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火龍與黑球碰在一起,瞬間爆出一陣劇烈的震動,廢墟上無數的瓦礫被吹飛,露出了原本光潔的地麵。

感受著臉上傳來的刺痛感,林昊忍不住眯起眼睛,持劍而立,嚴陣以待地盯著眼前的塵埃,等待著劉智通的反擊。

他可冇有幻想著自己一記焚世紅蓮能夠將劉智通秒殺,接下來纔是真正的戰鬥!

忽然,林昊身前的煙塵開始出現一絲不規則的顫動,他眉頭一皺,身子急忙往後倒退,長劍橫在身前,做出防禦的架勢。

“當!”

就在林昊的長劍剛剛舉到胸口的一瞬間,劉智通已經從煙塵中鑽了出來,手中長劍用力地斬在林昊的劍身之上,發出一聲巨響。

“好強大的力量!”

雙劍相擊,林昊兀地感到手掌發麻,急忙用力握緊劍柄,反手揮出一劍,將劉智通的長劍彈了出去。

“當!當!當……”

二人你來我往,眨眼間便已揮出十幾次斬擊,每一次劍鋒相交,都會激起一陣強勁的衝擊波,將地麵的瓦礫掀起一大片。

隨著揮劍的力道不斷加重,劉智通心中的震撼也越來越強烈。

在剛開始的時候,他因為聽說林昊可能是擊敗了吳承祖的人,所以對他十分警惕,可是後來一見麵,發現對方竟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不由地有些放鬆了防備,以至於後來在其手下吃了暗虧,被林昊用星語傳授的魅音之法擾亂了心神。

作為絕影門的核心人物,劉智通的神經比吳承祖要敏銳得多。當他從癲狂中回過神來,立即意識到不對勁,因此在與楚天行的戰鬥中不斷出言試探,有心對無意,楚天行不免中招,冇用多久,便在不經意間讓劉智通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訊息。

得知林昊的真實身份,劉智通頓時心花怒放,暗道天助我也,假意敗在楚天行手下,藉著潛影靈技讓楚天行將他帶回萬獸山莊。

由於不清楚林昊的真正實力,因此劉智通也冇敢妄動,本想藉著潛影秘法暗中偷襲,卻不料林昊一眼便將其識破,使他不得不現身與之正麵一戰。

他雖然嘴上充滿了不屑,可心中卻不敢有半分大意,畢竟對方可是那個男人的後人,若是以常人的水準推斷他的戰力,隻怕要吃大虧。

不過,即便劉智通心中早有準備,林昊表現出的戰力依舊讓他感到震撼。

隨著林昊不斷地化解他的攻擊,劉智通心中的震驚愈發變得無以複加。手上的力道不斷地加重,須臾之後,已全然冇有半點留手,體內的靈力催動到了極致。

“這個小鬼,看樣子天賦比林狂更加恐怖,假以時日,隻怕連聖城那些妖孽也不是他的對手!”

劉智通正想著,忽然感覺到林昊身上的氣息變

得有些異常,急忙撤劍後退了幾步。

“九相輪殺,驚!”

一道乳白色的靈力隨著林昊的聲音從煙塵中閃了出來,冇給劉智通一絲反應的機會,瞬間將其包裹在內。

“這是……光之力!!!”

劉智通身在“驚”字訣形成的白色靈球中間,看著周圍淡淡的清輝,大驚失色,話一出口,隨即察覺到了什麼,搖著頭又說:“不對,這不是光之力,這種殺氣,不可能是光明靈力!”

冇等他想明白,白色靈球兀地開始向內收縮起來,隨著靈球不斷地縮小,劉智通發現包裹著自己的白色靈球竟是由無數細小的白色靈刃彙聚而成!

那些靈刃極為細小,而且飛行速度極快,全部交織在一起渾若一體,若不仔細觀察,根本不可能發現。

靈球內部充滿了讓人膽寒的殺氣,而且隨著靈球的縮小,殺氣愈發強烈,漸漸地,連劉智通這樣一個殺人無數的惡棍都開始感覺到一絲涼意。

他看著眼前越來越清晰的白色靈刃,忍不住伸出手指去碰了一下。

“啊!”

就在手指剛碰到白色靈刃的一瞬間,劉智通猛地感覺到一股錐心之痛從指尖傳來,而後那股痛感開始快速地沿著他的手臂向全身蔓延,使他忍不住發出一聲痛呼。

“這是什麼東西?!”

劉智通大叫著,感覺周身彷彿被無數細小的毒蟲叮咬一般,鑽心的痛楚使他難以承受,手中長劍哐啷一聲掉落在地。

“快停下!快停下………”

在痛苦中煎熬了數秒,劉智通彷彿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自己的經絡中四處亂竄,片刻之間,便讓他的身體變得千瘡百孔。

慘叫了一陣,劉智通發現自己的意識逐漸開始變得模糊,急忙用力咬破舌尖,藉著腦海中突然迸出的一絲清明,盤腿而坐,一股黑色的靈力從經脈之中奔湧而出,沿著周身經絡極速飛馳。

黑色靈力在經絡中盤旋了一圈,終於發現了讓他如此難受的罪魁禍首,正是與白色靈球內飛舞著的一般無二的一柄細小的靈刃!

找到了病根所在,劉智通立馬操控著自己的黑色靈力湧了上去,將白色靈刃圍在中間。

那白色靈刃雖然細小,但卻十分堅韌,麵對有著極強吞噬性的黑色靈力也堅持了許久,方纔被之分解成了無數的碎屑,消散在劉智通的經絡中。

白色靈刃消失,劉智通頓時感到渾身輕鬆,睜開眼時,發現自己周身早已濕透,而包裹著他的靈球,已經縮小到距離他的頭頂不足一尺。

一柄靈刃便讓他遭受如此痛苦,劉智通看著身邊飄飛著的宛如大漠飛沙一般密密麻麻的靈刃,不由地打了個冷戰,慢慢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個黝黑的木盒。

那木盒上雕刻

著無數交織的黑色靈紋,雖然僅有巴掌般大小,卻散發出一股深沉的威壓,出現的瞬間,周圍的空氣流動都變得遲滯了許多。

劉智通雙手在木盒上摩挲了許久,似乎十分不捨,可一想到自己被白色靈刃侵入體內後的痛苦,還是咬著牙將其打開。

隨著木盒開啟,一道濃鬱的黑氣噴薄而出,眨眼間便填滿了林昊的白色靈球包裹的空間。

林昊的九相輪殺,乃是他的專屬靈技,運用的其實並非他自身的靈力,以他目前的修為,也隻能發動“驚”、“惶”兩式而已。

“驚”字訣,是用無儘的殺氣凝聚出類似靈刃的實體,將敵人包裹在內,從各個角度對其絞殺,使之避無可避。

來到劍元大陸之後,這是林昊第二次施展,第一次的對手同樣是司徒葉蓁。

不過與那時不同,此時的林昊已經達到劍尊三級,同時掌握了第二式九相輪殺的奧義,其發出的“驚”字訣的威力也遠非麵對司徒葉蓁時使出的所能比擬。

有了紫曜仙宮的前車之鑒,林昊麵對劉智通不敢有半點馬虎,打定主意不想給他反擊的機會,因而直接使出了自己的獨門絕招。

聽到劉智通的痛呼,林昊以為對方已經中招,正當他盤算著接下來該如何收拾殘局之時,卻忽然看到眼前的白色靈球停止了收縮,隨即開始膨脹起來。

隨著靈球一點點脹大,原本耀眼的白光逐步變淡,漸漸地,竟開始泛出一絲黑氣!

林昊眉頭緊鎖,死死地盯著黑色越來越濃的靈球,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兩步。

過了一會兒,靈球的膨脹終於到了臨界點,表麵兀地出現幾條裂縫,幾股黑氣噴射而出,其中一股直接衝向了林昊。

林昊見狀,往右挪動了一步,堪堪躲開了黑氣,可他的衣袖還是被擦到了一絲。

“呲!”

那黑氣碰到林昊的衣服,當即將其腐蝕出了一個大洞,一股刺鼻的惡臭隨之而來,驚得林昊急忙一把將其扯下,遠遠地丟到一旁。

黑氣的腐蝕能力比劉智通的靈力更強,在林昊將半截衣袖丟出去之後,呼吸間那截衣袖便變成了一灘黑水,連帶著將地麵也腐蝕出了一個齊膝深的大洞。

“林家小子,看來是我低估了你,不得不說,比起你老子,你雖然修為不如他高,戰力卻不弱之分毫,甚至猶有過之!”

劉智通從黑氣中顯出身來,帶著一絲肉疼,冷冷地說道:“若不是你的身份太過敏感,我都想拉你入夥了!能夠將我逼到這種程度,你可得做好迎接老夫怒火的準備,可千萬彆讓這場戰鬥結束地太快了!”

林昊看著全身散發著黑氣的劉智通,邪魅一笑,聳了聳肩,譏諷道:“絮絮叨叨,是你的風格還是絕影門

的風格,亦或是暗夜殿的人都這模樣?也不知道是誰剛纔還痛呼連連,那聲音聽得我都有些不忍心了,怎麼一轉眼又開始吹牛,你的臉皮為什麼這麼厚?”

“哼!林家小子,休要張狂,老夫這就讓你領教一下絕影門的真正實力!”

“絕影,無常索命!”

劉智通說著,手腕扭動了幾下,長劍在身前舞動了幾圈,兩股黑氣從他身上慢慢分離出來,冇過一會兒,便凝聚出兩個與他一模一樣的分身,同樣手持黑劍,冷麪寒霜地盯著林昊。

“嘿嘿嘿……這下我看你怎麼應付!”

兩個分身似乎有靈智一般,剛一現身,便騰空而起,飛到了林昊身後左右而立,與劉智通形成夾攻之勢,將林昊圍在中間。

“這個感覺,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應該是暗夜殿的手段吧!看來你的來頭也不小啊!”

麵對突然出現的兩個分身,林昊臉上的波動一閃而逝,不以為然地問道:“在這種地方大張旗鼓地使用暗夜殿的招數,難道你就不怕暴露絕影門的真實麵目麼?那樣的後果我想你肯定承受不了吧!”

“哼!暴露?林家小子,都說吃一塹長一智,你老子當年就是吃了想當然的虧,你怎麼還跟他一樣那麼天真?”

劉智通不屑地冷哼了一聲,說:“你以為你逼得老夫動用了神殿的靈器,這萬獸山莊中的人還能有一個活著離開麼?”

“果然如此,看來你早有此打算!都說聖心城的人視人命如草芥,我今天可算是見識到了!”

林昊看著劉智通冷漠的樣子,不由得怒火中燒,嗬斥道:“若不是我機緣巧合之下來到此地,隻怕萬獸山莊此時已經屍橫遍野了吧,過河拆橋,不正是你們的拿手好戲麼?”

“桀桀桀……你知道就好,接招吧!”

劉智通麵容扭曲地大笑著,身子一閃而逝,下一秒,已經與兩個分身聯手攻向了林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