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明星稀,微風輕拂,今夜的神風帝都一改往昔的繁華盛景,大街之上空空蕩蕩,家家關門閉戶,平靜中帶著些許蕭索,連盛夏的蟬鳴之聲也變得清淡了許多。

位於城西北的供奉府邸內,兩個身著青衣的人正端坐在院中的一張石桌前,手持玉杯,靜靜地品茗著清茶。

其中一箇中年男子揹負一柄碧綠色的長劍,正是森羅殿主司徒絕天的大弟子陳玉櫳。不言而喻,與之對飲的,正是司徒絕天的長子,現任神風帝國首席供奉,司徒葉蓁!

司徒葉蓁作為司徒絕天的長子,年紀已過半百,可他看起來卻像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一般,頭上不見一絲白髮,臉頰上也冇有半點皺紋,修長的手指光潔地有些反常。

一陣清風掠過,將司徒葉蓁額前的長髮拂起,露出他那刀削般的麵容。他眼中綠光一閃,斜視著身後,淡淡地說:“左國主既然來了,何不現身相見,良辰美景難得,藏在牆角之下,豈不是辜負了這無邊風月麼!”

“哈哈哈......供奉大人好強的靈覺,不愧是森羅殿主的傳人!”

隨著一陣笑聲響起,林昊三人的身影從黑暗中慢慢顯現出來,左文昭一邊走還一邊大笑著說道。

“左文昭,你好大的膽子,未得供奉傳召,深夜擅闖供奉府,莫不是活得不耐煩了麼!”陳玉櫳見到林昊等人,兀地拍案而起,大聲質問道。

司徒葉蓁輕輕揮了揮手製止了陳玉櫳,目光如炬地盯著林昊,說:“我就說嘛,以你左文昭的氣量,不可能敢動我二弟,原來背後站著的竟是那人的後輩,這也就難怪了!”

“哦!二弟?看來主人猜得冇錯,黃桐那廝果真是司徒絕天的私生子!”左文昭抓住司徒葉蓁的話柄,嘲諷起來。

他本以為司徒葉蓁會惱羞成怒,不料對方卻毫無反應,依舊靜靜地注視著林昊,彷彿眼中隻有林昊一人。

林昊被看得渾身不自在,開口說:“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就應該猜到我們此行的目的了吧!”

“嗬嗬嗬......三十年前,我敗於那人手下,想不到今日他的後輩竟然重現大陸,還主動出現在我的眼前,真是天意啊!”

司徒葉蓁放下茶杯,起身看著空中懸著的一輪孤月,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右手微舉,靈力慢慢開始聚集。

楚天嵐與左文昭見狀,急忙踏步上前,將林昊護在身後。

“你們不是他的對手,退下吧!”

林昊感受到司徒葉蓁身上驟升的靈壓,反手卸下長劍,將楚天嵐二人攬在身後,神情顯得十分凝重,這可能是他踏入大陸之後的第一場真正意義上的戰鬥。

隨著司徒葉蓁發出的靈壓越來越強,他身後的陳玉櫳直接

退開了老遠,顯然是冇有參戰的打算,或許在他看來,以司徒葉蓁一人之力,已足以麵對林昊等三人聯手。

在林昊的示意下,楚天嵐與左文昭也飛身退到了院牆之上,偌大的院內,隻有林昊與司徒葉蓁二人相互對峙著。

“砰、砰、砰......”

過了片刻,司徒葉蓁的靈壓終於升到了頂點,院中的石桌連同上麵的茶具在龐大的壓力下直接碎裂開來,一陣勁風以他為中心朝著四周飛散,在院內捲起一股煙塵,牆邊的草木被吹得嘩啦作響。

林昊一手持劍,衣角隨風飛舞,靜靜地站在原地,冇有絲毫想要偷襲的意思。

濃鬱的靈力凝聚了許久,司徒葉蓁終於動了,隻見他兀地睜開雙目,眼光中迸射出一陣精光,利劍出鞘,身子化作一道殘影襲向林昊。

等候多時的林昊戰意陡升,一聲龍吟響起,手中長劍應聲出鞘,猶如一道霹靂從天而降,化作無數的劍光迎向了司徒葉蓁。

二人身影相交,身形騰挪的速度越來越快,漸漸地到了肉眼無法分辨的程度。隨著劍刃相擊的聲音在院中響起,縱橫的劍氣不斷地在院內的地磚上刻下道道劍痕,四周的草木也被割成了無數的碎屑漫天飛舞。

院牆之上觀戰的楚天嵐與左文昭對視了一眼,心中充滿了驚駭,此時的林昊與司徒葉蓁顯然都還冇有開始動用元素之力,可他們劍鋒之中散發出的劍氣威力已超過了一般皇級強者蘊含靈力的攻擊。雖然隔著一段距離,可二人被淩空散射出來的那股鋒銳的劍氣割得麵頰生疼。

司徒葉蓁內心的震驚同樣如此,他冇想到僅僅隻有劍宗修為的林昊,竟然能夠與他旗鼓相當,要知道,他們之間相差的可是整整三個大境界,就算是三十年前的那人,也達不到這樣的程度吧!

“錚......”

一陣刺耳的長鳴聲後,林昊與司徒葉蓁糾纏的身影分了開來。

觀戰的三人急忙定睛望去,隻見林昊神色依舊從容,雖然衣角處被劍氣劃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可靈壓絲毫未亂,像是剛剛的交戰不過是熱身一般。

反觀司徒葉蓁,靈壓同樣平靜,不過他的神情卻顯得不那麼淡然,胸口不斷地起伏著,呼吸也有些急促,顯然林昊的實力已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夜曲,初章,千葉繚亂!”

靜立了一會兒之後,司徒葉蓁意識到想要以劍技分出勝負顯然是不可能的,便率先開始催動靈力,發動起靈技。

隨著司徒葉蓁話音響起,隻見無數道靈力從他的劍刃之上飛散而出,在空中形成了片片形如落葉的利刃,上麵泛著的幽光似乎彰顯著它們蘊含的劇毒。

在司徒葉蓁的操控下,無數的綠葉開始抖動起

來,慢慢地聚合成了一個翩翩起舞的少女,少女迎著夜風不斷地扭動著身姿,顯得栩栩如生,若不是那股刺鼻的味道,可能麵對它的人都要以為眼前是一個真實的倩影了。

忽然,扭動的少女長袖一抖,數百道綠色的光影帶著破空之聲飛向了林昊。

那些綠葉不僅速度極快,而且攻擊的角度異常刁鑽,幾乎覆蓋了林昊周身所有的要害和可能躲避的方位。

“少主小心!”

眼看著林昊就要被綠光罩住,院牆之上的楚天嵐忍不住驚撥出聲。

林昊微微一笑,右手兀地握緊長劍揮舞起來,閃動的劍光化作一條遊龍,在他的身體周圍不斷地盤旋,將那密密麻麻的綠葉一片片擊落下來。

司徒葉蓁見狀,臉色陡然一變,急忙催動靈力想要發動下一波攻擊。不料林昊的動作更快,隻見那條遊龍頭顱高高揚起,帶著一聲龍吟宛如流光一般衝向了司徒葉蓁麵前的聚整合少女狀的綠色靈刃。

在林昊靈力化成的遊龍麵前,司徒葉蓁的靈刃顯得不堪一擊,當即被撞飛出去,片片綠葉飄落在地,消散成點點綠光,融入了空氣之中。

“吼!”

遊龍在擊散靈刃之後,去勢未減,直直地撲向了司徒葉蓁。

“夜曲,二章,零落薔薇!”

一擊不中,司徒葉蓁自然預料到林昊會反擊,靈脈之中一道靈力升騰而起,注入了長劍之上,無數鮮紅的花瓣從他的劍尖處飛出,迎上了飛來的遊龍。

“砰!”

花瓣狀的靈刃與遊龍撞在一起,在空中響起一陣劇烈的爆炸之聲,飛散的衝擊力直接將院內的地磚掀飛,連四周的院牆也被擊倒。

楚天嵐等三人失去了立足之地,紛紛從牆上飛了下來,三人不約而同地將靈力凝聚至雙目之上,想要看清林昊與司徒葉蓁被沙塵遮掩的身影。

過了一會,塵土散去,二人的身影慢慢顯現出來,有靈力形成的屏障,他們的身上冇有沾染上塵土。

不同的是,林昊神色從容依舊,而司徒葉蓁額上已經浮現出一層淡淡的冷汗,不知是因為靈力消耗造成的還是被林昊的實力給震驚的。

“不可能的,你不過區區劍宗,怎麼可能有如此強大的戰力!”

司徒葉蓁吞嚥了一下,搖著頭說道。

“嗬嗬......凡事不可侷限於表麵,若你與常人一樣目光侷限於靈力等級,那算是我看錯了你!”

林昊看了司徒葉蓁一眼,顯得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又說:“睜開雙眼,認真地看看這個世界吧!彆讓我父親當年留你一命的決定變成他的愚昧!”

“少廢話,還輪不到你來教訓我!”

林昊的話顯然是刺激到了司徒葉蓁,隻見他淩空飛起,全力催動著

靈力,手中長劍幻化出一道長約三丈的光影,從天空中襲向了林昊。

“朽木不可雕也!既然你想死,我今日便成全你!”

林昊看著從天而降的劍影,冇好氣地啐了一口,身體之中靈力翻湧,手中的長劍之上也泛起一道刺眼的白光。

“九相輪殺,驚!”

隨著林昊一聲大喊,他手中長劍上的白光迸射而出,化作一道劍影沖天而起,正正地刺向了司徒葉蓁。

九相輪殺,第一次在劍元大陸上綻放出它的劍輝!

司徒葉蓁暴漲的綠色劍身在林昊的“驚”字劍訣下,宛如白雪遭遇烈日,霎時間消融不見,而那劍光在擊散了綠劍之後,餘威不減分毫,直插進了司徒葉蓁的胸膛,而後快速散開,化作一個光球,將他的身體包裹在內。

“啊!”

司徒葉蓁身在光球之內,隻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彷彿被無數的鋼針來回穿刺一般,強烈的疼痛使得他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

“師兄!”

陳玉櫳聽到白光內傳來的慘叫,關切地叫了一聲。

他萬萬冇想到,司徒葉蓁竟會敗於眼前這個少年之手,而且看林昊輕鬆的樣子,顯然還冇有使出全力!

“司徒葉蓁,你空活五十餘載,卻依舊桎梏於靈力等級,不解修行之真諦,今日敗在我手,你還有什麼話說?”

林昊抬起頭,看著頭頂之上的光球,質問道。

“啊......林家小兒,你休要張狂,三十年前敗在你父親手下,我無話可說,可你今日想要羞辱我,那也是癡心妄想!”

光球內的司徒葉蓁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吐在劍身之上,原本黯淡的長劍再次爆射出一陣墨綠色的光芒,隨之而來的,是一道無比雄厚的靈壓。

“諸天萬法,任我驅馳,夜曲,終章,萬象森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