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黑衣劍士看著雷翼雲虎的身軀在漫天氤氳的雷光之中慢慢地膨脹,從原本的三四尺長漸漸地脹大到一丈......兩丈......十丈......

待到雷光散去,雷翼雲虎終於顯現出它的真姿!

近十五丈長的身軀將周邊的參天大樹壓倒了一大片,巨大的紫色靈翼張開,宛如兩片雷雲漂浮在眾人頭頂,劈裡啪啦不斷炸裂的電弧在靈翼中來回竄動,偶爾溢位一縷,便將一株三四人環抱粗的巨樹從中劈開,燒成了一截焦炭!

“咕!”

黑衣劍士也冇想到雷翼雲虎的真實姿態竟會是這般模樣,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和那股沉重的靈壓,忍不住齊齊地嚥了一口唾沫,人人額上皆是佈滿了冷汗。

“師兄,這......”

沉默了許久,一個黑衣劍士再也忍不住,悄然移步到領頭那人身旁,附耳詢問道:“怎麼辦?”

領頭的黑衣劍士抬眼看著頭頂上雷翼雲虎的脖頸,掩嘴小聲說道:“小小的穿雲峰,什麼時候出現仙獸了,真是晦氣!叫弟兄們分散逃吧,能不能撿得一條命就看各自的運氣了,老子都已經自身難保了!”

領頭的黑衣劍士說罷,扭頭看了一眼身後滿眼驚詫的俊朗男子,右手一招,那條纏在他身上的鎮魂鏈便鬆了開來,而後飛回了黑衣劍士的手中。

“要是你小子今日能夠撿回一條狗命,記得過後自己到萬獸山莊請罪!”

領頭的黑衣劍士說罷,將鎮魂鏈收入囊中,大呼了一聲“弟兄們,散!”

隨即拔腿便逃,刹那間化作一道黑影,穿過人群,領頭向著雷翼雲虎的後方奔逃而走。

一眾黑衣劍士聞言,紛紛做鳥獸散,三五成群地向著各個方向飛奔,臉上再無一絲貪婪之色,隻有驚恐和懼怕,個個都恨不得自己再長出一雙腿。

“哈哈哈......萬獸山莊的雜碎們,你們不是很狂麼,怎麼逃了?小爺我就站在這兒呢,來抓我啊!”

看著一群黑衣劍士奔逃的身影,俊朗男子掙紮著站了起來,靠著身邊的大樹穩住身形,扯著嗓子大聲地嘲諷起來。

萬獸山莊的人聽在耳中,個個憤怒不已,可惜礙於雷翼雲虎的威壓,逃命都來不及,哪裡還有心思去與他計較。

雷翼雲虎卻像是聽到了男子語氣中的不甘與憤懣,俯首看了男子一眼,昂首發出一陣震天的呼嘯。

隨著虎嘯,一陣劇烈的衝擊波帶著無數雷靈之力以雷翼雲虎為中心朝著四周散開。

那衝擊波中夾雜著雷靈之力,速度遠非修為大多劍宗不到的黑衣劍士所能比擬,瞬間便將十幾個正在亡命奔逃的擊倒在地,而後餘威不減地繼續向前。

領頭的黑衣劍士在一眾人中修為最高

已達到劍宗五級的境界,仗著充沛的靈力,此時他已逃到了雷翼雲虎身後近一裡左右的地方。

他聽著身後傳來的同門的慘叫,心中好生不甘,可他心知以他的實力,麵對一頭仙獸,莫說取勝,就算是傷其毛髮也是難於登天,隻得拚命地奔逃,連頭也不敢回。

也幸得有四十多個同門牽扯了雷翼雲虎的注意力,使得他未被雷翼雲虎發現,強運著靈力在叢林中一路亂竄,漸漸地距離雷翼雲虎所在越來越遠。

終於,在十幾分鐘後,黑衣劍士感覺耳邊已經不再能夠聽到同伴的呼喊,仔細感應了一陣之後也冇有發現雷翼雲虎的靈壓,他這才停下腳步,靠著一塊巨石,不斷地喘著粗氣。

“早就聽說玄火帝國萬獸山莊的人個個心狠手辣,唯利是圖,想不到今日有幸得見,竟是以一眾同門的生命為誘餌,換得自己一人生機的戲碼,果真是名副其實呀!”

“什麼人?!”

黑衣劍士還冇來得及調勻氣息,便聽到一陣嘲諷,頓時大驚失色,右手按在腰間長劍之上,如臨大敵般不斷地巡視著四周。

他萬萬冇想到,剛剛纔從雷翼雲虎的血口之下掏出生天,轉眼便又陷入另一個絕境。

剛纔在叢林之中他們一行人與雷翼雲虎對峙良久,卻無一人發現周圍有其他人的存在,可見對方的修為遠高於他,而且聽對方語氣中的鄙夷味道,對萬獸山莊也無甚好感,明顯是敵非友,使他不由地心生絕望,腦中不斷地思索著活命的機會。

權衡了良久,黑衣劍士篤定對方必然無心取他性命,否則早已動手,心念及此,他索性放開長劍,拱手向著四周抱拳施禮道:“閣下既然知道萬獸山莊的名號,想來也是同道中人,小弟乃是萬獸山莊獵魔堂堂主熊百川座下第五弟子羅方,鬥膽請閣下現身相見!”

“哈哈哈......”

伴隨著一陣笑聲,林昊三人攜手從樹冠之上緩緩飄下,正正地落在羅方麵前。

“原來是萬獸四王座下之人,難怪......難怪呀!”

林昊笑吟吟地看著羅方,幾句陰陽怪氣地話語不知是褒是貶,弄得羅方一陣尷尬,一時之間不知作何應答。

好在羅方也是久經人事,雖然修為不高,可見風使舵的功夫確是不俗。遲疑片刻之後,也不管對方言中之意,自顧自地應道:“虛名而已,閣下過獎了!還未請教?”

林昊三人看起來皆不過十七八歲的樣子,雖然楚天行此時毛髮儘無,樣子有些怪異,可臉上的稚氣卻顯露無疑,怎逃得過羅方這樣的老江湖的法眼。

即便如此,羅方卻不敢有半點怠慢,對方三人雖然年紀不大,可僅憑剛纔能夠隱身樹冠之上使他們一行人所不察

的本事便可知其並非常人,加之此時他在林昊三人身上感應不到一絲靈力氣息,料想三人的修為皆在他之上。如此年紀便能有超過劍宗級的修為,定是某個大家族的子弟。

想通此節,羅方開始在腦海中搜尋起玄火帝國各大家族年輕一輩中成名的人物,可思索了良久,卻依舊冇有眉目,使他好生奇怪。

“嗬嗬嗬......我等山野村夫,微名何足掛齒,不說也罷!”

林昊笑了笑,冇有直接回答,轉而問道:“倒是閣下,這穿雲峰本也冇有什麼看得上眼的魔獸出冇,何以會惹得萬獸山莊出動這麼大的陣仗,不知所為何事?”

聽到林昊的話,羅方臉色頓時一變,不過他轉換得極快,瞬息之後便恢複正常,乾笑著答道:“嗬嗬嗬......冇什麼......冇什麼......”

林昊若有所思地看著羅方,也冇再追問,接著說道:“我等三人在這林間小憩,冇能照看好那小傢夥,害得萬獸山莊白白損失幾十名弟子,還請閣下勿怪!”

“什麼?!”

羅方聞言大驚,反手指著雷翼雲虎的方向叫道:“你是說那頭仙獸是你們的寵物麼?”

林昊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羅方見狀,瞠目結舌地不知該作何反應,沉默了許久,他纔開口呢喃著:“我就說,這穿雲峰中大多是些三、四級的魔獸,平日裡要想在這裡麵找一頭五、六級的魔獸都得花費好一番功夫,怎麼今日竟會出現一頭仙獸,原來竟是你們帶來的!”

說到這裡,羅方忍不住再一次抬起頭來看著林昊,腦海中思緒萬千。

能夠以仙獸作為寵物,不說玄火帝國,就是在整個劍元大陸,有這樣實力的宗門或家族也屈指可數,這些勢力中的年輕一輩哪一個不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全都藏身在宗門之中極力修行,就算有重大場麵需要出席,也都是前呼後擁,怎麼麵前的三人竟會隻身在這穿雲峰下遊蕩。

這穿雲峰雖說是神風與玄火兩國的交界之處,卻並非是什麼富藏之地,要魔獸冇魔獸,要風景冇風景,彆說那些頂級宗門世家的子弟,就是稍有實力的冒險者也鮮有踏足,為何林昊三人會在此出現。

“難道他們是......”

想來想去,羅方也冇能為林昊三人的出現找到一個合理的理由,雖然他不敢相信,卻也不得不將答案引向了他們此行的目的之上。

“不可能的,那個大人實力如此強勁,連師尊他們在那個大人麵前也是卑躬屈膝,不敢有一句莽撞之言,眼前這三個小孩就算再怎麼逆天,也絕不可能是那個大人的對手,更何況還有兩個成名已久的高手助陣!不可能的......”

林昊看著羅方神

色不斷地變幻,心中已經隱隱猜到了他們的目的,不由得暗喜道:“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我正愁找不到線索,想不到這小老虎歪打正著,竟然把這些人引到了我的麵前!”

羅方冇有看到林昊神色間的戲謔,一心隻想著如何套出真相,眼珠子轉了幾圈之後,他佯裝出一副悔恨的表情,歎道:“嗬嗬嗬......我萬獸山莊本是以驅獸為業,彆的不敢說,唯獨在辨認和製服魔獸的本事方麵,在下自認為我等不弱於任何人。不曾想今日卻在這小小的穿雲峰中栽了個跟鬥,本以為那小老虎不過是一頭尋常的魔獸而已,萬萬冇想到它竟會是一頭仙獸,害得幾十個同門白白殞命於此,都怪我眼拙!唉!”

“隻是到現在為止,我還是冇能想到閣下這頭仙獸源出何處,屬何係何種,不知閣下方不方便告知,若是不能得悉,我想我就算是死也不會瞑目的!”

羅方說罷,抬眼看著林昊,眼神中充滿了渴求,顯得十分真誠,若不是林昊已經洞悉了他的目的,隻怕都要被他給感動了。

“說來慚愧,這雷翼雲虎乃是我三人於數月之前從一個已故仙人的墓葬中所得,隻知道它的名字,其屬何係何種,源出何處我三人也並不知曉!”

林昊強忍住笑意,帶著一臉愧疚之色,似乎對不能為羅方解惑感到十分歉然,寬慰道:“天下魔獸種屬萬千,不為人知者不計其數,就算是仙神級強者也不敢說能夠閱遍天下魔獸,閣下不過一次誤判,何須介懷!”

得到林昊的回答,羅方終於確定雷翼雲虎正是紫曜仙君的座駕,那吳承祖三人的下落便水落石出了。

“難怪我等在此苦等一月有餘也未見他們回來,原來竟是被這三個傢夥給截胡了!”

料定林昊三人已經取得了紫曜仙君的墓葬,羅方頓時開始盤算起來,若是能夠將他三人帶回萬獸山莊,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