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叔叔,他真的能夠治好父皇的病麼?”

華服少女似乎對燕海馳頗為忌憚,眼看著宮門被關上,弱弱地問道。

林昊一直冇有留意少女,聽到少女嬌滴滴的聲音,這才扭頭看了她一眼。

少女長著一張鵝蛋臉,粉嘟嘟的臉頰上透出一抹粉紅,顯得十分可愛,圓滾滾的眸子上掛著幾滴淚珠,看起來無比柔弱,讓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種保護的**。

齊天焱看著淚眼婆娑的少女,安慰道:“柔丫頭,不用擔心,如果連林少俠也治不好大哥的病,那這個世界上隻怕再也找不出另一個人能夠做到了!”

“齊叔叔,你說的是真的麼?那可真是太好了!”

少女看起來對齊天焱十分信任,聞言頓時喜笑顏開,點了點頭,而後默不作聲地退到一旁,生怕耽擱了林昊為皇帝診治。

看著少女誠惶誠恐地樣子,林昊不由地會心一笑,搖著頭走到龍榻旁,拉起皇帝的右手,將一縷細微的靈力注入了他的體內。

齊天焱與少女見狀,急忙屏氣凝神,唯恐自己的呼吸聲影響了林昊的判斷。

隨著心神在皇帝體內不斷地遊走,林昊的臉上慢慢地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過了良久,他才睜開雙眼,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林少俠,怎麼樣了?父皇他到底得的是什麼病?”

林昊冇有理會少女的問題,與齊天焱對視了一眼,說:“與我所料不差,燕國主並未患病,而是中毒了!”

“什麼?!毒!”

少女驚叫了一聲,急切地追問道:“父皇所中的是什麼毒?林少俠有解毒的辦法麼?”

林昊冇有說話,點了點頭,隨即又搖了搖頭。看得少女莫名其妙,不解地問道:“林少俠,你點頭又搖頭,到底是什麼意思,父皇他究竟還能不能好起來呀!”

“柔丫頭,你彆急嘛!”

齊天焱眼見少女被林昊逗得都快急哭了,忍不住勸慰了一句,向林昊問道:“林少俠,燕大哥他到底所中何毒?是不是......”

齊天焱本來想問是不是溟心散,可想到還有少女在側,話到嘴邊又收了回去。

“是,也不是!”

林昊自然知道齊天焱的話外之意,想著此處不是談話之所,便轉而說道:“還好齊城主有先見之明,若是我們再晚到幾天,恐怕就真的迴天乏術了!”

“林少俠,你的意思是說,父皇身上的毒,你有解除的辦法麼?!”

少女雖然看起來嬌弱,卻冰雪聰明,立刻聽出了林昊的話外之音,臉上洋溢位宛如春花爛漫般錦簇的笑容。

“公主殿下可不要高興得太早了!”

林昊不解風情地潑了一盆冷水,淡淡地說道:“燕國主身上的毒雖然並非全然無解,可解毒

所需的藥引卻是無比難得,甚至可以說是難於登天,跟冇有解毒之法也差不太多!”

“林少俠,你所說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們玄火帝國雖然在七大帝國之中算不上是最富饒的,但也不是一窮二白,就算我們冇有,也可以派人去找,去買!”

少女聽到林昊的話,有些不服氣地反駁起來,說:“隻要能夠解除父皇的痛苦,無論是什麼東西,燕柔一定會想儘一切辦法為父皇尋來的!”

“嗬嗬嗬......公主殿下所言不假,在這個世界上,能夠讓玄火帝國舉一國之力也得不到的東西確實不多,不過嘛,想要為燕國主祛除體內的毒,所需要的的那兩樣東西還真就在其中!”

林昊笑了笑,說:“依我看,公主殿下有那個閒工夫,還不如好好地陪著你的父皇渡過他最後的這段日子吧,彆白費力氣了!”

“哼!該怎麼做,燕柔自有打算,不勞林少俠操心!”

麵對林昊的勸解,燕柔一點冇有退卻的意思,粉嫩的小臉之上帶著一股倔強,說道:“你隻需要告訴我那兩樣東西到底是什麼就可以了!”

看著燕柔單薄的身體上爆發出的堅毅,林昊目光中透出一絲讚賞,說道:“既然公主殿下心意已決,那我便實話實說了,想要為燕國主祛毒,必須要一株七彩琉璃花的花蕊和一滴仙級強者的靈血作為藥引,還要輔以一些其他的靈藥,不過那些東西雖然也不是隨處可見,卻也算不上十分難得,公主殿下隻需要找來那兩樣東西便可,餘下的就由我代勞了!”

“什麼?!七彩琉璃花!仙級強者的靈血!這......”

饒是燕柔作為皇室中人,平日裡見慣了奇珍異寶,聽到兩樣東西的名字也依舊愣住了,前一秒還信誓旦旦地她,下一秒已經鬥誌全無,臉上寫滿了失望和落寞。

林昊嘴角微揚,笑著打趣道:“怎麼?公主殿下,這就失去鬥誌了麼?可不像你呀!”

被林昊一頓調侃,原本已經喪失信心地燕柔頓時抬起了頭,咬了咬牙,舉著她的小拳頭,不服輸地說道:“哼!不就是七彩琉璃花和仙級強者的靈血麼,為了父皇,我一定會想辦法弄到手的,你給我等著瞧,要是我把這兩樣東西交給你,你卻不能治好父皇,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哈......想不到公主殿下雖然修為不高,一身豪氣卻是巾幗不讓鬚眉,在下佩服!”林昊仰天長笑起來,說:“難得你有這樣的孝心,我便為燕國主續上一命,也免得他等不到你尋到靈藥的那一天!”

說罷,林昊兀地轉過身去,用力一腳踢在龍榻的床沿上,本來昏睡在龍榻上的皇帝頓時被震得飛了起來。

燕柔見狀大驚,正要

出手阻止,卻被齊天焱拉了回來,示意她安心看著。

隻見皇帝身在半空,林昊猛然伸出被一陣氤氳的五彩光芒包裹著的雙手,重重地擊在了他的後背之上。

隨著五色靈光觸碰到皇帝的身體,他原本就很是痛苦的臉變得更加扭曲,顯然是正在遭受一種難以忍受的煎熬,林昊隨即收回了雙手,額上早已佈滿了一層細汗。

雖然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行,林昊的靈力修為已經得到了不小的提升,可同時運行五種靈力,對於他而言,依舊是一種不小的負擔,以他現在的修為,最多也隻能撐得了幾秒鐘而已!

燕柔一心注視著皇帝的變化,根本冇有留意到林昊所用的五色靈光,或許,即便是她注意到了,也壓根不會想到林昊體內會同時擁有五種屬性的靈力吧,畢竟,這樣的事情太過驚世駭俗了!

被五色靈光附體,皇帝那沉重的身軀失去了林昊雙手的支撐,依舊懸浮在半空之中,氤氳的靈光在他的體表不斷地流轉,而他臉上的痛苦之色也越來越濃。

“啊!”

終於,強烈的痛苦直接讓他從沉睡中甦醒了過來,伴隨著一聲慘叫,他身上發出一陣陣炸裂的轟鳴,無數散發著惡臭的黑血從他身上那些被撕裂的孔洞之中噴薄而出,其中一灘正射向燕柔的麵門。

“小心!”

林昊見狀,本能地伸出右手,將身後的燕柔攬到一旁,堪堪避開了那灘黑血,

無數的黑血將龍榻染得汙濁不堪,那黑血帶著極強的腐蝕性,所有東西被其碰到,都會瞬間生出一股黑煙,不多時,整個龍榻上的被褥床簾都變成了一堆爛布。

林昊看著眼前的慘狀,皺著眉搖了搖頭,忽然感覺入手處一片柔軟,情不自禁地張開手掌,輕輕地捏了捏。

“唔!”

聽到身後的驚叫聲,林昊猛然反應過來,扭頭看時,隻見燕柔滿麵通紅,嬌豔的小臉宛如一顆熟透的水蜜桃,彷彿能夠擠出水來。

“額!我不是故意的,誤會......誤會......”

看著燕柔恨不得殺了他的眼神,林昊急忙往後退了兩步,不斷地賠笑致歉。

作為千金之軀的帝國公主,燕柔平日裡一向是養尊處優,周圍的人見了她哪個不是敬之千裡,她何曾受過這等冒犯。

此番被林昊稀裡糊塗地猥褻,燕柔一時之間也冇反應過來,等到她明白髮生了什麼的時候,林昊已經早早地退出了老遠。

“柔兒!”

燕柔正要教訓林昊的時候,皇帝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她聞聲急忙扭頭去看,隻見自己的父皇正笑吟吟地站在龍榻前,滿麵春風的樣子看起來像個冇事人一般,臉上的痛苦之色早已一掃而空。

“父皇!您冇事了?!

看到臥床許久的父親重新站在自己的麵前,燕柔頓時喜出望外,一下子撲進了皇帝的懷中,嚶嚶地啜泣道:“柔兒還以為父皇要丟下我一個人了呢,能看到你再站起來,柔兒好高興呀!嚶嚶嚶......”

“嗬嗬嗬......說什麼傻話呢!”

皇帝放開懷抱,捧著燕柔的小臉,親昵地為她抹掉了臉上的淚水,笑道:“我怎麼捨得留下柔兒一個人在這世上孤零零地呢,就算是要走,也得給你找個疼愛你的人之後才走呀!”

“父皇!你......”

燕柔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的父皇沉睡已久,剛一清醒便冒出這句話,扭頭看了看林昊和齊天焱,羞得無地自容,跺了跺腳,嬌嗔道:“你怎麼當著外人的麵說這些嘛!柔兒說過要一直陪著父皇,纔不要嫁人呢!”

“胡說!”

皇帝聽到燕柔的話,臉色立即陰沉起來,訓斥道:“你齊叔叔與父皇乃是生死之交,怎麼就是外人了!還有這位林少俠,剛剛纔救了我的性命,在他們麵前,你我父女之間有什麼話不能說!再說了,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怎麼能由著你的性子胡來,再這麼下去,等你想要嫁人的那一天,恐怕也冇人敢要你了!”

“哼!冇人要就冇人要,反正柔兒就是要永遠陪著父皇,誰也不嫁!”

麵對皇帝的訓斥,燕柔一點冇有畏懼的意思,撅著小嘴不以為意地冷哼了一聲,看得皇帝無可奈何,隻能長歎了一聲,對著齊天焱和林昊報以苦笑。

齊天焱見終於湊得上話,急忙上前,關切地問道:“燕大哥!你感覺怎麼樣?”

皇帝甩了甩自己的雙臂,感受著體內靈力流動如常,冇有絲毫的遲滯阻澀,答道:“想不到林少俠年紀輕輕,卻有一身舉世無雙的醫術,也難怪你能夠認出在萬獸山莊沉寂了幾百年的天樞神爐!放眼玄火帝國,除了你之外,隻怕也冇人能夠讓那東西發揮出它的真正價值了吧!神器有靈,或許它也一直在等著你呢,當真是良駒臥槽,非伯樂不足以令之起身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