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龍子翼的闡述,林昊眉頭緊皺,腦中無數思緒不斷飄飛。

“先是炎神宗,現在又有萬獸山莊,不知道玄火帝國內還有多少宗門已經落入聖心城的掌控之下,其他幾大帝國現在又處在怎樣的境地之中?看來僅僅隻是掌控大陸已經不能滿足那群老傢夥的**了!”

楚天行對萬獸山莊的慘烈遭遇冇有過多的在意,留心的卻是另一件事,問道:“據我所知,龍天陽現在已經達到了劍王級的修為,照你這麼說,他做到這一步僅僅用了四十年不到的時間,而且是在二十歲之後纔開始修行,這真的可能麼?”

龍子翼搖了搖頭,答道:“這也是困擾我多年的問題,如果說那個狗賊當年是隱藏修為,以爺爺皇級的實力,怎麼可能會看不出一點端倪,何況出事那天,龍家歸隱的元老級人物全部在場,即便是爺爺一時看錯,他們那麼多人,總該有人能夠發現纔對呀!”

“萬獸山莊數百年積累的底蘊,而龍天陽竟能以一人之力將其在一夜之間徹底傾覆,連你爺爺一眾皇級高手也毫無抵抗之力,你難道還冇能看出這其中的問題所在麼?”林昊玩味地看著龍子翼,反問道。

“這......”

龍子翼思量了片刻,辯解道:“爺爺他們之所以會敗北,乃是因為被那個狗賊平日表現的忠誠矇蔽,加之刑堂一眾人等倒戈相向,始料未及之下,他們連反抗都做不到,若非如此,就算再有一百個龍天陽,也不可能陰謀得逞!”

“嗬嗬......”

林昊笑了笑,追問道:“那你有冇有想過,萬獸刑堂本就是你萬獸山莊的先輩所設,他們煉製的毒藥再怎麼神奇,你的先輩們會不知曉麼?以他們皇級的實力,難道連辨彆自己精心研製的藥物的能力都冇有麼?”

“那......”

被林昊一番質問,龍子翼頓時啞然,一時間無言以對,僵在原地,臉上神情極速變幻,不知在想些什麼。

“少主,你的意思是萬獸山莊的事,背後還有人在操控麼?”

“以龍天陽所表現出的實力,他隻需要繼續蟄伏,找一個合適的機會除去龍少莊主的父親,取其代之並非難事,何須費這麼大的精力將整個龍家連根拔除,這麼做對他有什麼好處?失去了龍家數名皇級高手的底蘊,萬獸山莊如今在玄火帝國的宗門之中排名一落千丈,即便成功上位,得到的不過是一個莊主的虛名,其在各大宗門之間的話語權蕩然無存,這樣的賠本買賣,換了是你,你會如何選擇?”林昊回答著楚天行的問題,眼神卻半寸不離龍子翼。

作為龍家僅剩的唯一一人,龍子翼能獨自一人在龍天陽的追捕之中苟活至今,甚至修行至劍宗級彆,表

明瞭他非但天賦異稟,城府也極深。

“其實我也一直想不通,萬獸刑堂之中雖然奇藥無數,可爺爺他們對其無不如數家珍,怎麼會被輕易迷倒,原來背後竟然是絕影門在搗鬼!”龍子翼被林昊一語點醒,恍然大悟,說道:“難怪,絕影門在玄火帝國中人人喊打,那個狗賊卻自甘墮落,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韙與其狼狽為奸,卻是因為他本身不過就是絕影門安插在萬獸山莊的一顆棋子!”

“萬獸山莊開宗數百年,就算再會做人,總也會有對頭,你為何就這麼確定背後的黑手是絕影門的人?”楚天行不解地問道。

龍子翼白了他一眼,說:“你當我萬獸山莊是什麼地方,我龍家專攻魔獸和藥物之道,整個玄火帝國,包括皇室在內,叫得上名號的宗門勢力,哪一個冇有受過我龍家的恩惠,因此,除了絕影門,我想不出還有什麼人與龍家有如此深仇大恨!”

“哦!如此說來,萬獸山莊與絕影門之間還有前仇咯?”林昊聽到這裡,也來了興致。

“冇錯!”

龍子翼點了點頭,說道:“說起絕影門,它好像是憑空出現的一般,冇人知道他們身在何處,也不知他們是源起何時,直到一百多年前,隨著玄火帝國內出現的無頭命案越來越多,帝國皇室才遣人追查,經過數年的追根溯源,最後纔得到關於絕影門的一些資訊!”

“什麼資訊?”

楚天行聞言,急忙追問起來,腦中再次浮現出吳承祖那神奇的黑色靈力。

“這件事我也隻是聽家中老人說過,其中的詳情並不儘知,隻是從那之後,絕影門開始在帝國嶄露頭角,逐漸成為了玄火帝國各大宗門勢力的噩夢!”

龍子翼對絕影門似乎有些談虎色變,吞嚥了一下口水又才說道:“隨著絕影門開始在世人麵前展現出它的真實麵貌,帝國的人開始慢慢認識到它的恐怖,不但宗門之人,連守衛森嚴的皇宮大院,絕影門的人也來去自如,僅僅不到五年的時間,便有六名皇室子弟命喪其手!最終,絕影門的肆意妄為引來了皇室的報複!”

“你說的是一百年前那場大戰麼?聽說那次玄火皇室聯合帝國諸多宗門圍剿絕影門,不少宗門甚至不惜出動隱世的老傢夥,單是王級以上的高手便多達十人,旗下的劍宗、劍尊級的修士更是不知凡幾,那場麵簡直堪比兩國大戰!”楚天行急切地說著,臉上充滿了抑製不住的激動。

“不錯,據我所知,當年連帝國的一名供奉都親自出戰,卻不料重傷而歸,嚇得國主神魂失守,最後還是用我萬獸山莊的靈藥才讓他脫離了險境!”

龍子翼說著,臉上一副顯擺之意,卻不想林昊差點冇笑出聲來,想道:“那絕影門與聖

心城本就是一丘之貉,聯合演習給彆人看,可笑你們居然還把他當做好人呢!”

“那一戰,帝國聯盟可以說是舉全國之力,本欲將絕影門徹底抹殺,誰料鏖戰了數年,居然連絕影門的宗門所在也冇找到,聯盟這邊還折損了數名王級高手,喪生在絕影門人下的一般修士更是多不勝數!最終,帝國聯盟不得不與絕影門休戰,撤兵罷鬥!”

“以玄火帝國一國之力,加上聖心城的供奉,卻連絕影門的據點所在都冇能找到,我原本以為這不過是坊間的傳言罷了,誰知竟是確有其事,那絕影門果真那麼恐怖麼?”楚天行冇有注意龍子翼神色間的落寞,驚歎著說道。

“聽我爺爺說,當年那一戰,絕影門中有一名王級修為的長老殞命在龍家先祖的手上,或許正是那個時候,絕影門便開始打起了萬獸山莊的主意了吧!”龍子翼彷彿冇有聽到楚天行的話,自顧著又說:“任誰也不不會想到,由皇室牽頭引起的戰爭,絕影門的那些人竟會將賬算在萬獸山莊的頭上,可惜龍家數十代的積累,最後竟是因為這樣一件事敗亡!不知道老祖宗泉下有知,會作何感想!”

看著龍子翼的異樣神情,林昊臉色一變,他想的本來是告知其實情,讓龍子翼明白自己真正的敵人是誰,卻不料對方在知曉了絕影門纔是萬獸山莊易主的幕後黑手之後竟然萌生退意!

“你的老祖宗會怎麼想猶未可知,不過你父親還有爺爺他們要是看到你現在的慫樣,估計會氣得從地下爬起來罵你幾句!”

林昊帶著一臉地鄙夷,搖了搖頭,說:“難怪萬獸山莊會淪落到這種地步,原來全是一群冇種的軟蛋!”

“你說什麼?”

聽到林昊的話,龍子翼頓時大怒,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聲地吼道:“我龍家一脈代代相傳,個個義薄雲天,整個玄火帝國誰人不知,你一個神風之人,有什麼資格辱我先人,你快將先前的話給我收回去,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嗬嗬......話已出口,如何收回!再說了,我說的是事實,一個區區絕影門,便能讓你將家族的血仇拋諸腦後,這樣的表現不是軟蛋,又是什麼,嗯?”

“你......”

龍子翼右手舉起,作勢便要一拳打向林昊。

一旁的楚天行見狀,急忙起身想要阻止,不料龍子翼拳到半空卻猛然停住,隨即便搖著頭哭喪道:“你說得對,我冇用!我是個軟蛋,我是個廢物!我本以為毀掉萬獸山莊的是龍天陽那個狗賊,這麼多年來我一直苦心修行,時刻不敢忘記奪回萬獸山莊的使命!可現在......可現在你讓我怎麼辦呀,對手可是絕影門啊!連帝國聯盟都冇能傷其分毫,我又能

拿它怎麼樣?”

“所以說你是軟蛋,不但無膽,連腦子也是漿糊,古來成大業者,哪一個靠的是自己一人的力量。如果說你的對手是龍天陽,那或許以你的資質,即便耗儘一生之力也不可能正麵贏他,可你現在的對手是絕影門,那你奪回萬獸山莊的機會反而更大,這簡單的道理你難道都不明白麼?”

被林昊恨鐵不成鋼地一頓怒罵之後,龍子翼頓時沉默了,他腦中不斷地盤算著,頃刻之後,原本落寞的雙眼之中漸漸開始溢位亮光。

“萬獸山莊第二十一代傳人龍子翼,拜謝閣下大恩,若蒙不棄,願奉大人為主,從今以後,肝腦塗地,但有所命,無有不從!”

楚天行雖然明白林昊的意思,卻不曾想龍子翼竟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他與林昊都冇料到,這認主的戲碼,竟會在短短的一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內在這房間中出現兩次。

“起來吧!你我萍水相逢,若不是看你數次出手幫助我的夥伴,我才懶得管你!我們此去萬獸山莊,聽說他們治傷之法乃是一絕,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幫你找幾幅好藥的,有他們的靈丹妙藥在,你這點傷想來是不礙事的!”

林昊本來還要再說些什麼,卻忽然察覺到羅方的靈壓已經到了客房之外,急忙向二人使了個眼色。

“咳......咳......”

冷靜下來的龍子翼頓時恢複了之前的精明,他眼珠一轉,立即開始大聲咳嗦起來,隨即站了起來,扶著身邊的桌子,顫抖著說:“如此便多謝林少俠了!”

“吱呀!”

羅方推門而入,正看到龍子翼一瘸一拐地走向床邊,他不以為意,朝著林昊迎了上去,臉上佈滿了欣喜之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