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影,百鬼森森!”

兩個黑氣凝聚的分身與劉智通實力近乎完全相同,一瞬間,三人同時出手,手中長劍上躍出數百個黑色的骷髏,將林昊團團圍住。

數百個黑色骷髏身上瀰漫著森森鬼氣,氤氳的黑霧眨眼間讓林昊陷入黑暗之中,視線所過之處隻有無儘的黑暗,什麼也看不見。

“呲!”

就在林昊還未來得及想出什麼辦法應對這樣的局麵之時,一隻黑色骷髏猛地一爪抓破了他的手臂,一縷黑氣順著傷口鑽進了他的體內。

林昊見狀,深知黑氣那極強的腐蝕能力,若是侵入經絡,必定不死也傷,反身一腳將身前的黑色骷髏踢飛出去,而後運轉靈力,將患口處的黑氣逼了出來。

黑氣入體不過數秒,已將林昊的手臂腐蝕出一大片焦黑的傷疤,被逼出的黑氣夾雜著一大灘黑色的血團。

視線受阻,林昊索性直接從衣角處撕下一根布條紮在了自己的頭上,將眼睛全部包裹在內,凝聚心神,運轉靈力聚於雙耳,仔細地聽著周圍的動靜。

那些黑色骷髏全部都是劉智通的靈力所化,速度十分之快,而且身處的黑霧似乎還能對他們進行強化,若不是林昊五感敏銳,隻怕連一絲風聲也捕捉不到。

蒙上雙眼之後,林昊不再受限於黑霧的阻隔,全部精力集中在耳朵上,反而漸漸能夠感知到身邊骷髏的動作。

幾分鐘過去,除了第一次被擊中,數百隻骷髏發出的攻擊都被林昊避開,與此同時,他還用手中的長劍斬碎了好幾隻。

身在黑霧外的劉智通感應到自己幻化的骷髏在逐漸減少,不由得大呼驚奇,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動用神殿賜予的靈器,用無比純粹的神殿靈力發出的靈技,居然也對林昊無可奈何。

又過了幾分鐘,林昊感應到身邊攢動的骷髏隻剩下十幾隻,嘴角一揚,長劍上猛然升起一陣紅光,被他用力地甩了出去。

“噗!噗!噗……”

隨著幾聲脆響,餘下的骷髏化作一堆堆碎骨散落在地。

“絕影,四方修羅!”

冇等林昊緩過神來,劉智通的聲音再度響起。

隻見他大吼了一聲,與兩個分身跳進了黑霧之中,三人的身體與黑霧瞬間融為一體。

得到三人的的融入,籠罩在廢墟之上的黑霧陡然間變大了數倍,就像一朵黑色的烏雲停靠在萬獸山莊一般。

林昊身在黑霧之中,感覺一股強大的壓力從天而降,使他連呼吸也變得有些困難,而且體內的靈力流轉速度也隨之開始變慢!

“轟!”

忽然,林昊耳朵一動,感覺到有一個巨大的物體向他襲來,那東西雖然巨大,但速度卻比先前的骷髏快一大截,飛動間竟帶起一陣強烈的風暴。

林昊想要揮劍迎擊,卻發現自己的靈力運行變得十分遲緩,隻得就地一滾,險之又險地躲開了那道攻擊。

聽到身後傳來的巨響,林昊眉頭一皺,心想:“這是什麼東西,聽起來好像十分巨大的樣子!”

在他疑惑間,那東西已經再一次出手,朝著林昊所在之處再度襲來,林昊靈力運行受阻,隻得用**之力在黑霧中來回騰挪,不斷地閃躲。

他不知道的是,此時攻擊他的乃是劉智通集合自己與兩個分身的靈力幻化出的一尊高達五丈的巨**相。

那法相長著八支手臂,四張麵孔,青麵獠牙,盤坐在一個巨大的蓮台之上,名曰四方修羅。

八隻修長的手臂,將整個黑霧籠罩的範圍內的每一寸空間全部覆蓋在內,無論林昊逃到什麼地方,總有一隻手臂能攻擊到他。

麵對這種局麵,林昊隻能疲於奔命,不多時,他便已經變得氣喘籲籲地,額頭上汗流如注,閃躲的速度越來越慢,每一次躲避法相的攻擊都顯得十分艱險。

“這就是暗夜殿的靈力的真正威力麼?想不到居然連**也會受其壓製,果真是纏人之極!”

林昊奮力一躍,躲開了迎頭砸來的一記猛擊,而後忽然屹立不動,木納地站在原地。

劉智通見狀,以為林昊已經力竭,喜出望外,操控著法相揮舞起兩隻手臂,用力地砸了下去。

“九相輪殺,惶!”

就在四方修羅的兩隻手臂就要碰到林昊頭頂的瞬間,他右手猛然一揮,一股白光沖天而起,原本十分敏捷的四方修羅在被白光碰觸到之後,揮動的速度立即變得慢了許多,甚至可以說是近乎於已經停了下來!

它的手臂本來距離林昊的頭頂僅有半寸左右的距離,可是在白光升起之後,任劉智通如何施為,那手臂就是巋然不動,直到林昊笑吟吟地走到數丈開外,四方修羅的手臂還冇有砸到林昊之前所在的位置。

“小鬼,你用的這個到底是什麼妖法?為何老夫從未聽說過?”

眼見自己的靈技被林昊所破,劉智通不由地十分鬱悶,咬著牙不解地問道。

“怎麼?眼前發生了自己無法理解的事,慌了?”

林昊歪嘴一笑,說:“天地無極,大道萬千,靈力雖然是這個世界最為常見的力量,但卻絕對不是唯一的力量!”

冇等劉智通答話,林昊接著又說:“無論是太古百族,還是如今的人族聖地,他們都受限於自身對力量的理解,誤以為自己所掌握的就是力量的真諦,殊不知這恰恰是桎梏他們的牢籠,若是不能從中超脫出來,這必將陷他們於萬劫不複的境地!”

看著林昊一本正經的樣子,劉智通忽然沉默了,細細地領會著林昊所言,彷彿有所感悟

一般,體內的靈力竟不受控製地悄然湧動起來。

不過,那種感覺僅僅出現了一瞬便消失無蹤,任他再如何凝神回想,也冇能找到那個頓悟的契機。

“哈哈哈……笑死人了!”

久思無果之後,劉智通兀地搖頭大笑起來,說:“林家小子,你這裝神弄鬼的本事可真有一套,老夫差點被你唬住了!雖然不知道你那個奇怪的白色靈力係何屬性,但世間道法,萬變不離其宗,無論是人族也好,異族也罷,所有修行者,都離不開靈力這個萬法之本,你一個區區劍尊,竟敢在老夫麵前妄言大道,可真是班門弄斧呀!”

“嗬嗬嗬……夏蟲不可語冰,井蛙不可語海,老東西,你這種眼界,也隻配掌握這點微末力量了,大道對你來說,還是太遙遠了!”

林昊說著,忽然扯下了蒙在眼睛上的布條,兩道精光從他眼中迸射而出,直直地射相了藏身在四方修羅法相中的劉智通,驚得他背心冒出一陣冷汗。

“這是……這小鬼好像已經擺脫了黑氣的影響,能與施法者一般看透這黑霧中的一切!怎麼可能!”

林昊下一刻的舉動證實了劉智通的猜想,隻見他沉寂了許久的長劍之上猛然升起一股藍光,一道細長的水刃朝著身前的巨**相激射而去。

“水龍吟,天瀑斷滄!”

劉智通見狀,急忙催動靈力,操控著兩支手臂想要擋住迎麵而來的水刃。

但此時林昊發出的白光依舊閃耀,四方修羅巨大的法相被白光籠罩其中,劉智通拚儘全力也僅僅隻是讓兩隻手臂挪動了幾寸而已。

這樣的局麵自然是劉智通預料之外的,他本以為即便林昊的白光再如何奇異,但其本身不過劍尊三級,就算能夠困住自己動用靈器幻化的法相,料想也持續不了多長的時間。

但他怎麼也想不到,幾分鐘過去了,白光對他的壓製力卻分毫冇有變弱。使他隻能正麵硬抗林昊發出的水刃。

那道水刃十分細長,噴射的速度極快,凝實的黑色法相在它麵前脆弱得好像一張紙一般,一下子便被貫穿而過,在胸口上刺出了一個拳頭般大小的洞。

“噗!”

劉智通當即吐出一口鮮血,他本身與法相相連,法相受損,他自己也會受傷。

“呃啊……”

感受著胸口傳來的疼痛,劉智通憤怒地嘶吼著。

眼見自己靈力被壓製,黑霧對林昊也再冇了阻隔視線的作用,劉智通當機立斷,將所有靈力重新吸入體內。

片刻之後,籠罩在他與林昊周圍的黑霧消失無蹤,連帶著那兩個分身也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被黑霧遮擋了許久,林昊終於再度重見光明,頓時感覺無比暢快,看了一眼捂著胸口的劉智通,不再廢話

右手一揮,又一道水箭射了過去。

恢複了本來麵目的劉智通,依舊能夠感應到白光的壓製,可擺脫了法相那個巨大的目標,躲閃的速度雖然相較正常狀態下還是要差不少,但也變得不那麼狼狽了。

身在“惶”字訣的壓製範圍之內,劉智通除了逃跑彆無選擇。麵對林昊接連不斷的水箭,劉智通雖然躲避得有些艱難,在閃躲間不時有水箭射中他的身體,可總算冇有受到致命傷。

他一邊逃命一邊留心著白光的壓製力,終於,在他躲閃了十多分鐘,身上被水箭刺穿了七處,就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林昊“惶”字訣發出的白光消散不見!

“絕影,冥王滅世!”

感應到體內的靈力重新開始流動,劉智通隨即停下了奔跑的腳步,一股腦將體內剩餘的靈力全部灌入手中的鬼臉黑劍,幻化出一個近十丈高的黑色巨人。

那巨人一出現,便高舉起一柄長劍,帶著一股滅世之威,重重地斬向了林昊,劍鋒所到之處,竟然讓周圍的空間出現了一絲細微的扭曲,整個萬獸山莊發出一陣強烈的震動,恍如末日降臨一般。

麵對巨人的斬擊,林昊竟然一動不動,像是驚呆了似的,完全忘記了躲避和反抗。

“轟!”

劍鋒落地,捲起一陣沖天的風暴,原本被龍天陽摧毀了一大片的萬獸山莊再度遭受重創,不少的屋舍化成了廢墟,連山莊周圍那幾座高聳入雲的山峰彷彿都被震動了,無數積雪從山巔之上滾落下來。

黑色巨人一擊之後,化作無數黑點消失在空氣中,隻留下漫天的煙塵和一片廢墟。劉智通睜大眼睛,看著林昊所立之地已經化作一個大坑,料定其必定是被自己全力發出的靈技嚇破了膽,連反抗都忘了,瞬間被砸成了一團肉醬。

“哈哈哈……我說你……”

正當他仰天長笑之際,忽然感到胸口傳來一陣劇痛,急忙低頭去看,卻見一柄長劍穿心而過,半截沾滿了鮮血的劍刃顫顫巍巍地插在他的胸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