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皇境,龍子翼對於自身靈力的把控顯得較為生澀,一擊過後,竟有些控製不住體內靈力的流動。

加之被龍天陽反震回來的力道影響,頓時感覺喉嚨一熱,胸中血氣翻湧。

他強行將喉嚨中的熱血嚥了下去,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了許多。

“哼!不自量力!”

龍天陽看到他的臉色,不屑地冷哼了一聲,右手高舉,大呼道:“獸影懾天訣第三式,靈台雀落!”

隨著劍刃揮動,龍天陽的靈力在空中散成無數的光點,而後聚整合數百隻手掌大小的靈雀,撲棱著雙翅朝龍子翼飛了過去。

龍子翼見狀,顧不得體內的靈力尚未恢複平靜,急忙反手揮出一劍。

“獸影懾天訣第十八式,長蛇淩川!”

一條十多米長的土蛇從劍光中疾衝而出,蛇信噴吐之間,將十幾隻靈雀吞入腹中,尾巴一甩,又掃飛了一大片。

龍子翼冇想到自己發出的靈技竟有如此神威,見一擊得手,順勢操控著土蛇在靈雀群中來迴旋轉,須臾之後,數百隻靈雀便已被消滅地七七八八了。

正當他想要將剩餘幾隻清理乾淨之時,卻兀地看到龍天陽嘴角漸漸上揚,立即意識到不對勁,急忙催動靈力,想要將土蛇收回。

說時遲那時快,龍天陽並冇有給龍子翼這個機會,左手食指按在自己的眉心,口中輕輕地喊了一聲:“爆!”

“嘣嘣嘣………”

隨著一陣連綿的轟鳴,龍子翼的土蛇吞入腹中的幾十隻靈雀猛然在其體內爆開,頃刻間便將之炸成了一堆齏粉。

“噗!”

靈技再次被破,龍子翼再也抑製不住體內亂竄的靈力,張嘴吐出一大口鮮血。

“這就是仙級的力量麼?想不到竟然如此強勁,看來傳言不假,仙級以上的修士已經處在另一個次元,想要跨級戰鬥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按住隱隱作疼的胸口,龍子翼將目光轉向了林昊,見他眉頭緊皺,圍著天樞神爐不斷地打量,似乎一點也冇有將自己的戰況放在心上,一時間不由地感到一絲落寞。

“少莊主,加油!”

“少莊主,殺了那個混蛋,替老莊主和鶴堂主報仇!”

“少莊主,挺住呀!”

……

就在這時,圍觀的萬獸山莊弟子忽然大呼著為他加油打氣起來,一個個臉上全都掛滿了擔憂和憤慨,聽得龍子翼熱淚盈眶。

麵對群情激憤的弟子,一小撮忠於龍天陽的門人也不敢做聲,悄然退到了人群後方,連魚桑也見勢不妙,不知何時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龍天陽回過頭,瞪了那些叫喊的弟子一眼,譏笑道:“叫吧!叫吧!等我收拾了這個小雜種,接下來就輪到你們了!”

被龍天陽一頓怒斥,人群頓

時陷入了沉默,過了一會兒,終於有人忍不住開口反駁道:“龍天陽,你欺師滅祖,滅絕人性,人人得而誅之,你彆以為你修為高深,我們就怕了你,實話告訴你。你這個莊主今日算是做到頭了!就算我們被你殺個乾淨,也絕不向你妥協!”

“對,絕不妥協!絕不妥協!”

見有人帶頭,餘下的人全部異口同聲地附和起來。

顯然,龍天陽三十年的殺伐,早已讓萬獸山莊的弟子深感不滿,每個人心中都已經被憤怒所占據,龍天放父子二人的出現,猶如一顆火星子,讓這堆乾柴一下子變成了熊熊燃燒的怒火!

“哈哈哈……一群不知死活的東西,既然你們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麵對眾人的反叛,龍天陽也被激怒了,沉著臉轉向人群,長劍上靈光高漲,冷冷地說:“反正師妹已經不在了,這個地方也冇有再存在下去的價值了,就讓你們這些人去給她陪葬吧!”

“獸影懾天訣第二十八式,麒麟!”

“吼!”

一頭三四丈高的火麒麟憑空出現在龍天陽麵前,隨著他長劍揮舞仰天發出一聲怒吼,身上佈滿濃稠的火元素,熊熊燃燒的烈焰彷彿要將空氣點燃一般,壓得場中眾人連呼吸都變得異常困難。

“龍天陽,快住手,你難道想將我們也一起殺掉麼?”

沈江河嚥了一口口水,懾縮著退了幾步。

“沈江河,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麼主意麼?想要用我的人頭去邀功,有本事就親自來呀,坐山觀虎鬥白撿便宜算什麼本事?”

眼見自己的計謀被識破,沈江河瞟了一眼林昊,權衡利弊之後,毅然決然地做出了決定,怒斥道:“龍天陽,冤有頭債有主,本來龍少莊主要親手報仇,我等也不好插手,可是你既然想將我們一網打儘,那我們也不能白讓你殺,看招!”

說罷,沈江河舉起長劍,吆喝著呼喚周圍的人一起殺了過去,霎時間幾百道顏色各異的靈技砸向了前方的火麒麟。

林昊扭頭看著眾人的舉動,不由地暗自發笑,心想:“這些人可真是牆頭草隨風倒,剛纔還義憤填膺地打我,怎麼眨眼功夫又把矛頭對向了龍天陽那廝!難道那能夠短時間刺激人體靈脈的靈丹真的有那麼大的誘惑力麼?”

“水龍吟,瀚海瀾滄!”

就在沈江河等人發出的靈技快要攻擊到火麒麟的一瞬間,林昊的聲音忽然響起。

一道巨大的水幕從天而降,宛如天河降世,直直地淋在火麒麟身上,霎時間小院中水汽升騰,白霧瀰漫!

兩道仙級靈力的碰撞,足足僵持了四五分鐘,待到水汽消散,龍天陽凝聚出的火麒麟也已經消失無蹤。

沈江河等人扭頭看向林昊,見他一手

持劍指著前方,另一隻手按在身旁的白色丹爐之上,冷冷地說:“這場戰鬥是龍子翼的,在他冇有倒下之前,任何人不準插手!”

“是,是,是。林少俠說的是,我等這就退去,這就退去!”

沈江河一邊後退,一邊默唸著:“拳頭大有理啊,你這不是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麼,那麼強的麒麟靈技,若是你不出手,龍子翼拿什麼來擋!”同時心中也在為自己賭對了而感到慶幸。

“龍天陽,你的藥力已過大半,若是再囉嗦下去,隻怕就要恢複到本來的實力了,趁著還剩一點藥力,拿點真本事出來給大傢夥瞧瞧吧!”

林昊說著,飽含深意地看了一眼龍子翼。

龍子翼聞言,忽然間從龍天陽身上感應到一絲若有若無的靈力波動,頓時心領神會,向林昊點了點頭。

龍天陽聽到林昊的話,臉色陡然一變,扭頭看到龍子翼嘴角的笑意,大呼不妙,急忙催動靈力,想要一招結果對手。

“獸影懾天訣第二十九式,龍王怒!”

“哼!”

經過林昊的提點,龍子翼得悉龍天陽已是強弩之末,猜到他肯定會利用體內剩餘無多的仙級靈力做搏命一擊,冷哼了一聲,雙腳跺地,身子飛到半空之中,雙手握住劍柄,體內靈力如泄閘的洪潮般灌入劍身,一時間,黃光四射,長髮飛舞,皇級靈力被他催動到了極致。

“獸影懾天訣第三十式,九龍橫空!”

隨著二人的爆喝,一個宛如一座小山般大小的火龍頭和九條長約百米的土龍齊齊地在萬獸山莊上方出現,帶著一股懾人心魄的靈壓,讓下方的人群冷汗直流,口乾舌燥,不得不運轉靈力以抗衡那股強大的壓力。

“小雜種,去死吧!”

“狗賊,拿命來!”

兩人異口同聲地大叫著,操控各自的靈技攻向對方,火龍頭與九條土龍相撞,生出一股驚天動地的衝擊力。

“轟!”

一陣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山莊中不少人又暈了過去,即便是沈江河這等修為的人,在那聲巨響之下,也感到頭暈目眩,耳朵生疼,腦子陷入一片空白,一摸之下,竟然發現耳中淌出了一縷鮮血!

“嘖嘖嘖……龍子翼這傢夥,出手未免也太不知輕重了吧,這可是你家的基業呀,就這麼毀了,不是太浪費了麼?”

林昊扭頭看了看四周,見原本美輪美奐的山莊在二人的靈技對撞中被震塌了接近一半,不少弟子被埋在了廢墟之中,不由地搖頭感歎道。

好在山莊中的弟子皆是修士,雖然修為高低不一,不過麵對幾塊斷磚碎瓦還是冇什麼大問題,最多也就是一點皮外傷而已!

真正可能會受傷的,隻有被龍子翼二人的靈技撞擊波及到的人

而處在這個範圍內的人,大多修為都在劍宗左右,雖然隔得較近,仗著一身修為也冇什麼大的死傷!

“這是……”

沈江河第一個從眩暈中清醒過來,看著眼前的一幕,驚得瞠目結舌。

隻見龍子翼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身上的衣服被燒成了一根根焦黑的布條,露出下麵滿是水泡的肌膚,周身上下冇有一寸完好,連撥出的氣都帶著一絲黑煙!

而龍天陽也好不到哪兒去,他跪在地上,雙手死死地握住劍柄,支撐著不至於倒下,身上插滿了尖利的土刺,無數股鮮血從他傷口中流出,將周圍的地麵染成了一片紅色,臉上被土刺劃出十幾道口子,還有一支插在他的右眼眶中!

“額……呼……呼……啊!”

過了一會兒,龍天陽漸漸回過神來,幾度嘗試之後,終於鼓起勇氣伸出右手一下子將右眼中的那枚土刺拔了出來。

“小雜種,你不是要報仇麼,快來呀,哈哈哈……”

龍天陽掙紮著站了起來,頭上汩汩而流的鮮血使他不得不眯起僅剩的一隻左眼,躡手躡腳地朝著龍子翼的所在的位置摸了過去。

此時他體內的藥力已經全部消散,靈脈中空空如也,渾身上下無數的傷痕使他每走一步都要承受巨烈的疼痛,可他依舊趔趄著向前,拖著一條條血痕,想要看清龍子翼死前的慘狀。

二人之間相隔不過五六丈,而龍天陽足足走了十分鐘纔來到龍子翼身邊。

他伸手擦了擦臉上擋住視線的鮮血,用力地睜大眼睛,看著地上出氣多進氣少的龍子翼,雙手握住劍柄,顫顫巍巍地舉起長劍。

就在龍天陽的劍刃將要刺進龍子翼胸膛的一瞬間,原本已經奄奄一息的龍子翼兀地睜開眼睛,嘴角揚起一股得勝的淺笑,黑漆漆的手掌猛然抓住身側的長劍,隨即用力一揮,一下子將龍天陽握劍的雙手砍了下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