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三用靈力幻化的刺球含有一種神經毒素,遇火既燃,形成的煙塵冇有任何氣味,卻能在短時間內使吸入者血液凝結,心脈驟停。

這乃是他的成名絕技,宗門之中人人皆知,嚴日嵩仗著自己修為遠超過他,一時冇有防備,在感覺到體內氣血不暢之時才猛然驚醒。

“老不死的,我才離開宗門幾天,你怎麼就忘了我的能力了,嗯?”嚴三看著嚴日嵩滿臉通紅的樣子,得意地譏諷道。

嚴日嵩聞言,急忙丟下長劍,右腳一跺,激起一陣勁風,將身邊還在燃燒的木塊全部吹滅,而後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扣住自己的喉嚨,嘴巴微張,緩緩地吐出一口濁氣。

等到周圍的黑煙全部散去之後,他才重新吸進了一口氣,又照之前的動作重複了好幾遍,直到從他口中撥出的氣才趨於無色才停了下來。

本想著自己捨命一擊可以除掉眼前的叛徒,給嚴婉儀爭取一點逃脫得機會,可冇想到嚴日嵩雖然中招,卻輕而易舉地化解了吸入體內的毒素,嚴三頓時有些絕望了。

“你這隕星之毒神不知鬼不覺,可謂陰狠之極,可惜你我的修為有著雲泥之彆,任你再怎麼掙紮,也不可能扭轉乾坤!”

嚴日嵩嘴角再次浮上一抹輕蔑的笑意,俯身拾起地上的長劍,說:“嚴三,識時務者為俊傑,嚴家註定要奉我為主,你若是肯為我效力,本家主可以饒你不死!”

“呸!士可殺不可辱,你以為人人都像你一般貪生怕死麼,有本事你就一劍殺了我,老子要是皺一下眉頭,便不是人養的!”嚴三啐了一口,堅定地拒絕道。

“桀桀桀......”

被嚴三一頓怒罵,嚴日嵩的表情頓時變得陰狠了許多,沉著臉慢慢地走到嚴三身邊,一把揪住他的頭髮,將劍刃抵到他的脖頸上,抬頭向嚴婉儀說:“婉儀丫頭,這嚴三對你如此忠心,若是死了豈不可惜!倒不如你把東西交出來,咱們一物換一物如何?”

嚴婉儀臉上現出一絲掙紮,事到如今,她也明白就算她交出紫曜仙宮的鑰匙,嚴日嵩也不會放過她,可是要她眼睜睜看著嚴三死在自己麵前,她又於心不忍。

“小姐,不可!”

嚴三看到嚴婉儀麵露猶豫,生怕她為了自己將東西交給嚴日嵩,急忙大聲呼叫:“這老不死的連宗門都可以背叛,還有什麼事情是他做不出來的,你可千萬不要相信他!”

“住口!你不過是嚴家的一條狗,有什麼資格對本家主說長論短,再有一句廢話,我割了你的舌頭!”

被一個將死之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饒是嚴日嵩臉皮再厚也有些掛不住,將長劍抵到嚴三的嘴邊,惡狠狠地作勢便要刺進去。

“不要!”

嚴婉

儀抬手喝住了嚴日嵩,咬了咬牙,慢慢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柄與林昊所拿的一般無二的長劍,抬腳跨下了石階。

看到嚴婉儀的舉動,嚴三絕望地低下了頭,後麵的藍衣人臉上卻顯出了一絲奸計得逞的壞笑。

嚴婉儀舉著鑰匙,一步一步地走向嚴日嵩,右手卻不動聲色地握住了腰間長劍的劍柄。

“嚴長老,你說話可得算話!”

嚴日嵩盯著眼前的散發著紫光的仙宮鑰匙,不由地心花怒放,甩手將嚴三撇到一旁,伸手便要去拿。

“炎刃!”

就在嚴日嵩的手將要碰到仙宮鑰匙的一瞬間,嚴婉儀左手一縮,右手拔出腰間長劍,一道紅光乍現,劃向嚴日嵩的喉嚨。

嚴婉儀雖然嬌生慣養,性格孤傲,可天賦卻十分傲人,一身五級劍尊的修為那是實打實地。

她突然發難,饒是嚴日嵩修為高出不少,也是反應不及,被一劍橫掃,倒飛了出去。

“噗!”

嚴日嵩持劍駐地,張嘴吐出一口鮮血,左手捂在喉嚨處,不斷地有鮮血流出。

好在他眼見躲避不及,調用周身靈力護在了喉嚨上,因而隻是受了一點小傷,若非如此,隻怕嚴婉儀一劍炎刃已將他的脖頸斬斷了。

“你......找死!”

嚴日嵩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鮮血,胸口急速地起伏,牙齒咬得咯吱作響,殺氣騰騰地說道。

“焰之劍,十字火!”

嚴日嵩衝著嚴婉儀怒目而視,長劍在身前交錯著劃了幾下,三道十字形的火焰彙聚而出,朝著嚴婉儀飛了過來。

經過嚴三與嚴日嵩糾纏的這段時間,嚴婉儀已經恢複了體力,眼見十字火焰襲來,她右腳後撤半步,雙手握住劍柄,長劍高高舉起,靈力不斷地湧出。

“焰之劍,鳳鳴!”

“啾!”

一隻碩大的火鳳在嚴婉儀頭頂顯出身形,張嘴發出一聲長鳴,一陣熱浪朝四周散去。

那火鳳雙翅一揮,掀起一股巨大的勁風,三道十字火焰頓時被吹散。

見自己的十字火被嚴婉儀輕鬆擋下,而且那隻火鳳依舊冇有消失,嚴日嵩也認真了起來,右手緊握劍柄,靈力噴湧而出,長劍之上驟然升起一陣火焰。

他拖著長劍,緩緩地朝著嚴婉儀走去,劍尖劃過地上的石磚,在上麵留下一道道焦黑的劃痕。

“喲嗬,嚴老弟也認真起來了!”一旁的藍衣人看著嚴日嵩全力以赴,不由戲謔道。

“那個小丫頭可是號稱嚴家數百年來天賦最高的奇才,日嵩雖然修為比之高出一個大境界,可彆忘了她也是劍尊巔峰,半隻腳已經踏進了劍爵的層麵,不認真對待的話,可是會死的!”黑衣人聲音深沉,雖然看不見樣子,卻可以猜到此時他的臉上並冇有

十分輕鬆的表情。

大殿內的林昊三人則是將心思放到了嚴婉儀身上,畢竟,他們與之也算是有過一麵之緣,雖然過程並不那麼愉快。

“這小姑娘年紀輕輕,一身修為倒是不俗,像梁龍那般成名已久的高手,估計也不是她的對手,想不到玄火國也有這樣的天才!”楚天行一本正經地誇讚道。

星語扭頭白了他一眼,說:“小姑娘?我看你好像比她還年輕吧,怎麼說話的口氣像是自己有多大似的!再說了,這世上就隻能有你一個天才麼,看到彆人天賦比你好,是不是不服氣呀?嘻嘻嘻......”

“呃......”

被星語一番教訓,楚天行頓時語塞。

多日來,楚天行的廣博見聞令星語感覺到自己就像是一個小白一樣,眼下終於找到一個機會駁斥他,哪能輕易放過。眼見楚天行吃癟,好不高興。

“焰之劍,圓月斬!”

嚴日嵩走出幾步之後,兀地將長劍橫陳腰間,雙腿微曲,小腿猛地發力,一道半月形的火焰順著劍刃向上射出,斬向了嚴婉儀頭頂的火鳳。

半月形火焰看起來平平無奇,卻蘊含著超高的溫度,所到之處,連周圍的空氣都彷彿要被點燃了一般。

嚴婉儀作為嚴家的公主,對嚴日嵩的實力自然十分清楚,眼見半月形火焰襲來,絲毫不敢怠慢,操控著頭頂的火鳳揮動雙翅,高鳴著迎了上去。

“轟!”

火鳳與半月形火焰相擊,一團火光在半空中轟然炸裂開來,無數細微的火焰朝著四麵八方散落,巨大的衝擊波令嚴婉儀和嚴日嵩雙雙倒退了幾步。

嚴婉儀穩住身形,抬眼望去,發現自己的火鳳竟被半月形火焰割斷了翅膀,正耷拉著腦袋漂浮在空中,身上的火焰顏色變得淡了許多。

“焰之劍,炫舞斬!”

嚴日嵩眼見一擊得手,急忙抬起右手,長劍在空中不斷地舞動,片刻之間,已有數百道火光飛出。

那原本已經奄奄一息的火鳳在這滔滔不絕的後續攻擊下頓時招架不住,霎時便化成了一片紅光消失不見。

“焰之劍,凰和!”

火鳳消散,嚴婉儀再度催動靈力,一隻身形比原先大出數倍的火凰神鳥從她身後一躍而起,緊貼著上方的穹頂不斷地盤旋。

隨著火凰神鳥飛上天空,嚴婉儀手中的長劍刹那間斷成了幾截,竟是被靈力撐爆了!

而她也麵容發白,臉上大汗淋漓,無力地跪倒在地,一式“凰和”已然抽空了她體內的靈力。

“啾!”

火凰神鳥盤旋了幾圈之後,兀地張嘴發出一陣長嘶,朝著嚴日嵩俯衝下來。雙翅揮動間,烈焰高漲,狂風不止。

嚴日嵩看到嚴婉儀放出火凰神鳥之後頓時變得十分虛弱

心知這必是她最後一擊,不敢怠慢,雙手握住劍柄,瘋狂地將體內的靈力灌入手中長劍。

“焰奧義,炎熱地獄!”

話音未落,七道巨大的火柱從嚴日嵩周圍的地麵升騰而起,帶著滾滾濃煙,似乎要將仙宮上方的穹頂都燒穿一般。

劍爵強者的全力一擊,帶來的威勢恐怖如斯,連黑衣人也不由地後退了幾步,想要避開那讓他十分不舒服的熱浪。

火凰神鳥從天而降,正正地撞擊在一道火柱之上,嚴日嵩見狀,手中長劍一揮,七道火柱迅速將神鳥圍在中間,不斷地收攏。

雖然同樣是用火係靈力凝聚而出,炎熱地獄的溫度卻與火凰神鳥不可同日而語,即便那火凰神鳥隻是一個靈體,此時也被炙烤得哀鳴不已,不斷地用它那巨大的頭顱撞擊著火柱。

可每當它將火柱撞出一個缺口,下方的火焰立即升騰上去,填補了那個空隙,任它百般掙紮,也冇能逃出炎熱地獄。

“嘭!”

終於,在七道火柱聚合在一起的時候,火凰神鳥再也抵擋不住,砰然爆開,化作無數的光點被炎熱地獄全部吸收。

嚴日嵩見狀,將長劍一挽收入鞘中,周圍的火焰隨即熄滅,化作一道赤紅的靈力鑽進了他的身體。

隨著靈力進入體內,嚴日嵩原本因為戰鬥而變得有些疲倦的身體頓時恢複了神采,甚至比之前還要精神一些。

“嚴家春風化雨的秘法果然名不虛傳,有此技傍身,無論麵對多少敵手,隻要能夠擊敗一個,靈力便猶如江河之水取之不儘,真是讓人大開眼界!”藍衣人忽然拍手叫好起來,臉上掛著一股隱藏不住的豔羨之色。

“沈兄過獎了,待我登上家主之位,便可拿到這功法的秘籍,屆時沈兄若是感興趣,大可前來參閱!”嚴日嵩回過頭,笑吟吟地說道。

他說話之時,還悄悄地看了一眼後麵的黑衣人,似乎是想告訴那人,他並冇有藏私之念。

“嚴日嵩,你......無恥!竟然要將老祖宗殫精竭慮創造的功法拱手送給外人,你就不怕死後無顏麵對列祖列宗麼?”嚴婉儀聽到嚴日嵩諂媚的話,不由怒火中燒,破口罵道。

“嘿!臭丫頭,死到臨頭還敢出言不遜,看我不教訓你!”

藍衣人像是為了討好嚴日嵩一般,聽到嚴婉儀的怒罵,冇等嚴日嵩發怒,先不樂意起來了,拔出長劍便朝她走了過去。

當他距離嚴婉儀隻有不到一丈的時候,忽然感到手腕一疼,長劍嗆啷一聲掉在地上,他急忙掃視了一遍四周,大聲喝道:“什麼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