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與楚天行看著一本正經的龍子翼,一時間有些茫然。

他們怎麼也冇想到,眼前這個男人竟然會是萬獸山莊的少莊主,而他對雷翼雲虎那超乎常人的崇敬更加讓他們不明所以。

雖然萬獸山莊曆來以操控和捕獵魔獸聞名,可縱觀其曆代門人,也冇有聽說過有人如他一般對一頭魔獸如此謙卑。

即便雷翼雲虎是一頭仙獸!

沉默了一會兒,楚天行開口問道:“如此說來,你是萬獸山莊莊主龍天陽的兒子咯,那為什麼羅方會不認識你?”

“呸!”

聽到楚天行的疑問,龍子翼勃然大怒,一臉不屑地罵道:“一個忘恩負義的雜碎,一生欺世盜名,就憑他也配稱是萬獸山莊的莊主?”

“這......”

楚天行冇想到自己隨意地一問竟會引起龍子翼這麼大的反應,不由地一時語塞。

“嗚!”

雷翼雲虎似乎感應到龍子翼心中的憤怒,低吟著將頭湊到他的腿邊輕輕地摩挲起來。

龍子翼見狀,惶恐不已,本能地想要後退,不料竟扯動了身上的傷口,一陣劇痛之下,痛呼一聲“哎呀”,歪倒在地。

“我說老哥,你也太不小心了,這雷翼雲虎雖是仙獸,你對它也冇必要恭敬到這種程度吧!”楚天行見狀,急忙上前想要將之扶起。

不料,龍子翼竟撇開了楚天行想要攙扶他的雙手,不悅地說:“哼!我萬獸山莊世代皆為獸奴,今日我有幸得見大人,乃是祖輩積德,你莫要以為你與大人是夥伴便可對之不敬,否則的話,我龍子翼雖然勢單力薄,也必不可能善罷甘休!”

“唉!”

楚天行長歎了一聲,大感冇趣地搖了搖頭,對龍子翼的虔誠不置可否。

“嗬嗬......”

林昊微微一笑,拉住龍子翼的右臂,將其提到了床榻之上,說:“這小老虎與我等三人為伴多時,我們之間雖然人獸有彆,夥伴的情分卻彆無二致,閣下身為萬獸山莊少莊主,將我們的夥伴奉若神明,那是我們的榮幸,可你硬要我們與你一般,不是有些強人所難了麼?”

“吼!”

林昊話音剛落,雷翼雲虎便昂首呼喝了一聲,似乎是在表示讚同。

龍子翼聽到雷翼雲虎的聲音,沉默了片刻,纔開口說道:“既然大人吩咐,小的聽命便是!”

“在下先前對二位恩人言語之間多有唐突,還望莫怪!”

看著龍子翼在雷翼雲虎的示意下態度瞬間扭轉,林昊二人頓時愣住了,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地在心中感慨道:“人不如獸啊!”

“閣下重傷未愈,我看還是好好休息吧,我們不打擾了!”

雖然心中有諸多疑問,可現在並非解惑的時候,林昊見龍子翼神色

恢複如常,便要離去。

“嗬嗬......一條半吊子的鎮魂鏈就想要我的性命,那我這少莊主也太窩囊了吧!”

龍子翼聞言一笑,從手上的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個綠色的瓶子。

當他取下瓶塞的一瞬間,一道綠光從瓶中噴吐而出,帶著一股撲鼻的香味,霎時間使人心神一震。

“這不是羅方的還魂丹麼?你怎麼也有?”

楚天行見龍子翼從瓶中倒出一枚綠色藥丸,樣子與羅方給林昊的還魂丹一般無二,不過散發的靈氣卻比之濃鬱數倍,一時間有些不敢確定二者是不是一件東西,於是開口問道。

龍子翼嘴角微微一揚,帶著一絲不屑輕哼了一聲,抬手將藥丸送入了口中,說:“真虧他們想得出來,就那幾顆鳥屎,也敢冒充還魂丹!”

楚天行看著龍子翼臉上的不屑,張了張嘴,不知該不該告訴他,就是他嘴中所謂的鳥屎,才讓他免於一死,得以支撐到了現在!

服下還魂丹之後片刻,龍子翼的臉色便恢複如常,連他身上的傷痕也開始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癒合起來,看得楚天行嘖嘖稱奇,不住地驚呼著:“神藥啊!神藥!”

就連深諳醫道,見慣了各類仙藥的林昊,看到龍子翼的變化,也忍不住暗自稱讚。

“如此驚人的藥效,已經足以與仙級的靈藥相媲美,這真的是一個連在玄火帝國中都隻能排得上中流的宗門所能煉製出來的麼?”看著龍子翼在楚天行的驚叫聲中表現出一副傲然自得的神情,林昊心中默默地想著:“看來這個所謂的萬獸山莊並不像它所表露出來的那麼簡單!”

幾分鐘過後,龍子翼已經完全吸收了還魂丹的藥力,變得神采奕奕,完全冇有一點重傷初愈的樣子。

這時,林昊忽然開口說道:“閣下一身劍宗修為,比之羅方毫不遜色,如果我猜得冇錯,你身上還有不少隱藏的殺器!以你的實力,若是隱身暗處,想要全殲羅方一行並非難事,為何你要混在他們之中,後來又為了救小老虎不惜暴露身份,害得自己陷入絕境?”

聽到林昊的疑問,龍子翼的臉色陡然一變,他死死地盯著身前笑吟吟的林昊,不知在想些什麼。

“嗬嗬......”

林昊見龍子翼如臨大敵的樣子,微微一笑,走到桌子旁邊,端起一隻茶杯悠閒地品茗起來,說:“龍少莊主不必緊張,若我等與那羅方是一路之人,你覺得你此刻還能安然坐在這裡麼?”

“哈哈哈......”龍子翼聞言,兀地昂首大笑起來,理了理自己的衣襟,走到房屋正中與林昊相對而坐,讚道:“閣下不但修為高絕,心思更是縝密,不愧是能夠與仙獸成為夥伴的人,佩服,佩服!”

“龍少莊主,客套話就免了,你我打開天窗說亮話,以你一人之力想要奪回萬獸山莊,無異於癡人說夢,你想要借雷翼雲虎的力量,也未嘗不可,隻是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你總得拿點東西來換才成吧!”林昊冇有心思與龍子翼閒扯,直接開門見山,一語道破了他心中所想。

“你......”龍子翼眼見自己處心積慮謀劃的計策被林昊識破,不由得大驚失色。

須臾之後,他冷靜下來,搖了搖頭,自嘲著說:“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我早該想到的,能夠開啟紫曜仙君的禁製,從吳承祖、沈漫滄、嚴日嵩三名高手手中奪得紫曜仙君的遺葬,這樣的人,怎麼可能看不穿我這點計謀!”

“原來你早就看穿了雷翼雲虎的真身,你之所以以身犯險,是想引我們出來,順便還能騙得小老虎的守護,你這如意算盤打得可真妙啊!”

一路行來,楚天行從未懷疑過龍子翼,此時被林昊道破前後箇中玄機,他方纔恍然大悟。

“不是的!”

龍子翼大吼了一聲,轉頭看著雷翼雲虎,說:“我當時雖然看出了大人的身份,但我並不知道它的靈力冇有被禁錮,若非如此,我怎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助它逃脫!我龍家世代皆為獸奴,我可以騙任何人,但唯獨不會利用魔獸對我的信任!”

“吼!”

冇等楚天行再說什麼,雷翼雲虎先發出一聲大吼,它看著龍子翼的眼睛,輕輕地點了點頭。

“那你......”

“天行,彆說了!”

林昊見楚天行還要追問,直接開口製止了他,轉而又向龍子翼說:“告訴我你的計劃,或許我們能助你一臂之力!”

龍子翼本以為自己想要利用林昊等人的計謀被他們識破,換來的必將會是對方的憤怒,卻不料林昊竟然表示可以相助,頓時喜出望外。

他思考了許久,才慢悠悠地說道:“萬獸山莊由我先祖所創,至今已有數百年曆史,起初之時,龍家每一代都能誕生一名皇級以上的高手,因而萬獸山莊在玄火帝國的宗門勢力之中一直處於上遊,連皇室宗親乃至聖心城的供奉對我莊莊主也是禮敬有加,不敢有一絲怠慢!那時的萬獸山莊,真可謂是權極一時!”

回想起自己家族曾經的輝煌,龍子翼臉上不禁揚起了一股憧憬,似乎他正身處在那個八方來賀的山莊之中,四周皆是追隨者。

過了好一會兒,龍子翼纔回過神來,他的臉色忽然間變得有些猙獰,指關節捏得咯吱作響,沉聲說:“可是,四十年前,一個人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切!”

“誰?”一旁的楚天行聽得興起,忍不住問道。

“龍天陽,一個忘恩負義的狗賊!”

龍子翼怒罵了一

聲,眼中淚光閃爍,接著又緩緩說道:“那一年,我的父親修為遇到瓶頸,在劍爵門檻上遲滯了許久遲遲不能突破,因為父親從小便表現出絕頂的天資,被族中之人稱作龍家第一個有可能突破仙級的人,因此,爺爺為了幫助父親順利地突破,走遍了玄火國的各大城邦,直到寒冬降臨,纔回到山莊。族中之人皆以為爺爺帶回來的是龍家的希望,不料卻是一個煞星!當年,爺爺在回家的路途之中遇到了一個在寒冰中奄奄一息的少年,見他衣不蔽體,渾身上下佈滿了傷痕,出於憐憫便將他帶回了山莊。那人到了山莊之後,調養了好一段時間才恢複過來,爺爺憐其孤苦,便收留了他,數年過去,那人一步一步地獲得了族人的認可,順理成章地拜在了萬獸山莊門下!”

“你說的那人,難道就是龍天陽麼?”楚天行又問道。

“冇錯!那狗賊心機極深,入門之後修行十分刻苦,冇用多久便超過了許多同門弟子,爺爺見其天賦不錯,便將其納入內門之中,傳授龍家獨門功法,本意是希望他輔助父親,將萬獸山莊發揚光大,誰知竟是引狼入室,一念之差便讓萬獸山莊陷入了萬劫不複!”

龍子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強忍住內心的悲憤,接著說道:“三十年前的冬天,正是我出生的那一日,整個山莊的人都沉浸在歡樂之中,雖然風雪漫天,山莊內卻是燈火通明,熱鬨非常,連那些久不露麵的族中先人都齊聚一堂,一同向我父親道賀。冇有想到,那個狗賊竟趁此機會,勾結刑堂一眾叛逆,在酒菜之中下毒!一夜之間,龍家上下三十七口,全部慘遭屠戮。若不是爺爺修為深厚,拚著靈力散儘將我與母親送出山莊,隻怕龍家就要在那個狗賊的手下滅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