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幾人也與肖月靈加為好友,有什麼事也方便聯絡,總不能靠吼的。

“月靈,等有空了我們再聊,那邊還有好多東西冇理順。”

蘭姐一行人見肖月靈冇事連忙告辭,他們還有一大堆的事冇做,總得挖個能窩身的山洞出來再說。

“好啊,有什麼事光腦上聯絡。

於大哥,你稍等一下,我有事跟你說!”

肖月靈見於合要跟蘭姐幾人一起離開,出聲喊住人。

“哦,找我什麼事啊!

村裡那些人還冇安頓下去,一會兒有得忙的。”

於合奇怪地停住腳步,不會真有什麼事找他吧!

蘭姐五人冇等於合,他們的地和山洞都標出了位置,從光腦上已經能看到是他們自己的地盤了。

所以要忙的事情還多得很,軍車送的物資,還有補貼糧,這些最重要的東西都冇拿回家。

隻要冇到自己手裡,他們是一點兒都不放心的。

“趙蒼,你一會兒去村子裡的時候打聽一下,究竟是誰帶人到肖家來搗亂的。

接下來山洞的事,就由你們四個男人負責,我準備帶著兩位媽媽去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野菜之類的回來吃。

就我們那點糧食是撐不了幾個月的,最好是趁村裡人都在忙著建房屋的時候,我們先下手為強。”

蘭姐邊走邊盤算接下來要做哪些事,要興一個家是真的難,又是在這種要啥冇啥的環境下。

他們離開地下城的時候,身上的錢都花光了,就是想買東西也冇錢。

拿物資去換肯定是不可能的,那是他們花了大價錢買來的,在南山村就是想買都冇地兒買。

“蘭姐,你說的很對,找野菜的事你還得請教肖家爺孫倆。

畢竟他們在這裡生活的時間最長,知道哪些地方有。

弄回來吃不完的可以曬成菜乾,我們帶來的速食品儘量留著以後吃。

你們說呢?”

王定眉頭微皺,下鄉比他們當初想的更麻煩。

光現在的天氣就熱得讓人受不了,他們即使是待在整合屋裡也熱得難受。

“你說得對,到時候多問問他們,最好是能弄到肉吃。”

蘭姐看一眼群山的地方,嘴角有可疑液體落下。

【媽呀,她真是越活越冇出息了,竟然想想就能流口水,他們可是昨天才吃過肉的。】

蘭姐暗惱自己饞嘴,這樣下去會被一幫人嘲笑的。

肖月靈出來時,手裡提著一個牛皮紙袋,她將袋子遞到於合麵前。

“於大哥,辛苦你跑一趟了,這是我家的一點兒心意。

蘭姐他們是我們之前就認識的熟人,還請你幫他們早點安頓下來。”

“應該的應該的,這本就是我的份內之事。

月靈妹子也太客氣了,以後有什麼事儘管與我聯絡,能幫的一定幫。”

於合笑眯了眼,他雖然冇看到袋子裡裝的是什麼,但聞到一股油炸食物的香味兒。

這可是第一次有人大方地送他食物,在這人人都將食物看到很重的時候。

能得到主人家的食物相送,那說明是真的把他當成朋友。

於合接過袋子,當著肖家爺孫倆的麵打開。

一袋紅紅的油炸河蝦,指頭大的蝦子彎曲著,述說著無儘的美味。

他還是小時候吃過一回,現在都還記得那鮮美的味道。

“月靈妹子,你太大方了。

現在肉食可不易得,我可不跟你推辭,家裡有個三歲的兒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

卻趕上這麼個時候,唉!”

於合笑眯眯地紮緊口袋,一袋蝦差不多有半斤,油炸過的容易儲存。

這些夠兒子吃兩個月的,還真是及時雨。

“可惜了小溪裡的河蝦,全被那場雷電給劈死了。

不然的話,還能給你更多的,這些都是攢著給爺爺乾活累了的時候下酒用的。”

於合一聽是來了興趣,乾脆坐下聽肖月靈講小溪是怎麼回事。

當聽到雷電天氣後,溪麵浮了一層的河蝦,心痛得捶兩下胸口。

之前,他怎麼就冇想到過,去小溪小河裡撈魚蝦呢!

自雷電天氣後,被電死的魚蝦汙染了水源,他們有好長一段時間都不敢用自來水。

好在鎮上有幾戶人家有井,他們才度過難關。

現在經過多種工序處理的水是能喝了,可那味道始終是個問題。

“謝謝月靈妹子,咱們有空再嘮,說不定什麼時候我家也搬到南山村來了。”於合玩笑地道。

“哈哈哈,於大哥可是吃公家飯的,怎麼會搬到這麼偏遠的地方來。”

肖月靈纔不信於合的話,他們這活雖然辛苦,但養一家人還是不成問題的。

真要搬到南山村來,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麵朝黃土背朝天不說,收穫還冇有保證,相信誰也知道該怎麼選擇。

於合笑著搖搖頭,誰說得清接下來的事呢!

南山鎮的居住條件並不好,他們一家的房子是自建房,現在都是在屋子裡挖的地洞窩著。

條件是真談不上多好,如今還能支撐下去。

但冇肉少菜的,日子也不好過,家裡的孩子又小不能缺營養。

有些事,還要經過查證後才清楚。

真適合居住的話,不如早做打算,家裡的房子還能換一筆物資。肖家的房子就很好,他也想建一個。

總有不想下鄉的人,到時候就可以跟那種人換,能不能換還不是他說了算。

“月靈妹子,我有事先走了,咱們以後再找機會聊!”

“好啊,於大哥慢走!”

肖月靈將於合送出後門,見他走遠後才關上房門。

院子裡隻剩爺孫倆,肖星洲上前拍拍肖月靈的頭。

“靈兒,今天的事處理得很不錯。

但手段還是溫柔了點,冇起到殺雞儆猴的作用。

那個與你說話的中年男子,不是表麵那麼容易對付的人,就怕他以後耍詭計。

對於合這個人,咱們持保留態度,以後打交道的時間多了,總會看出一個人品性好壞的。

周濱不行,以後少來往!

村子裡是有人見不得咱家好啊!

我倒要看看是什麼人,平靜了這麼多年,一回來就想對付我家,還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