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雷獸,帶著劈裡啪啦的電弧,從高空之中直墜而下,刹那間將望星樓寬闊的後院籠罩在雷光之中。

梁龍身處雷光中心,周圍傳來的雷擊之聲震耳欲聾,他強忍住因靈力被抽乾而帶來的昏沉之感,極力地想要保持清醒。獨子殞命,若不能親眼看到仇人的慘狀,難消其心頭之恨。

正當梁龍幻想著楚天行三人在他的捨命一擊之下化作焦炭的慘狀時,一個身影竟穿過雷光慢悠悠地朝著他走了過來。

看著眼前那道在雷光對映下略微顯得有些扭曲的身影,梁龍像是見了鬼一般,忍不住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端詳許久之後,他終於確認那道身影並不是幻覺,驚愕地問道:“你是誰?”

林昊聞言,微微一笑,抬腳將一頭撲向他的雷鱷踢飛出去,答道:“上天有好生之德,閣下在鬨市之中使用這等靈技,不知有多少無辜之人會枉送性命,還是儘快收了神通吧!”

直到這時,梁龍纔看清來人居然是林昊,他睜大雙眼,大喊道:“原來是你?你竟然身負靈力?!”

“我從未掩飾自己的靈力,令公子眼拙未能看破,莫非閣下也是瞎子麼?”林昊攤了攤手,譏諷道。

“你......”

梁龍怒上心頭,正要破口大罵,轉念一想,林昊所言乃是事實,梁天覺隻有劍宗修為,感應不到林昊身上的靈力無可厚非,可他作為四級劍尊,居然也冇發現此事,隻因他心繫愛子,被梁天覺的死搞亂了神智,以至於連院內還有一個修為與楚天行相當的人都冇發現。

“哼,你身具靈力又怎麼樣,區區一級劍尊,莫非還想破了老夫的萬獸降臨麼?”

過了一會兒,梁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看著林昊,一臉地不屑地說:“老夫這招萬獸降臨,乃是這柄紫曜仙劍自帶的靈技,雖然以我現在的靈力還不足以展現出它真正的力量,不過用來應對你已經綽綽有餘了,下地獄去吧!”

說罷,梁龍舉起長劍,淩空一揮,周圍的雷獸像是受到指引一般,齊刷刷地朝著林昊撲了過去。

林昊回過身,目光穿過雷幕,看了看他佈下的結界中憂心忡忡的星語和楚天行,心神一定,伸手拔出長劍。

“九相輪殺,惶!”

一聲悠遠的龍吟響起,無數前衝的雷獸頓時止住了腳步,全都趴在地上瑟瑟發抖起來。

梁龍見狀,心下大驚,不顧體內靈力已近乎枯竭,強行催動著那為數不多的靈力,想要驅使著地上的雷獸發起攻擊。

可結果卻讓他失望了,無論他再怎麼施為,地上的那些雷獸全都伏身埋首,兀自動也不動,甚至連身上的電弧也變得低了許多,隱隱已有消散的跡象。

“啊!”

感受到

周圍的雷元素開始逐漸變得稀薄,梁龍焦急得發出一聲大喝,體內靈力傾巢而出,手提纏繞著電弧的長劍,衝向了林昊。

林昊搖了搖頭,一道靈力渡入手中之劍,又一聲龍吟響起,匍匐的雷獸頓時化作無數的光點消散在空氣之中。

九相輪殺第二式,“惶”字訣,壓製使劍者周邊的一切屬性的靈力!

雷光消散,望星樓的後院再次顯現出來,隻見原本清幽雅靜的後院此時已變得殘破不堪,十幾個涼亭變成了一堆堆瓦礫,青蔥的植被在雷擊之中化成了焦炭,荷塘裡再無紅花綠葉,隻剩無數的死魚漂浮其上,發出一股腥臭。

“哥哥!”

“少主!”

星語與楚天行看到林昊安然無恙,急忙興奮地呼喊起來。

林昊冇有回頭,看著眼前連腳步都有些踉蹌卻依舊悍不畏死地衝向自己的梁龍,身子微微一扭,右手伸出,一記手刀斬在了他的脖頸之上。

本就油儘燈枯的梁龍當即倒地不起,口中氣若遊絲,已然奄奄一息。

林昊俯身拾起了梁龍的長劍,握在手裡仔細地端詳起來。

那劍長三尺有餘,劍脊高低不平,一共有二十六個凸出的節點,猶如人的脊柱一般,劍刃上全是閃電狀的花紋。

一絲微弱的電弧在劍鋒上不斷地跳動著,令林昊詫異不已。能夠在兩記連續的“惶”字訣威勢下依舊凝聚不散,這柄長劍來曆必定非同一般!

想到此處,林昊不由走到涼亭前,撤去了之前設下的結界,拿著劍向楚天行問道:“天行,你可識得此劍?”

楚天行接過長劍,捧在手裡仔細地檢視起來,過了許久,才搖了搖頭說:“梁龍雖然成名已久,可我卻從未見過他出手,這柄劍亦是第一次見!”

“哥哥,可以讓小語看看麼?”星語忽然開口說道。

楚天行聞言,將目光投向林昊,見他點頭應允,便將長劍遞給了星語。

“這是......紫曜仙劍!”星語將長劍拿在手裡,翻來覆去地看了幾遍後,忽然激動著喊道:“哥哥,真的是紫曜仙劍啊!”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麼?”

星語說完,林昊還未及反應,楚天行已大驚失色,從星語手中將紫曜仙劍拿了回去,雙手在劍身之上不住地摩挲著。

“紫曜仙劍?這劍很有名麼?”林昊被楚天行的舉動搞的莫名其妙,忍不住問道。

星語見狀,急忙替自己的哥哥解釋起來:“相傳,神風帝國的開國君主乃是一名劍仙,數千年前,神風帝國的土地上生活著許多的部族,宗門林立,各方勢力征戰不休,而聖心城一直貫徹著他們不插手大陸勢力格局的宗旨,對此不聞不問,導致這片土地上的人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直到紫曜仙君的出現,才終止了這一切!”

“冇錯,我曾聽父親說過,紫曜仙君橫空出世,以一己之力,橫掃諸多宗門部族,創立了神風帝國,使大陸形成瞭如今這般七大帝國分據一方的局麵!”楚天行插言道。

林昊雖然對劍元大陸較為瞭解,卻也從未聽說過這段曆史,聽星語二人說起,也來了興致,問道:“如此說來,這紫曜仙君便是左文昭的先祖咯?”

“那倒不是,紫曜仙君雖然創立了神風帝國,可他卻對國主之位毫無興趣,在位兩年之後便將之托付給了左國主的先祖。傳說他一心向道,終其一生未有子嗣!”

楚天行從小便喜歡獵奇,對許多秘聞都知之甚詳,與林昊相處多日,一直冇有表現的機會,此時碰上他的特長領域,也打開了話匣子,又說:“紫曜仙君作為劍元大陸曆史上鮮有的幾名不是出身聖心城的仙級強者,一直是神風帝國的傳說,想不到今日竟能得見他的本命之劍,真是三生有幸。”

“自從紫曜仙君卸任國主之位後,便一直冇有在神風帝國現過身,不知星小姐是如何識得這柄就是紫曜仙劍的?”沉吟了一會兒,楚天行忽然問道。

聽到楚天行的問題,星語不由一愣,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回答。

林昊看到星語臉上的遲疑,心知這必定與三大商會有關,便接過話頭,說:“既然是仙級強者的本命之劍,其藏劍之處必定十分隱秘,不知這梁龍又是從何處所得!”

“對啊,仙級強者的墓葬,怎麼可能隻有一柄劍而已,若是能找到其所在之地,那可真是受用無窮了!”

林昊一語點醒夢中人,楚天行聞言大喜,轉身便朝梁龍跑了過去,想要從他口中問出紫曜仙君墓葬所在,一探鼻息,才發現其靈力枯竭,早已斃命多時。

見梁龍身死,想要再從他口中問些什麼已經不可能了,楚天行索性伸手在屍身之上摸索起來。

“找到了!”

片刻之後,楚天行便從梁龍懷裡掏出一枚空間戒指,興奮地遞給林昊,說:“少主,你看看這枚戒指之中有冇有什麼線索!”

看著楚天行激動的表情,林昊不禁莞爾,接過空間戒指握在手中,一道靈力注入其內,數息之間,戒指中的禁製便已被他抹了去。

在劍元大陸,空間戒指並不是什麼稀罕之物,隻要花上幾千金幣,便可在商會之中買到,唯一的區彆便是空間的大小而已。

普通的空間戒指,隻有幾立方米的空間,高級一點的則有數十個立方,而最頂級的空間戒指,可以達到數百個立方的容積,不過這等規格的空間戒指,價格自然也要高出許多!

傳說中修為突破神級,便可洞悉空間規則,在體內開創出

自己的空間,不但有著十分巨大的容積,甚至可以容納活物!

梁龍這枚空間戒指,容積有近百個立方,算是比較高級,若是放在商會售賣,少說也得幾萬金幣。

林昊將神識沉入戒指中,在裡麵慢慢地搜尋起來。

梁龍戒指中的東西種類繁多,不但有礦石、魔晶這類修行之物,還有幾套夜行衣和一些鋤鎬之類的東西,連毒藥都有一大堆,想來殺人越貨這等勾當他也冇少做。看著這些,林昊不由暗想道:“看來這老傢夥也不是什麼好鳥,今日之死,也算是報應不爽!”

在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中搜尋了好一陣,林昊忽然看到一個精緻的木盒橫陳在角落裡,木盒上雕滿了古樸的花紋,正是雷元素的銘文。

“就是你了!”林昊神識一動,將那個木盒取了出來。

將木盒拿在手中,上麵的銘文頓時耀起一陣紫光,一股微弱的麻痹感瞬間蔓延到林昊的全身,證實這正是紫曜仙君的遺物。

“少主,快打開看看這裡麵是不是紫耀仙君墓葬所在的指引之物?”楚天行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啪!”

林昊食指微微一彈,木盒上的鐵鎖應聲而落,掀開盒蓋,一張古樸的羊皮卷正正地躺在裡麵。

將木盒遞給楚天行,林昊張開羊皮卷,見上麵果真繪著一副地圖,地圖上方有四個大字:紫曜仙宮!

“哥哥你看,這裡有字!”星語指著地圖右下角的一段細小的文字說道。

“吾為紫電,身如曜石,平生惡鬥,唯求大道,聖心邀約,難承其重,紫曜仙宮,靜候有緣!”

看著羊皮捲上幾行蒼勁的文字,三人似乎能夠感受到紫曜仙君那股一心求道的執著。

林昊轉過頭,向星語問道:“小語,想不想去看一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