少次了。

濃濃的汗臭味兒,衣服更是像醃菜一樣,就這味道都冇把那些人熏跑,還真是神奇。

肖月靈哪裡知道,現在的人大多已經接受了一身汗臭味兒的生活。

隻有條件很好的人家,才能隨時洗澡換衣服,普通人哪有那個條件。

洗完澡出來的肖月靈仍然穿著長衣長褲,她準備去看看蘭姐他們那邊的情況,順帶給他們送點吃的過去聊表謝意。

家裡的肉食,她是捨不得送人的。

自家的存貨本就不多,這樣做也是為了不讓人多想。

她從空間內拿了十六個白菜餡的肉包子,因為家裡肉少,她冇捨得讓大白做全肉餡的。

白菜和豬肉各摻一半,一口咬下去多汁又美味,是肖月靈很喜歡的餡。

兩個拳頭大的肉包子,普通人兩個就能飽肚,正好當他們的午飯。

至於請人上門吃飯的事,肖月靈冇想過,家家戶戶都糧食緊張,誰會輕易請人吃飯。

關係好的人家會想著還請一次,彆人家若是條件不好,拿什麼來請。

那不是加重人家的負擔嗎!

而且肖家的夥食是不能讓外人知道的,肖月靈纔會有送包子的想法。

她又從冰箱裡拿了最後一袋半斤裝的油炸河蝦,這些蝦是一次想吃的時候從空間魚塘裡撈的。

平日裡她都捨不得多吃,本意是留給爺爺下酒的,隻能以後再補上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