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鬆嶺下,樹靜風止,星語三人悠長的影子拖在身後,猶如石佛一般麵無表情地看著燕海馳七人。

與星語同行之人,一位是慶陽城清風商會的主事風四海,也就是拍賣會上的拍賣師,是一名四級劍爵。看不清模樣那人則是明月商會的主事月雪誌,修為已至劍爵五級。

過了良久,金鴻戈似乎再也受不了三人冷冰冰地眼神,開口打破了沉寂。

“三位當家的,你們剛纔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莫非三大商會還想對自己的貴客下毒手麼?”

風四海斜眼看著金鴻戈,鄙夷地笑道:“嗬嗬......久聞銳金三皇子有勇無謀,今日算是見識了。老夫字字句句說得清清楚楚,你居然還不明白,真是人頭豬腦!”

“你......”

金鴻戈聞言大怒,正要破口大罵,卻被燕海馳攔了下來。瞬息之前還打得你死我活的二人,麵對新的敵人,瞬間抱成一團。

比起金鴻戈,燕海馳要顯得冷靜許多,他伸手將金鴻戈攬在身後,向風四海問道:“我七人此時已是案上之肉,便是一名劍宗要取我等性命也是易如反掌,更何況是三位當家的!你為刀俎,我為魚肉,三位當家的也不必再故弄玄虛了,有什麼目的,不妨明言!”

冇等風四海開口,他身旁的月雪誌已踏步上前,稱讚道:“不愧是火龍王,身陷如此絕境,頭腦絲毫不亂,雪誌佩服!”

燕海馳瞪了他一眼,憤憤地說道:“月當家今日幸得先機,不過撿了個現成便宜,何須再來取笑於我!”

月雪誌冇有回答,抬手掀開了頭頂的兜帽,露出原本被遮擋的麵容。

隻見他皮膚蒼白,顴骨凸起,雙目之中帶著寒氣,右額上有一道狹長的疤痕,在月光的映襯下顯得無比猙獰。

“太子殿下誤會了,老夫所言並無任何取笑之意,隻是殿下年紀輕輕,麵對如此情景依舊能夠做到淡定自若,這份氣度,著實讓老夫欽佩!”月雪誌微微頷首,顯得異常真摯。

燕海馳見狀,也不再糾結,轉而問道:“月當家一向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今日現身於此,到底所為何事?”

月雪誌指了指自己和身邊的星語與風四海,說:“如殿下所見,我三人都是生意人,今日來此,自然是為了與兩位殿下談一樁買賣!”

“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呢,裝神弄鬼,見麵就奪了兩人性命,有你們這麼談生意的麼?”金鴻戈插言道。

燕海馳心中亦有此問,見金鴻戈先於自己出口,便冇有發聲,靜靜地等著月雪誌的解釋。

“嗬嗬嗬......我說了,我三人是來與二位殿下談買賣的,其他的無關人等,自然要先做一下處理!”

月雪誌說罷,眼神突然一

凜,靈力集於掌心,一股寒氣透體而出,瞬間在手中凝聚出五粒冰珠,隨即屈指一彈,五粒冰珠帶著破空之聲射向了前方的幾人。

金鴻戈聽到月雪誌的話,心中暗道不妙,不待他出聲提醒,身邊的五名侍從已被冰珠透體而過,一命嗚呼了。

“你個畜生......嘔!”

眼見隨身侍從斃命眼前,金鴻戈怒氣攻心,體內靈氣翻湧,張嘴嘔出一灘鮮血。

燕海馳見狀,強撐著搖搖欲墜的身體將之扶坐在地,讓其調息靈力。

風四海在月雪誌的示意下,走到燕海馳二人身前,從懷中掏出兩枚藥丸,也不管他們應不應允,直接塞入二人口中。

燕海馳與金鴻戈正要將之吐出,兀地感覺到口中的藥丸化作一股暖流,順著口腔融入到經絡之中,心知這必是療傷之藥,急忙盤腿而坐,運轉內息,驅動著藥力散入全身各處。

“此乃是三大商會的藥師聯合煉製的靈心丹,有修複受損經絡以及靈脈之效,二位殿下放心吸取藥力,待你們恢複元氣之後,我們再細細商談!”

此時月正當空,林昊身處樹林之中,百無聊賴地看著幾人的一舉一動,聽著林中的蟲鳴之聲,忍不住打了個哈欠,心中揣測起三大商會的目的。

三大商會的勢力遍佈大陸,擁有著連聖心城也難以比肩的財富,且不受聖心城的轄製。論實力,連七大帝國也不足以與三大商會相提並論。三大商會的主人,在劍元大陸可以說得上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此等地位對於任何人而言,都已算得上是高不可攀,三大商會冇有理由還要在私底下與帝國之人勾結,甚至不惜冒著諸多危險,以兩國皇子的性命為要挾!難道此次事端隻是慶陽三名主事的主意?

林昊想到此處,抬頭看了看月光下嬌豔欲滴的星語,否定道:“不對,看這小妞的神情,一副身不由己的樣子,參與此事顯然非她本意,必是受他人之命!”

在林昊百思不得其解的這段時間內,燕海馳與金鴻戈二人已將靈心丹的藥力吸收得差不多了。有靈心丹的藥力為引,二人所受之傷雖然未能痊癒,可較之剛纔舉步維艱的局麵已好了很多。

“月老兒,你無緣無故殺害我銳金五名爵級高手,到底所為何因,今日你要是不給本皇子一個滿意的答案,我定讓你三大商會在銳金國的所有分會一個月之內煙消雲散!”

月雪誌看著暴跳如雷的金鴻戈,笑道:“三皇子稍安勿躁,老夫這麼做,也是為殿下著想,我等今日所謀之事,成敗如何暫且不論,若是被外人聽了去,可是大大的不妙!”

“月當家不要再繞彎子了,如今我二人命係你手,你要我們做什麼請儘管說吧!”燕海馳

扯了扯金鴻戈的手道。

“既然如此,那老夫便打開天窗說亮話!敢問二位皇子殿下,對本國的國主之位可有興趣?”月雪誌麵帶微笑,眼睛眯成一條縫,向二人問道。

燕海馳二人皆係皇室子弟,聽到月雪誌的話,心中忍不住一蕩,彼此對視了一眼齊聲向其問道:“你什麼意思?”

月雪誌見二人追問,心中有了底氣,笑著說:“嗬嗬嗬......二位皇子都是明白人,老夫是什麼意思,還需要重複第二遍麼?”

世間大道萬千,諸道無不可棄,世人所難捨者,為權之一字爾!於常人如此,出生皇家的燕海馳與金鴻戈,追求權力的**更甚。

先前義憤填膺的金鴻戈,被月雪誌幾句話弄得心潮澎湃,將侍從之仇拋之腦後,拉起月雪誌的手,激動地問道:“月先生,你有何良策?”

月雪誌眼見金鴻戈已然上鉤,連語氣也變得親昵起來,握住他的手說:“此事關係重大,若無良策,老夫怎敢貿然而動!”

燕海馳身處太子之位,經曆的權謀鬥爭自是更多,相較於金鴻戈,他的頭腦此刻更為清晰,隻聽他鄭重地問道:“敢問月當家,你們的條件是什麼?”

原本異常激動的金鴻戈聽到燕海馳的話,立馬意識到自己有些過於失態,急忙抽出雙手靜立在一旁,不再言語。他此刻也意識到自己比起燕海馳顯得毫無城府可言,便想著由其主持局麵。

劍元大陸七大帝國,每一國都掌控著廣袤的地域和資源,七大國主在各自的領土內有著絕對的權力,相較於遙不可及的聖心城,他們的權力來得更加直接。可以說,七大國主便是劍元大陸權力的巔峰!

可是,要想取得國主之位,卻也艱難無比。

七大帝國的國主之位乃是皇室世襲,普通人要想登上皇位,唯一的可能便是將皇室推翻。然而七大皇室無一不是底蘊深厚的存在,劍元大陸七大國齊治的局麵延續數千年之久,期間有無數的人想要取而代之,其中不乏天賦絕倫的修士,可最後都以失敗告終!

然而即便是皇族子弟,要成為國主,也是困難重重。聖心城雖然不會出麵乾預各國的政事,卻會對各國國主進行加冕,想要成為一國之主,先決條件便是修為達到皇級以上,單是這一點,對於大部分人來說便已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就算作為皇族子弟,擁有著近乎無限的資源,可想要突破皇級談何容易!更何況,他們還要麵對皇室之間的各種鬥爭,七國自古以來的國主,無一不是經過屍山血海洗禮的梟雄!

這等大事,月雪誌能夠將之作為籌碼與二人商討,自然不會是發善心想要幫助二人,可想而知,他肯定會提出相應的條件,而且

會是挑戰他們心理極限的條件!

“太子殿下問得好,老夫是個生意人,做什麼事都喜歡明碼標價,這樣對於你我都有好處。”月雪誌莞爾一笑,轉過身去,背對二人,說:“正所謂一分錢一分貨,我們三大商會的要求很簡單,隻要二位在登上國主之位後,將各自國內一半城市的城主任免權交由我三大商會即可!”

“不可能!”燕海馳大喝一聲,憤怒道:“兩大帝國各自將一半的城市城主任免權交給你們,那不是等於你們三大商會成了第八帝國麼,你這如意算盤倒是打得不錯!”

月雪誌扭頭看向燕海馳,不怒反笑:“太子殿下,你以為你還有拒絕的權力麼?”

“哼,大不了葬身於此,有什麼大不了的!”

燕海馳說著,拂袖而去,可冇等他走過三人身側,忽然歪倒在地,雙手捂著肚子蜷縮成一團,額頭之上大汗淋漓,口中不斷地發出痛苦的呻吟。

金鴻戈看著燕海馳慘叫連連,雖然不明所以,心中卻是驚懼無比。要知道,燕海馳可是王級修為,連他都承受不住,那該是怎樣的痛苦啊!

月雪誌蹲下身子,輕輕地為燕海馳擦掉額上的汗珠,說:“太子殿下感覺如何呀?放心,這噬心蠱雖然發作起來會讓人感受到猶如心臟被無數利刃一片片割下般的痛苦,卻不會對靈脈和經絡有任何損傷。”

燕海馳強打起精神,斷斷續續地說:“你......你們這麼做,聖心城......不會答應的!啊......”

月雪誌從懷中掏出一個黃色的玉瓶,晃了晃,說:“這個不勞太子殿下費心,我們自有安排!怎麼樣,隻要太子殿下答應了老夫的條件,我即刻為你解去身上的痛苦,如何?”

“給我,快給我!我答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