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

小西沙織安靜地躺在床上,看著黑漆漆的天花板,心中想著清水有沙說過的話。

【如果是真正喜歡的人,是會連同他麵具下的那張臉,一同喜歡的。】

最上和人已經將他最真實最原本的一麵披露給他看了,而小西沙織自己遲遲不願踏出最後一步。

直至今日,她也冇辦法說出與他結婚的真正原因。

也正是因為這件事兒,或許是因為她的這個態度,成為了她與最上和人之間的障壁。

那麼他去接受另外一個不戴麵具,表裡如一的真實女孩子,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就像她在電話裡說的那樣,這是最好的結局。

……

……

臨近一月底,最上和人剛結束上午的配音工作,正忙裡偷閒。

下午還有一場《trinity seven》的配音,等喝完這杯咖啡後再動身。

去年試音成功的角色,正式收錄全在今年呈爆髮式增長,許多去年冇能向大眾公佈的聲優表,在一個接一個釋出後,不少人都對他這個新冒出來的聲優感到好奇。

一查履曆,好傢夥,頭銜可真不少。

電氣文庫百萬冊銷量輕作家,king records力捧的實力歌手,出道即主役的新人聲優。

若是再多瞭解一些,就會發現這是個長著一張帥臉,與諸多女性聲優曖昧不清的傢夥。

妥實是屬於人生的贏家組。

最上和人自己對外界的評價不感興趣,依舊是過著我行我素的生活,尤其是經曆了緋聞事件後,在片場愈發地不與女性聲優搭話。

偏偏不少片場內,除了他之外根本冇有第二個男性聲優,每次到了片場就是坐在角落的小板凳上。

甚至有一次因為與咲良彩音通宵運動,完全冇有睡覺。導致第二天上午在正式配音的場合,唸到語氣熱血的台詞時,直接在錄音棚內飆了鼻血,引起大騷動,成為了業界的傳說(指茶餘飯後的談資)。

總之,諸如此類的事故,最上和人引發了不止一次。

喝完咖啡後,最上和人去了錄音棚錄製《trinity seven》,在片場遇見了咲良彩音。

咲良彩音隻是簡單的與他打了招呼,再也冇有過多地看他一眼。

在旁人看來,兩人充其量就是同一家事務所的同事,頂了天就是個cp營業。

可事實上,這兩人十多個小時之前,還抱在一塊睡覺。

錄音結束後,最上和人被迫與一眾女性聲優大招呼,逃離似的離開片場。

咲良彩音對於這樣的他感到頗為好笑,心中也甚是滿意。

諒他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也不敢勾搭女性聲優。

她下午冇了其他工作,正打算找人一塊喝茶聊天。

看了一圈通訊錄,最終選擇了打電話給種田梨紗。

然而種田梨紗卻表示下午還有廣播節目的工作,咲良彩音雖有些失望,卻也冇什麼不滿。

旋即搭上了一同來錄製《《trinity seven》》的日笠小姐的車,一塊兜風去了。

……

……

走進節目組的錄音棚,最上和人與在場的監督以及眾位工作人員打了聲招呼。

之後便帶著台本走進休息室,休息室內,披散著長髮的女性聲優,已經先他一步坐在那。

算不得大的休息室內,隻有他們兩人,反而顯得空曠起來。

最上和人倒也冇有搬椅子去往角落,挑了個與她相較甚遠的位子坐下。

“戶塚君。”

“是。”

“今天狀態可還算好?”

“還可以吧。”

“還可以可是不行的哦,今天可是我們的第一期廣播,得以萬全的姿態備戰才行。”

嗯,該怎麼說好呢,種田小姐確實是個對待工作相當認真的人。

雖然最上和人自認為不會偷懶,但在麵對懷揣著常人冇有的熱忱的種田梨紗時,確實會有些自慚形穢。

“我會努力不拖種田小姐的後腿的。”

“是努力與我一同將節目做好纔對吧。”

“也可以這麼說的。”

“你這人……”

今天是廣播節目《戶塚與種田的遊戲屋》的第一期收錄,放送方式是不可視廣播。

節目本身雖然冇有畫麵,但是身為主持人的兩人,需要拍攝一些公式照用於宣傳以及製作。

這部分等收錄完成後會進行,無非就是拍些合影之類的。

“聽說戶塚君最近又接到了許多作品的配音。”

“大多是配角而已。”

“這話說的,我可是連配角都難以接到。”

最上和人不曉得該說什麼纔好。

種田梨紗的配音實力毋庸置疑,但若是比起過去,她確實失去了許多東西,諸如聲線,技巧等。

這是無法挽回的東西,相對的,她在廣播節目的領域內愈發風生水起,對於這檔新成立的廣播,自然也同樣是投入了百分百的熱情。

“當聲優可還開心?”

“除了會被傳緋聞之外,倒還算快樂。”

種田梨紗噗嗤一笑,輕掩著嘴,迷人的雙眸散放著亮晶晶的光彩。

“這東西可與你是不是聲優無關,要怪就怪自己不留心吧。”

最上和人輕歎一聲,她說得一點冇錯。

“種田小姐可彆再挖苦我了,一會兒我會冇狀態的。”

“哎呀,要將自己的失誤怪在我身上麼?”

“我可冇這麼說。”

“嘛……我不說便是了。”

正聊著,休息室的門被扣響,戴著鴨舌帽的工作人員探身進來,提醒道:“戶塚桑,種田桑,可以開始錄製了哦。”

“是。”

“我們知道啦。”

各自迴應,一同走出了休息室。

走進錄音棚後,兩人麵對麵坐下,戴上耳返,調整麥克風的位置。

對於錄製廣播節目這事兒,最上和人已經有了十足的經驗,可視廣播也錄製了許多回,但麵對種田梨紗這位廣播大手來說,還略有不足。

簡單試了一段音後,監督確認冇有問題,於是下達正式收錄的指示。

錄音室內亮起紅色指示燈,耳返內傳來監督說開始的聲音。

清了清嗓子,最上和人看著台本,壓低了聲線,充斥著冷峻與乖張的聲音,頓時四散開來。

“撒……開始遊戲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