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城的天氣萬裡無雲,碧空如洗。

一下飛機,時嘉道,“要不要送你。”

時嘉的司機已經在外麵等著了。

因為來的時候,是木豈開車送她去的機場。

也算是禮尚往來。

木豈道,“謝謝,不用了。”

時嘉笑了笑,快速離開了機場。

木豈剛一出去,那邊就有人道,“木少爺,這邊。”

他便上了車,去往外婆的家。

木豈在蘭城呆了三天。

在這三天裡,他很忙。

想著自己或許可以接到時嘉的電話,或者是短訊息。

她可以儘地主之誼的嘛。

這隻是木豈多想了。

時嘉在機場和他分開之後,就再因為冇有和他裡聯絡過。

直到木豈離開蘭城的那一天。

他心裡帶著深深的失落。

即便是如此,也不想再去打擾她。

如她所願。

回到白城之後的木豈,整日裡都呆在醫院裡。

每天都很忙碌。

連睡覺時間,都很奢侈。

他和時嘉,早就分開過。

如今算是完全適應了下來。

他也清楚,也許他們的緣分就到這裡了。

木豈冇有一直呆在蘭城的可能。

時嘉也冇有回來白城的必要。

日子一晃一年年的就過去了。

他的生活冇有什麼變化。

他的朋友們,也冇有什麼太大的變化。

除了一個人,厲歲寒。

木豈每次見到他的時候,厲歲寒都帶著兒子。

他都快有點認不出厲歲寒了。

以前的他,哪裡會和帶孩子,扯上半點的關係。

人真的是會變的。

木豈雖然不怎麼回蘭城。

但是時嘉在蘭城的訊息,倒是一直可以傳到他這邊來。

他知道時嘉回去之後,依舊是一個人。

但中間,他們也冇有任何的聯絡。

木豈時長看著手機發呆,忍不住想要打個電話,他還是剋製住了自己。

直到有一天,時嘉的父親生病住院。

因為病情很是凶猛。

時嘉簡直嚇壞了。

她在白城去找一切可以找到的人幫忙。

為此,她還去見了司南。

因為司家有醫院的關係。

父親的病耽誤不得。

司南冇有想到,時嘉之前早就不搭理他。

會再次來求他幫忙。

自然是拿喬了一陣。

木豈知道了這個訊息的時候,馬上就去了蘭城。

不管他和時嘉現在有冇有關係,若是他可以幫的上,自然是毫不吝嗇。

木豈聽說時嘉去找司南的時候。

他一下飛機就去了司南的彆墅。

好像那裡的管家還認識他。

直接就放他進來了。

時嘉看到木豈出現的時候,十分的意外。

“我們出去說話。”木豈拉著時嘉往外走。

“你乾嘛,我還有話好惡司少說。”

時嘉知道木豈是醫生,有自己的人脈圈子。

可是,他並不是蘭城人。

很多事情,自然和司南的熟悉程度比不了。

“我可以幫忙。”木豈直接道。

司南原本想要趁機打壓下時嘉,他並不是不可以幫忙。

隻是想起之前時嘉對他的羞辱,他心裡有所不甘。

時嘉道,“我知道你是醫生,可是我父親的病不能再耽擱下去。”

“你就這麼不相信我。”木豈道。

他在乘飛機的路上,就已經研究了時父的病情。

時嘉之前冇有少拿病曆到處亂跑。

因為父親目前昏迷不醒,還處在救治的黃金時期。

再晚了的話,就不好辦了。

木豈雖然是醫生,可是並不是什麼病情,他都可以治。

司南見木豈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直接拉著時嘉就走。

“木豈,都這個時候了,你就不要胡鬨了,我可以幫忙找來比較權威的醫生。”

可是,就木豈所瞭解的情況得知,原本有醫生已經被時嘉說動。

司南卻讓人在旁邊鼓動,說出了萬一冇有治好的風險。

於是,醫生怕是自己晚節不保。

就拒絕了,為時父做手術。

隻是在時嘉麵前,冇有必要再提起這件事,隻不過是徒增她的煩惱。

時嘉被木豈拉著往外走。

在這一刻,她真的覺得木豈可以幫到她。

司南冇有辦法,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時嘉被帶走。

那他之前所做的努力,都化為烏有。

木豈開車,帶著時嘉回到了時父住的醫院。

時嘉一路上都冇有說話。

她心亂如麻。

怕木豈給了她希望,又讓她失望。

他們一回來,時母就道,“嘉嘉,你到底去哪裡了?怎麼纔回來,剛纔已經有醫生來會診,說是可以為你父親做手術。”

時嘉先是茫然,然後看了一眼木豈。

木豈對她點了點頭。

原來時傅腦子裡長了一個瘤子,隻是因為部位特彆的不好,附近都是血管。

所以萬一手術,有個意外的話,很可能人就一命嗚呼。

為此很多醫生,都覺得風險巨大。

還遲遲不敢動手。

剛纔木豈去找時嘉的時候,他邀請過來的專家醫生,也已經到了時父的醫院。

幫他做診斷。

木豈道,“若是你們同意手術的話,就可以簽字了。”

時母簽字的時候,手都在顫抖。

許是時父有救了。

也可能,這一次之後,就再也不能醒過來。

隻是目前若是一直昏迷不醒的話,也是凶多吉少。

做手術的途中,木豈一直陪在時家母女身邊。

他們都屏住呼吸一般。

連話都不敢說。

神情凝重。

畢竟,不知道事情到底會往哪個方向走。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手術直接持續了八個小時的時間。

時嘉一直都冇有吃東西。

手術室的門,終於被打開了。

時嘉這個時候已經冇有了半分力氣。

她冇有勇氣站起來,去問醫生是什麼情況。

木豈和時母圍在了醫生旁邊。

醫生先是和木豈說了一些專業術語,時母也惡聽不明白。

木豈遂給時母解釋,手術很成功。

他馬上將這個訊息,又告訴了時嘉。

時嘉之前一直連眼淚也而不敢流。

她知道,父親病倒了之後,最難過的就是母親了。

在母親麵前,她一直要堅強。

不能讓母親再擔心她。

木豈道,“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先去吃點東西吧,現在你們還冇有辦法進去看叔叔。”

時嘉道,“謝謝你,木豈,實在是給你添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