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送老莊主與鶴堂主往生極樂!”

看著痛哭失聲的龍子翼,百多名萬獸山莊弟子不約而同地跪倒在地,齊聲大呼道。

一時間,舉莊上下哭聲四起,呼嘯的狂風捲起一團團雪花,為所有人戴上了白冠,彷彿是在為兩個相知卻不能相守的人送行一般。

連沈江河等外人也被這股瀰漫的悲涼氣氛所感染,全都頷首默哀。

一為鶴翎對龍天放的堅守,二為龍子翼的淒苦身世。

兩人超乎常人的堅毅和執著,使得即便是身為覬覦者的一眾絕影門追隨者也深感動容。

“噗!”

就在眾人沉浸在悲傷中時,林昊忽然從一堆瓦礫中鑽了出來,他張嘴吐出一口塵土,不斷地拍打著身上的泥屑。

“主人!”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龍子翼首先回過神來,像是找到了救星似的幾步跑到林昊身前,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抱著他的大腿委屈地哭訴起來:“主人,我父親他......他......嗚嗚嗚......”

沈江河等人見狀,心中皆是無比驚異,暗自揣測著林昊究竟是用什麼方法躲過了龍天陽那一記龍王怒。

“子翼,起來吧,我都知道了!”

林昊伸出雙手攙起龍子翼,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龍莊主與鶴堂主為了萬獸山莊飽受煎熬,能夠攜手步入黃泉路,對他們來說也算是一種解脫,天可憐見,他二人生時未能相守,死後能夠相伴,未嘗不是一件幸事!”

“隻是,父親他......”

龍子翼指著龍天放和鶴翎的屍身,一句話冇說完便又開始啜泣起來,宛如一個無依無靠的小孩,在迷途中找不到歸路,顯得無助極了。

林昊看著龍子翼的樣子,心中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的父親。

龍子翼身世縱然可憐,可好歹與龍天放還相聚了兩天,而他呢,連自己父親長什麼樣都冇見過!

回想起自己過去十幾年之中幾乎日日都要與死神擦肩而過,分分秒秒經受著死亡的威脅,麵對無儘的煎熬,他一度被肩上的擔子壓得喘不過氣,無數次想要選擇放棄,可一想到家族的榮耀和使命,他隻能咬著牙重新站起來,獨自一人走進地獄之中,接受命運的風暴洗禮!

日複一日,終於達到了現在的境界,可敵人的強大依舊讓他不敢也不能有半分鬆懈,慢一步,錯一分,迎接他的便是萬劫不複!

“哭吧!哭吧!”

察覺到自己腦海中的念頭越來越多,林昊急忙甩了甩頭,而後深吸了一口氣,低喝道:“你哭得再淒慘些,或許就能把害你父親和鶴堂主的罪魁禍首直接哭死了!你要是還有力氣,便去殺了那個害死他們的凶手,彆像個娘們一樣在這裡丟人現

眼!”

說罷,林昊直接一腳踹開了龍子翼,口中喘著粗氣,臉色脹得通紅,甚至眼中還有一絲血色。

感應到自己體內血氣不斷地翻湧,且隱有愈演愈烈的趨勢,林昊急忙盤坐在地,調動體內的靈力沿著周身經絡緩緩地運行,慢慢地將那些躁動紊亂的靈力一點點地重新吸入正常的運行軌道之中。

須臾之後,林昊的臉色纔開始慢慢恢複正常,呼吸也不再急促,他睜開雙目,眼中血色褪去,重新變得清明。

“好險!想不到我居然會被這個臭小子搞得心神失守,險些走火入魔!”

林昊拍了拍胸口,暗自慶幸自己反應及時,否則後果隻怕不堪設想。

“龍天陽,你還我父親和鶴師叔的命來!”

經過林昊的一番怒罵,龍子翼也回過神來,他擦了擦臉上的淚痕,舉劍向龍天陽大叫道。

此時龍天陽依舊癱坐在地,神情無比落寞,聽到龍子翼的怒吼,木訥地轉過頭來,隨意地說:“師妹已經死了,我一個人活著還有什麼意思?不如你一劍殺了我,讓我隨她而去吧!”

“呸!”

龍子翼不屑地啐了一口,罵道:“你這個狗賊,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鶴師叔活著不會多看你一眼,死了更加不會,我看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再說了,你壞事做儘,死後一定會下十八層地獄,怎麼可能還有機會驚擾到鶴師叔,做夢吧!”

“不!不會的!”

龍天陽聞言,頓時變得十分驚恐,大吼著站了起來,說:“我對師妹那麼好,她一定會感動的。對......對......對,她一定會感動的。”

說著,龍天陽兀地看到鶴翎與龍天放齊肩躺在地上,眼中升起一股慍怒,吼叫著走了過去:“龍天放,你快放開師妹,你這個廢物,我不許你碰她!”

“你想乾什麼?父親與鶴師叔已經走了,我不許你再去打擾他們!”

龍子翼見狀,急忙閃身到龍天陽身前,舉起長劍攔住了他的去路。

卻不料龍天陽渾然不顧,直接伸出右手抓住龍子翼的劍刃用力一扯,在其猝不及防之下,一下子把長劍奪了過去。

龍子翼大驚失色,右腳一蹬,身子借勢前傾,右手握住劍柄往回一拉,將長劍從龍天陽手掌中抽了出來。

手掌被鋒利的劍刃劃出兩道長長的口子,強烈的痛感瞬間讓龍天陽的神智清醒了一些,他抬起頭看著龍子翼身上升騰的靈光,慢慢想起了剛纔發生的事。

“龍家小兒,你有龍天放那個廢物的靈力在身,在場所有人中除了你之外皆與凡人無異,就算你想要將我們全部殺之而後快也冇人攔得住你,要是想報仇的話,儘管來吧,我絕不反抗!”

“你......”

龍子翼冇想到龍天陽在清醒之後轉變如此之快,看著他一臉邪魅地笑意,一時語塞。

龍天陽言外之意,便是要激他解開禦天之陣的封印,讓他與他正麵一戰,這一點,龍子翼自然心知肚明。

在他看來,自己獲得了父親通過獻祭生命施展鬥轉星移注入的畢生靈力,若是不能正麵堂堂正正地擊敗仇敵,簡直就是給萬獸山莊抹黑。

可是一旦他撤去禦天之陣,龍天陽便會恢複仙級實力,他即便在得到龍天放的靈力後已經突破皇級,也不可能是龍天陽的對手。

如此一來,龍子翼頓時左右為難,不知如何取捨,隻得將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林昊。

“子翼,身為劍士,在踏入求道之路的一刻,便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無論敵人強弱,於我皆為螻蟻,我自為劍,斬破萬千道法!”

林昊嚴肅地看著龍子翼,浩氣凜然地說道:“你首先是一名劍士,然後纔是萬獸山莊的少莊主,今日龍莊主想要與你一決生死,你若退懼,就算能夠報得血海深仇,餘生也再難在劍道之途上有半分進境,橫豎不過一死,何足道哉!”

林昊的話對於龍子翼猶如當頭棒喝,使他豁然開朗,手中長劍一揮,挑起身後龍天陽的劍拋了過去,說道:“龍天陽,你我之間仇深似海,今日我便以我父子二人的靈力與你全力一戰,不死不休!”

說罷,龍子翼反手將長劍插入地麵,而後咬住右手食指,以自己的鮮血為引,捏出一個法訣,喊道:“禦天之陣,解!”

隨著龍子翼話音一畢,覆蓋在萬獸山莊四周的氣牆眨眼間消散不見,眾人頓時感到體內的靈力重新變得活躍起來。

“哈哈哈......古語有雲:有其父必有其子,龍家小子,你跟你那個廢物老子可真是蠢到一路去了!”

恢複了對體內靈力的掌控,龍天陽頓時變得驕縱起來,扭頭看了看林昊,說:“還有你,林昊,一個小雜種叫了你幾聲主人,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區區劍尊也敢妄言大道,真是大言不慚。若不是你們出現,師妹怎麼會身首異處,老子今天一定要將你們碎屍萬段,以泄我心頭之恨!”

一旁的人群看著龍天陽猙獰的笑容,無不扼腕歎息,紛紛埋怨龍子翼太過莽撞,輕易便解開了禦天之陣。

“哎呀!這個龍少莊主怎麼這麼糊塗,龍天陽那麼明顯的激將法,他居然都能中計,唉!”

“就是啊,本來在這陣法內隻有他能使用靈力,龍天陽在他麵前簡直就是案板上的肉任他宰割,現在倒好,情況瞬間逆轉,連我們這些人都要跟著遭殃了!”

“龍子翼蠢也就罷了,怎麼那個林昊也冇有腦子,難道他以為能夠在龍天陽一記龍王怒下

逃出生天,便代表他能夠戰勝對方了麼?”

......

眾人之中,隻有沈江河此時還算鎮定,他眼見林昊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似乎一點冇有為龍天陽恢複仙級實力而感到擔憂,便笑著說道:“諸位稍安勿躁,你們也不想想,一個能夠以劍尊級的修為施展出足以抗衡仙級戰力的人,真的會如你們所說的那麼不堪麼?好好看戲吧!”

聽到沈江河的話,眾人頓時沉默了,細想之下,覺得言之有理,便也不在說話,全都目不轉睛地看向場中對峙的二人。

“子翼,你儘管全力迎戰,若是死在他的手下,萬獸山莊的血仇便由我為你報了!”

林昊說罷,沉下身子,雙手伸到身邊的天樞神爐底部,用力地將其從地麵抬了起來,慢悠悠地走到了一旁,也不管場中局勢如何,自顧著圍著天樞神爐細細地觀察起來。

“龍天陽,來吧!”

得到林昊的允諾,龍子翼頓時吃下了定心丸,霎時間靈脈全開,提著褐色的長劍一躍而起,朝著龍天陽攻了過去。

“哈哈哈......小雜種,三十年前讓你逃過一劫,今天看你還往哪兒逃!老子現在就送你下去與你家人團聚!”

龍天陽見狀,仰天長笑了一聲,雙腳跺地,身體陡然間變成了赤紅的火靈之體,手中長劍被濃鬱的火元素引得發出一陣陣顫鳴。

“獸影懾天訣第七式,猛虎!”

“獸影懾天訣第七式,猛虎!”

隨著兩聲大吼,一黃一紅兩頭碩大的靈力聚成的老虎在半空中撞在一起。

“轟!”

伴隨著一聲刺耳的轟鳴,一道巨大的衝擊波在空中盪開,圍觀的人群感受到一股強大的衝擊力迎麵而來,齊齊地倒退了幾步。

不少修為較低的劍士直接被震倒在地,連著翻滾了幾圈才停了下來。

更有甚者,在一皇一仙兩名頂級強者的靈力對轟中被震暈過去,口鼻鮮血直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