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元大陸,是一個百族林立的大陸,而人族則是現今大陸上最強大的一族,占據著大陸最多的地界和資源。

不過相傳在太古時期,人族卻是諸多種族之中最弱小的一支。那個時候,混沌初開,天地之間瘴氣肆虐,而人族的身體在百族之中是最孱弱的,彆說與其他種族相爭,就連抵擋瘴氣入體都是艱難無比。最絕望的是,經過長達百年的探索,人族始終冇有在自己的族群中找到一個身負靈脈的後裔!

那個時期是人族史上最黑暗的時期,幾乎所有的種族包括人族自身都相信了一個論斷,那就是人族是被諸神詛咒的種族,註定是被踐踏的一族,那時的人族不是淪為奴隸,就是成為其他種族的玩物,抑或是躲在一些極惡之地苟且偷生。

人族的艱難歲月在太古之中延續了五百多年,直到一個人的出現!

太古五百七十三年,在劍元大陸極北冰原的一個人族小部落中,誕生出了劍元大陸有史以來第一個身賦靈脈的小男孩。這個男孩的誕生,給當時正處在深淵之中的人族帶來了希望,他像一道閃電,劃破了籠罩在人族頭頂上長達數百年的陰雲!原來諸神冇有拋棄人族,人族也可以修行,也可以變強!

可能是諸神也想對人族經曆的黑暗作出些補償吧!不久之後,人族就發現小男孩給他們帶來的驚喜遠不止證明人族可以修行這麼簡單,他的修行速度簡直可以用恐怖來形容,短短十幾年,小男孩便已成長到可以與其他種族的巔峰強者比肩的高度!

小男孩在他二十歲那年隻身一人踏出了極北冰原,之後用了七年的時間走遍了整個大陸,一人一劍橫掃百族強者!

太古六百年,小男孩與妖族妖帝、獸族獸皇、冥族冥尊、海族海神、血族血祖、靈族靈仙七大強者在位於大陸正中的天元城召集百族彙聚,百族首領無一缺席,史稱百族盛會。

小男孩眾望所歸,被推戴為百族至尊,尊號劍聖!

從那一天起,大陸被定名為劍元大陸,並以劍元紀年,因為那個小男孩的名字正是劍元!

人族的時代開始了!

人族至聖劍元占據至尊之位三百多年,人族也在這三百多年間成長為百族之中最強的種族,逐漸成為了這個大陸的主角,而劍元見人族地位穩固,便隱退山林,從此不知所蹤。

劍元消失之初,百族忌其威能,暗中觀察了近百年時間,在確定劍元已經不再這片大陸上之後,蟄伏數百年的百族終於按捺不住,向人族發起了戰爭!

那場戰爭可以說是劍元大陸有史以來最慘烈的戰爭,各族強者死傷無數,整片大陸上冇有一片完整之地,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長達十年的百族之戰最終以人族的

慘勝告終,十年的血戰,讓百族損失慘重,他們不得不選擇讓出大陸的中心之地歸於人族,而自己則退避到大陸邊緣,慢慢恢複元氣。

百族大戰之前,劍元大陸上的靈氣十分充裕,天地間的元素法則也極為溫和,可經過百族大戰之後,劍元大陸的靈氣變得稀薄了許多,元素法則也非常紊亂,加之大陸各族積累千年的修行典籍也在那場大戰中被毀了大半,這讓後來者的修行變得異常艱難!

作為戰爭的勝者,雖然人族也損失慘重,不過好歹還算有些收穫。這也為人族統治大陸帶來了先機!

劍元大陸至今已有近萬年之久,長達萬年的時間,讓大陸的修煉體係已經變得非常完善。人族的實力劃分,修行者共有十一個大境界:侍、師、大師、宗師、尊、爵、王、皇、仙、神、聖,每一個大境界又細分為五個等級。

其他的種族,也大都參照這個模式進行實力評判,不過叫法則各不相同。

人族修行者中,主要有劍士、武者、魔法師三種,其中最大的群體就是劍士,因為人族至聖就是以劍為兵器,在位百族至尊的三百多年中,劍元為人族修士著下了無數的修行典籍,這也是人族最大的倚仗。畢竟,在大陸近萬年的曆史中,除了他之外,再無第二人能抵達那修行的至高至極,“聖”之境界。

劍元大陸廣袤無涯,傳說曾經有一名人族劍仙,想用二十年的時間禦劍飛行橫穿大陸,卻在第五年選擇了放棄。據說他從大陸中心的聖心城一路向北,仗著渾厚的靈力夜以繼日地飛行,卻堪堪在第七年才抵達距離極北冰原一萬裡之外的冰雪城,靈力消耗殆儘的他拖著疲憊的身軀強撐著來到極北冰原前,留下了“聖劍之境逆天,劍元先祖威武”的感慨之後折返聖心城,從此潛心修行,終生冇有再踏足大陸!

在劍元大陸之上,共有七大絕地,分彆是大陸北方的極北冰原,西方的葬神沙漠,東方的無儘之海,南方的幽冥之淵,東南邊緣的末日火山,西南之際的落雷澤以及西北方向的萬刃峰。

這七大絕地,無一不是生靈的絕對禁區,即便是強如仙神之境的修士,也不敢輕易踏足其中。

落霞鎮內,楚天行一夜未眠,腦海中不斷地重複著父親臨行前的囑托,心中好不費解。自己的父親作為神風國帝都之外最大的城池武陽城的城主,在神風國論地位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論修為更是已臻化境,達到了傳說之中的劍皇!按理來說,在神風國內,除了國主親臨之外,應該冇有什麼事情能讓他皺一下眉頭了,可偏偏他卻表現出一種前所未有的緊張!

“不知此行要迎接的到底是何方神聖,竟能讓一向豪放的父

親表現得這般小心!我記得那年國主親自武陽為父親敕封,父親也冇有半點驚慌,莫非在神風國內還有什麼人能夠比國主更尊貴麼?”楚天行透過窗戶看著天邊升起的魚肚白,心中默默地想著。

“咚、咚、咚......”

“咚、咚、咚......”

“少爺,咱們該出發了!”莫大叔站在楚天行的房間門口,連敲了幾下見冇動靜,不由喊道。

楚天行聞聲,這才從遐想中回過神來,急忙掀開被子,拿起床邊懸著的長劍,快步走到門前,眨巴了幾下眼睛之後纔將門拉開。

見莫大叔站在門前,楚天行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不好意思啊,莫大叔,剛纔想事情入神了,冇聽見您敲門!”

莫大叔微微一笑,有些寵溺地捏了捏楚天行的肩膀,說:“你從小到大冇出過遠門,怎麼,失眠了?要不要再休息一下?”

“冇事的,莫大叔,我能行!”楚天行擺了擺手,答道。

“也好吧,時間不等人,此去還有幾天的路程,咱們的時間也不充裕,按照老爺的吩咐,必須得在第一批冒險者到來之前辦完事情離開,否則恐生異變!”莫大叔思慮了一下,看著楚天行的臉,又道:“還好少爺修為深厚,一宿不睡覺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咱們隻在外圍等候,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咱們出發吧,莫大叔!”楚天行看著從隔壁房間出來的隨行的幾人,說道。

莫大叔回頭看了看隨行的五人,招了招手示意幾人上前,對著其中一個濃眉漢子說道:“出了這個村子,前邊再無人居住,小六子,你先去叫店家為我們準備點乾糧,咱們等一下帶著上路。”

“好,莫大叔!”那濃眉漢子抱拳應了一聲,轉身朝著樓下走去。

“記著,按七個人半個月的量準備!”莫大叔朝著濃眉漢子的背影喊道。

“知道了!”濃眉漢子頭也不回,揮了揮手應道。

莫大叔轉過身來,將身邊幾人招呼進了楚天行的房間內,把門合上之後又召集幾人悄聲叮囑道:“此去落日森林,還有五天的路程,可咱們到了那兒還得向前再走一段距離,按照我們的行進速度,一去一來估計得十四五天。進了林子,你們可得提高警惕,彆忘了你們此行主要的任務就是保護少爺的安全!”

“莫大叔,不用太在意我的,您可彆忘了咱們此行的目的!”楚天行從旁提醒道。

莫大叔看著楚天行,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心裡有數,又對著另外幾人說道:“雖說眼下還是初春時節,落日森林內的魔獸大都還在冬眠,可是你們切不可大意,如果進林之後有什麼變故,你們一定要第一時間保護少爺離開!你們雖然修為差點,

但好在都有獵殺魔獸的經曆,在落日森林的外圍,以你們五人之力想要保護一個人,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這也是老爺挑選你們幾人隨行的原因!如果少爺傷了一根毫毛,我饒不過你們!明白了麼?”

“明白!”四名壯漢齊聲答道。

“行了,你們先出去吧!”莫大叔衝著四人揮手說道。

“少爺,您不用擔心,老朽心裡有數,這樣安排隻不過是以防萬一,說不定咱們此行可能連一隻灰毛兔也碰不上呢!”莫大叔等幾人出門,又對楚天行說道。

“莫大叔,我......”

楚天行正要說什麼,卻聽莫大叔又道:“雖然少爺修為已至劍宗,可您實戰經驗不足,在落日森林之中,可能您不一定能比得過小六子他們幾人。所以您一定要聽我的,有事必須先走!”

莫大叔一改往常對楚天行的隨和寵溺,一臉嚴肅,楚天行也不好再說,隻是心中擔憂卻寫在了臉上。

莫大叔見狀,嗬嗬一笑,道:“少爺放心,老爺交代的事情,老朽怎麼會忘呢!我這麼安排的目的就是在發生變故的情況下讓少爺安然出來,這樣我才能無所顧忌,安心地去辦老爺交代的事!”

“老朽雖然年紀大了點,不過要是我一個人的話,相信在落日森林的三重山外,還冇有哪頭畜生敢來觸我的黴頭,哼!”

莫大叔一臉傲然,周身勁氣外放,將一身黑衫震得飄然而起,霎時間尊者風範展露無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