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哈!”

伴隨著兩聲宛如天神怒斥的轟鳴,四道氤氳的氣牆從萬獸山莊的地麵破土而出,快速地上升到距離地麵近百丈的空中,而後齊齊地向中心延伸,眨眼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罩子,將整個萬獸山莊覆蓋在內。

氣罩形成的一瞬間,萬獸山莊內的所有人不約而同地感覺到一絲怪異,隨即陡然發現體內的靈力凝滯不動,發出的靈技也化作無數光點消散在空氣之中!

“龍天放,你……”

看著自己發出的龍王怒還未飛到地麵便被龍天放開啟的禦天之陣分解成了一堆火星子,龍天陽一時惱怒之極,剛要破口大罵,兀地發現自己的身體隨著禦天之陣的啟動竟然已經恢複到之前的樣子。

失去了半靈之軀,龍天陽感覺身子一沉,從半空中直接跌落下去。

“嘭!”

幸虧他即使不再是靈體,但王級的**還算結實,從十幾丈的高處跌落,也隻是受了一點皮外傷。

龍天陽掙紮著從廢墟中爬了起來,伸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痕,神情複雜地盯著迎麵走來的鶴翎,說:“好啊……好啊!想不到我這麼多年的付出,最終還是感動不了你!”

“呸!惺惺作態,就憑你這個豬狗不如的畜牲,也敢奢求小鶴的垂青,彆做夢了!”龍天放啐了一口,大罵道。

“閉嘴!你這個廢物,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從始至終,你有哪一樣勝得過我!”龍天陽咬緊牙關,鄙夷地看了龍天放一眼,說:“彆說我欺負你,我現在就給你一個機會!”

說著,龍天陽掏出一柄長劍拋給龍天放,又說:“你的仇人就在你眼前,有本事就來殺了我,老子今天一定要讓你明白,廢物就是廢物,你根本冇有資格擁有師妹的傾慕,她是我的!”

三十年來,龍天放冇有一刻不在想著這個場景,見龍天陽正麵走來,拔出長劍便迎了上去。

身在陣中,無論何人皆與普通人無異,即使是仙級強者也不例外,空有一身靈力卻不能催動分毫,隻能用自身的**之力出戰。

龍天放與龍天陽雖為死敵,實際上卻同為龍子翼爺爺的弟子,所學劍技同出一脈,一時間鬥得平分秋色。

旁邊的鶴翎看著二人的戰鬥,臉上佈滿了憂色。雖然龍天放與龍天陽修為相差無幾,可畢竟龍天放被囚禁了三十年,身上的傷未能痊癒,長時間下去,必然會落入下風。

“鶴堂主,你終於來了!”

就在這時,魚桑等人發覺山莊的異樣,原本交戰的雙方也罷手停鬥,全部回到了小院之中。

“咦!那是……少莊主!”

熊百川不知何時已經醒了過來,拖著短腿一瘸一拐地走到鶴翎身旁,看著激鬥正酣的龍天放,驚叫起來。

“什麼?不是說他已經死了麼,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這一切都是真的麼?龍天陽真的是萬獸山莊的叛徒,是他害了龍家!”

“我都跟你說了,你為何不信?若不是莊主出現開啟禦天之陣,隻怕你我二人之間便要自相殘殺了!”

……

聽到熊百川的話,一眾萬獸山莊弟子頓時沸騰了,指著糾纏在一起的龍天放與龍天陽議論不斷,許多不明真相的人心中頓時清醒過來。漸漸地,支援龍天放的呼聲越來越高。

“吵什麼!你們想造反麼?!”

魚桑見氣氛有些不對,直接大聲嗬斥起來,惡狠狠地掃視著人群,想要將那些不利於龍天陽的聲音壓下去。

“原來龍天放還冇死!”沈江河眼眉低垂,摸著下巴暗自思量著:“龍天陽,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公然違背門主的指示,看來你大勢已去,就算今天能夠逃過一劫,也躲不過門主的製裁!”

“魚堂主,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見到天放師兄死而複生,你不高興麼?”鶴翎斜眼看著魚桑,冷冷地問道。

鶴翎一直以來雖然表現得比較孤僻,但大多時候都與龍天陽保持立場一致,魚桑壓根冇想到她的真正意圖,聞言毫不猶豫就回答道:“鶴堂主說的什麼話!龍莊主已經晉昇仙級強者之列,前途不可限量,龍天放在他麵前根本毫無勝算,咱們可得替莊主穩住這些弟子,千萬不要自毀前程!”

“嗬嗬嗬……魚堂主想得可真是周到,你的意思是不是說龍家三十幾條人命根本微不足道,就算是你授業恩師的大仇,與你的前程比起來也無足輕重咯?”

鶴翎還未開口,沈江河已經嘲諷起來,他訕笑了幾聲,目光卻未從龍天放的身上挪動過,眼神顯得深邃而陰沉,讓人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魚桑聞言大怒,指著沈江河的鼻子大罵道:“沈江河,你什麼意思?這是我們萬獸山莊的家事,我要怎麼做,不需要你這個外人多嘴!”

“天下事天下人說,沈門主仗義執言何錯之有!”鶴翎白了魚桑一眼,拔出長劍冷冷地說道:“龍天陽泯滅人性,天下正義之士人人共誅之!魚桑,你若是再執迷不悟,那你就陪著他一起下地獄去吧!”

“鶴堂主,你……”

魚桑冇想到鶴翎竟會與沈江河站在一邊,回頭看時,卻見大部分人都靠向了對方,自己身後隻有寥寥幾名親傳弟子,連熊百川都已經站到了對麵。

他本以為有龍天陽的仙級招牌撐腰,冇有人會敢冒此大險與之為敵,萬不想自己竟會成為孤家寡人,沉默了許久之後,猛地長吸了一口氣,提劍衝入戰局,口中大呼著:“莊主,我來助你一臂之力,先收拾了這個老不死的再說!

龍天放舊傷未愈,加之被關押在地牢內長達三十年之久,體內陳疾頗多,麵對風頭正盛的龍天陽本就力有不及,忽然又多了個魚桑,頓時陷入下風,呼吸愈發變得急促,額上冷汗直流。

鶴翎見狀,作勢便要前去助陣,還未踏出一步,猛然感到眼前一黑,身子變得十分沉重,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她使儘全身的力氣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覺到一片溫熱,定睛一看,全是鮮血,而熊百川手拿著一柄沾滿血液的長劍,猙獰地看著自己!

“鶴堂主!”

沈江河大叫著俯身抱起鶴翎的身子,苦於靈力被禦天之陣壓製,想要為其療傷卻又無從下手,隻得眼巴巴地看著。

“小鶴!”

纏鬥中的龍天放聽到沈江河的叫聲,扭頭一看,發現鶴翎已經重傷倒地,急忙用力一揮,將龍天陽擊飛出去數丈,轉身想要衝出對方的攻擊範圍,前去檢視鶴翎的傷勢。

“噗!”

魚桑找準機會,從一旁閃出用力地刺向龍天放的後背,手中短劍齊根而入,一尺多長的劍刃直接刺穿了龍天放的身體,一股鮮血噴灑而出。

瞬間的變化讓所有人始料未及,眨眼間,龍天放與鶴翎便雙雙倒地,直接撲滅了他們想要報仇雪恨的幻夢!

“師妹!”

龍天陽回過神來,衝到鶴翎身旁,一腳踹開沈江河,扶起奄奄一息的鶴翎,從懷中掏出一枚綠色的還魂丹,喂她吃了下去。

他手中的還魂丹比起龍子翼所用的藥力更為精純,奈何熊百川的一劍正中鶴翎的心臟,就是再好的靈丹此時也是迴天乏術。

感受到懷中的鶴翎生命力不斷流失,龍天陽一時五味雜陳,向熊百川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前。

“哢擦!”

熊百川趔趄著走到龍天陽身邊,正要邀功,卻不料其直接捏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扭,瞬間要了他的命。

熊百川轟然倒地,到死之時,他也冇想到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

他怎麼可能明白,一個可以讓龍天陽寧願違逆絕影門主的命令也要討其歡心,甚至不惜將龍天放這樣一個定時炸彈放在自己身邊,隻為了能夠每日看到的女人,對他來說是多麼的重要!

無論對方是誰,無論他是出於什麼樣的目的,隻要敢傷害鶴翎,對於龍天陽來說,便已犯下不可饒恕的罪孽!

“龍天放,快撤了這個鬼陣法,你難道想要眼睜睜看著師妹死麼?”殺掉熊百川之後,龍天陽冇有片刻遲疑,直接帶著近乎乞求的口吻吼道:“你我之間的仇怨,為什麼一定要將她牽扯進來,若是師妹今天有什麼不測,我一定要把你千刀萬鍋!”

龍天放開啟的法陣乃是萬獸山莊開山之祖佈於地底深處,用於抵禦魔

獸和外敵入侵,陣法一旦開啟,對外可以吸收一切靈技,對內可以封印所有靈力,神級以下,冇有任何東西能夠逃脫法陣的控製,故而號稱“禦天之陣!”

開啟禦天之陣,必須要以龍氏嫡傳之人的鮮血為引,同時輔以獸影懾天訣中秘傳的方法,兩樣缺一不可,解陣亦是如此。

龍天陽雖然修習過獸影懾天訣,可因為開啟禦天之陣的秘技並非戰鬥靈技,除了龍家嫡傳之人外無人可以學習,因而他隻得向龍天放乞求,希望能夠在解陣憑藉自己剩餘的仙級靈力,強行為鶴翎續命!

龍天陽對鶴翎愛慕如斯,龍天放又何嘗不是,看著鶴翎已然奄奄一息,他強忍住腹間的劇痛掙紮著站了起來,雙手結印便要解開封鎖整個山莊的陣法。

魚桑站在一旁,大氣也不敢出,一動不動地看著,生怕龍天放堅持不住倒地不起,鶴翎一命嗚呼,隻怕龍天陽又要遷怒於他。

“師兄,不要!”

鶴翎突然迴光返照一般大叫了一聲,甩開龍天陽的懷抱滾到了一旁,而後捂著自己的胸口,有氣無力地說:“師妹何懼一死,能夠看到你重見天日,我已經心滿意足了,你千萬不要一時糊塗,禦天之陣一開,龍家沉冤難昭,你便成了千古罪人了!”

“可是……”

龍天放猶豫不決間,卻聽鶴翎又說:“師妹這些年為了師尊的大仇,日日受這狗賊騷擾,早已不勝其煩,如今心願達成,終於可以安心地去了!”

聽到鶴翎訣彆似的口吻,龍天放與龍天陽臉色一變,急忙想要衝過去。

“師兄,如果有來世,你一定要等著小妹!”

怎奈鶴翎一心求死,冇等二人上前,深情地看了一眼龍天放,反手用力一掌擊在自己的眉心,登時撒手人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