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好一會見實在是冇人開口搭茬零號就隻能硬著頭皮接起魯珀的話與她尬聊起來:“啊對對對...這怪物再強終究也隻是一個碳基生物..嗬嗬..”

說著零號還扭頭看了一眼周圍那幾位正擺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隊友,頓了頓他乾脆就直接對漢克來了一句:“話說咱們是不是該撤了?這裡給我的感覺可不太妙...”

“唉..”漢克此時也是滿臉無奈地“瞥”了一眼狼媽然後就低頭檢查了一遍手裡緊握的霰彈槍開口建議道:“總之咱們還是離開這鬼地方再說,最起碼也得要找到足夠多的彈藥補給!”

聞得此言其他人也都將自己的武器握緊了幾分,漢克說的冇錯這座自動化病毒篩選實驗基地裡可是囚禁著上千具處於休眠狀態中的實驗體,經過兩次斷電重啟之後誰也不知道這片未知區域裡隱藏著怎樣的危險!

在一座幾乎徹底失控的生化病毒研究所裡行走,其危險程度絕不亞於騎著一輛載滿“硝化甘油”的三蹦子闖入撒哈拉沙漠西北部的地雷重災區裡上演真實版“速度與激情”...

(PS:在全長近2700公裡的撒哈拉沙漠裡埋藏著至少七百萬顆各類型號的地雷,惡劣的氣候環境再加上摩洛哥政府的不作為導致每年都會有數百人和成千上萬頭駱駝永遠消失在這片死亡之地,曾經有排雷專家總結過想要徹底清理這片區域掩埋的地雷以現有科技水平幾乎是一件無法辦到的事...嗯,這次專家應該冇有瞎掰...)

這些被囚禁在自動化病毒篩選實驗基地裡隨時準備進行生化病毒**實驗的“受試者”大多都是“雨衣”公司通過各種渠道秘密綁架而來擁有特殊體質的“幸運兒”。

(PS:當然這些受試者也有相當一部分是被安保部擒獲的間諜人員,也有一些是被競爭企業成功收買(策反)的二五仔,又或者乾脆就是在某次權力更迭之後“站錯隊”的倒黴蛋和“牆頭草”...)

零號在進入到這幢建築之後他的直覺就不停地在發出危險將至的警告!

一開始零號還以為觸發自己天賦技能被動效果的傢夥是“畸變體布蘭登”,但當眾人遠離隔離門後他心裡的危機感並未減輕,直至此時他才發現事情似乎冇那麼簡單!

隱隱察覺到情況不對的零號立刻在自己的思維殿堂裡回憶了一遍關於自己當前所處這幢建築的詳細資料,很快一股寒意便從他的腳後跟噌得一下直竄腦門!

“在這片區域裡僅憑氣息就能讓我產生“危機感”的怪物估計也就隻有‘U-8(Ultimate-8)’了...”走在隊伍中間緩步前行的零號此時腦中卻是在不停地思考對策。

此時他已經大概猜出“盤踞”在這座自動化病毒篩選實驗基地裡的“Boos”是哪隻了,而最關鍵的問題就是自己這群人此時已經無路可退!

零號一行八人沿著三維地圖的指引一路竟然毫無阻滯地就來到了這幢建築的主體區域,此刻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個直徑約摸上百米,抬頭不見頂低頭不見底的巨大圓柱形房間!

無數個高約近三米的培養倉星羅棋佈般整齊排列在環形空間的牆壁上,如果此刻有一位密集恐懼症患者在場絕對會立刻抓狂!

“狼群”聯合小隊之所以冇有在這座實驗基地裡碰到敵人其實還是沾了“畸變體布蘭登”和威斯克(艾達王)的光。

在不久之前剛注射完“永生病毒”且還尚存一絲理智的布蘭登為了延緩體內病毒的活性化開始竭儘全力地尋(吞)找(噬)一切能夠攝入的生物能量,此時還在激烈交戰的兩撥人全都成了他“怪人化”的第一份口糧。

(PS:接下來布蘭登的第三人稱將會用“它”來表示!)

當高級避難所裡一切活著的生物(甚至包括屍體)全都被無比饑餓的布蘭登吞食殆儘之後它便將視線轉向了外麵那些封存在培養倉裡的受試者。

但是那些由高強度金屬製造的培養倉還不是他一個“風燭殘年”的人類老頭僅憑血肉之軀就能摧毀的,哪怕是利用專業的切割工具一時半會也夠嗆!

(PS:再此身為作者的我不得不吐槽一下關於《生化危機》係列裡一個極不合理的地方,由於本人在現實裡的工作就與金屬加工有關,所以對某些不同材質與厚度的金屬材料擁有怎樣的屈服強度還是有所瞭解的,普通人類在徒手的情況下甚至都無法在3毫米厚的普通鋼板上留下破壞痕跡,哪怕是使用斧,鑿,錘,戟等重型冷兵器對於超過10毫米厚的普通鋼板也隻能束手無策,而在大量電影和遊戲裡各類外形猙獰且隻有人類大小的生物竟然能夠徒手破開足有三指厚的合金鋼板!這特瑪真的是血肉之軀能辦到的?最讓我感到智商受到侮辱的就是如此“**炸天”的生物居然隻捱上一發普通火箭彈就直接撲街,而且《生化危機》曆代出現的最終Boos幾乎全都是被主角一發火箭彈送走,在《生3》“炒冷飯”裡的“追追”或許算得上是所有boos裡死得最有牌麵的一個,當然還有捱了兩枚火箭彈的威斯克...)

而在這座病毒實驗基地的最底層其實囚禁著一個實力非常恐怖的實驗產物!

冇錯,就是零號所猜測的那隻怪物,代號:“U-8”!

身體已經逐漸開始畸形突變的布蘭登在原始本能(饑餓)的驅使下離開了避難所準備在空曠的研究所裡繼續尋找食物,可當他離開避難所去吞食外麵走廊上的屍體時擁有自動閉合裝置的安全門再次重新關閉!

此刻受到病毒感染的布蘭登已經失去了“蟻巢”研究所的最高權限自然也就無法開啟安全門,而當饑餓難耐的布蘭登察覺到“U-8”的存在之後便在本能(恐懼)的驅使下立刻選擇了逃離這座危機四伏的實驗基地!

恰在此時先“狼群”小隊一步來到研究所的威斯克和艾達王正好巧不巧的和身體已經變異的布蘭登撞到了一起,雙方當時的距離隻有一扇隔離門!

“開門撞到鬼”的刺激體驗幾乎“爽”得他倆直接原地昇天,本來還想繞開布蘭登進入研究所的威斯克(艾達王)在看到對方身體內突然鑽出了數條漆黑的觸手之後就扭頭就跑!

緊接著在這座四通八達的昏暗地下通道裡便上演了一幕“我追你,如果我追到你,我就把你‘嘿嘿嘿’!”的絕命逃亡...

(PS:因作者本人的工作單位在六月底將進行一場“安全考試”,而在六月中下旬至七月底還有為期一個月的“職業技能等級晉級考試”的理論培訓,為了備考我計劃暫時停更至七月底...冇辦法~為了賺錢請大家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