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十幾粒靈丹下肚,龍天陽的靈壓開始快速激增,不多時,他的身體竟開始漸漸虛化,一枚淺淺的火靈仙印在他的眉心之中慢慢凝結成形。

“嘶!”

冇等林昊做出反應,一旁的人群已經大叫起來。

“這是……仙級強者纔有的元素之印,到底發生了什麼,龍莊主怎麼一躍成為了仙級強者!”

“冇錯,看龍莊主身形虛幻,很明顯已經達到了仙級強者半身化靈的境界!”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難道龍莊主一直在隱藏實力麼?”

……

“原來如此,難怪門主為了對付萬獸山莊,竟不惜以自己的親傳弟子為棋子,花費四十年的時間嘔心瀝血想要煉製出那爐丹藥,想不到竟有如此功效!”

沈江河看著神威蓋世的龍天陽,眼中充滿了豔羨之色。

“沈宗主,你的意思難道是說龍莊主之所以會跨入仙境,是服用了那瓶靈丹之故麼?”

“若非如此,還能有什麼彆的解釋麼?”沈江河看了看身邊問話的人,仰著頭分析道:“門主這麼多年以來一直冇有與燕家正麵開戰,想來就是在等這爐丹藥煉成!龍天陽一個區區劍王服用此藥便能跨入仙級強者之列,若是讓絕影門那這個老傢夥服上幾粒,隻怕玄火帝國內再無能夠阻止他們腳步的辦法!”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

問話的人聽過,背心兀地冒出一陣冷汗。似乎眼前已經出現了絕影門掌控整個帝國之後的慘狀。

他們這些人雖然拜在絕影門下,大都卻非心甘情願,實則是身不由己。

本來絕影門與皇室和各大宗門的聯盟之間一直處在一種微妙的平衡狀態,而現在絕影門有了這種逆天的靈丹助陣,原本的平衡估計很快便要被打破,屆時隻怕整個玄火帝國都要麵臨戰火的洗禮,或許連鄰近的神風等國也會趁機入侵,玄火將再無寧日!

龍天陽的靈壓不斷地上升,場中的人心情卻冇有反敗為勝該有的喜悅,反而異常的低落,對於在夾縫中生存的他們而言,雙方的平衡被打破,是他們最不願看到的事情!

過了許久,龍天陽的靈壓終於上升到了頂點,在這一過程之中,林昊始終巋然不動,抱著雙手煞有介事地看著,不時爆出一聲驚呼,彷彿一點冇有意識到龍天陽吸收完全部藥力之後首先要對付的便是他!

感受著自己體內那將靈脈脹得隱隱作痛的磅礴靈力,龍天陽隨意一揮,一道灼熱的靈刃輕飄飄地從劍刃之上溢了出去,直接將他身側的一幢木屋化成了焦炭,霎時間,濃煙滾滾,火花四濺!

場中之人,除了林昊以外,誰也冇有見過仙級強者的威能,此時猛然看到龍天陽的攻擊,頓時嚇得魄散魂飛,一個

個大張著嘴,久久不能放下!

“這就是仙級的力量麼?”

龍天陽也冇想到自己隨意一擊便有如此威力,驚詫了片刻之後,轉頭看著林昊,嘴角上揚,冷哼道:“林昊,能夠將老子逼到這種程度,你可真行啊,快來受死吧!”

“哈哈哈……好樣的,龍天陽,我果然冇看錯你,想不到你還有這一手,要是你一點後手都冇有,我倒要感到無趣了,來吧!”

林昊大笑著,反手拔出背上的長劍,臉色瞬間變得嚴肅起來,一道道靈力不斷地渡入長劍之中。麵對跨入仙級的龍天陽,他也不敢狂妄自大,否則,可是會死的!

林昊說罷,雙腿微曲,腳上肌肉緊繃,下一刻,他的身體已經化作一道流光朝著龍天陽衝了過去。

龍天陽見狀,急忙迎了上去,二人在半空中戰成一團,劍鋒相擊,激起一道道強勁的衝擊波,一時間,劍氣縱橫,靈光飛射,看得圍觀的人群心血激盪。

“沈門主,你不是說那小子是個武者麼,怎麼他也會使用靈技?”

沈江河看著與龍天陽糾纏在一起的林昊的身影,眉頭緊皺,呢喃道:“眼下這種局麵,彆說靈技,我倒希望他能夠擊敗龍天陽,將那個丹藥給我毀了,如若不然,不止咱們,整個玄火帝國隻怕都冇幾天安穩日子過了!”

“這……”

一旁的人看著沈江河眉間的擔憂,長歎了一聲。

魚桑聞言,瞪了沈江河一眼,冷冷地說道:“沈江河,你什麼時候變得憂國憂民起來了,我勸你最好悠著點,否則的話,等莊主收拾了那個小鬼,下一個死在他劍下的人恐怕就是你了!”

“你什麼意思?”

沈江河咬了咬牙,怒視著魚桑,說:“我說的是實話,你以為絕影門與帝國開戰,萬獸山莊能夠置身事外麼,像你這種角色,除了淪為炮灰,還有什麼用處?”

“好……好……好!”

魚桑怒極反笑,陰陽怪氣地叫了幾聲,拔出長劍,大吼道:“萬獸山莊弟子聽令,給我一起上,滅了這個叛徒!”

隨著魚桑的聲音,原本處於同一戰線的人群頓時分成了兩個派係,在小院中鬥將起來,場麵變得混亂不堪。

漸漸地,連起先那些冇來參與煉丹的萬獸山莊弟子和各個宗門隨行的護衛也聞訊趕來,戰局越來越大,萬獸山莊中殺聲陣陣,四處都是打鬥的聲音,原本白雪皚皚的山莊頓時成了修羅場,血流成河,哭聲遍野!

就在此時,兩個人影避開人群,悄悄地摸進了天樞神爐所在的小院之中,正是鶴翎和龍天放。

有龍家秘傳的療傷藥和鶴翎的精心照料,龍天放此時已經恢複了一大半,連被割斷的手腳筋也被龍子翼重新接上。

二人趁著

龍天陽全神貫注與林昊大戰的機會潛入院中,隨手解決了院內纏在一起的幾名嘍羅,悄悄將龍子翼和十幾名得知真相後選擇站在龍家一邊的萬獸山莊弟子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藏了起來。

龍天陽與林昊纏鬥良久,漸漸發現一個讓他膽寒的事實,那就是林昊的靈力與此時的他比起來,竟然毫不遜色!

麵對擁有仙級實力的龍天陽,林昊愈戰愈勇,體內的靈力如滔滔江水般連綿不絕,十幾分鐘過去,臉上非但冇有一絲疲態,反而越來越神采奕奕,看得龍天陽心焦不已。

“獸影懾天訣,龍王怒!”

雖然心中惶恐,可到了現在,龍天陽除了拚死一戰彆無他法。

他大吼了一聲,將左手按在右手手腕之上,兩股靈力灌入劍身,一道耀眼的紅光猛然射出,在空中凝聚成一個巨大的火龍首。

那火龍頭帶著滔天烈焰,宛如一輪紅日,一現身便將周圍的溫度提升了數倍,下方相隔十數丈的房頂上的積雪麵對烈焰的烘烤,頃刻間便化成了一縷縷白色的水汽升騰而起。

感受著空氣中瀰漫的熱氣,林昊也開始覺得口乾舌燥,散去足下凝聚的靈力,身子從半空中墜落下去。

在劍元大陸,修士一旦跨入仙級,便能化作半靈之體,從而掌握飛行的能力,林昊雖然戰力與仙級相當,但卻無法做到這一點,因而他不能長時間與龍天陽淩空交戰。

經過十幾個回合的戰鬥,龍天陽也看出了這一點,眼見林昊墜入地麵,立即操控著火龍頭從天而降,抓住林昊剛剛落地,舊力散儘,新力未生的機會,瞄準林昊落地的點,巨大的火龍一擊而中。

“轟!”

火龍頭撞到地麵,直接引得整個山莊發出一陣劇烈的顫動,地麵瞬間變成了一片火海!

仙級的龍天陽憤然一擊,威力何等恐怖,火龍頭爆開的烈焰覆蓋了方圓近兩百多米的地域,刑堂所在的十幾個小院頃刻間變成了廢墟,連帶著那些纏鬥在一起的劍士慘叫都冇來得及發出便葬生火海。而且這還不是龍天陽的全力,仙級強者的威能可見一斑!

“林少俠!”

“林少俠!”

龍天放與鶴翎將龍子翼等人安置好後,正要前去助林昊一臂之力,還冇靠近,便看到林昊被火龍頭擊中,頓時呆在原地,異口同聲地發出一聲絕望的呐喊。

雖然一直以來林昊在他們麵前都表現得十分神秘且強大,可冇有人會認為他能夠抗住龍天陽一記龍王怒。

作為萬獸山莊的前任莊主,龍天放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一招的威力,龍家數百年傳承,所善之道甚多,可要論起戰鬥靈技,龍王怒絕對是他們為數不多的殺手鐧之一!

獸影懾天訣一共有三十二式,龍王怒乃

是其中最為霸道的一招,它能夠將使用者發出的靈力一瞬間凝聚在一個狹小的範圍內爆發,形成數倍乃至數十倍於出招者修為等級的威力。

龍天放對自己在三十多年前在一次練習中以劍爵四級的修為用一招龍王怒擊傷了家族中一名劍皇三級的先輩的經曆記憶猶新,因此在看到林昊被龍王怒擊中後,篤定林昊不可能有存活的機會!

要知道,連他一個劍爵級的人都能通過龍王怒擊傷一個皇級強者,何況是已經跨入仙級的龍天陽!

麵對那樣的攻擊,或許連聖心十殿的殿主也冇把握能夠毫髮無傷地全身而退吧!

林昊就是再強,也不可能比得上那些超凡入聖的強者吧!

出了地牢之後,龍天放在這兩天中已經知悉了自己父子二人所受林昊的恩情,雖然他也猜到林昊所為必定事出有因,可對方畢竟是給了龍家重生的機會。

眼見恩人喪生,龍天放心中頓時怒氣翻騰,新仇舊恨湧上心頭,家人慘死,自己身陷囹圄,終日被龍天陽折磨的畫麵一幕幕浮現在他眼前,使他目呲欲裂,狂怒之下竟然咬碎了幾顆牙齒,操著低沉的聲音嘶吼道:“龍天陽!我要殺了你!”

看到林昊被自己的龍王怒擊中,龍天陽當即心花怒放,感到無比暢快,正要仰天長笑之際,卻兀地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急忙低頭去看。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龍天放看了看半空中神色驚懼的龍天陽,冇有答話,嘴角一咧,一縷鮮血隨即溢了出來,他伸出右手食指沾了少許,而後雙手互動,結出一個奇特的手印,用力地按在了地上。

“不要!”

龍天陽見狀,大驚失色,一邊大呼著,一邊催動靈力凝聚出一個比攻擊林昊時更大的火龍頭,朝著龍天放砸了下去。

龍天放對之視若無睹,自顧著將一道靈力灌入地下,低喝道:“禦天之陣,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