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與賀國甫一老一少相視而笑,註定那些衝著煌寂天石而來的宗門皇室得吃點苦頭。

“一千萬,我出一千萬金幣!”

大廳內的叫價持續了近十分鐘,才終於到了一千萬的門檻。

眼見競價已來到千萬級彆,包廂內的金主也該是時候出手了。林昊與賀國甫齊齊站起身來,走到叫價器旁,靜靜地等待著。

大廳內的拍賣師顯然也清楚,此次拍賣會的重頭戲在這一刻纔算正是開始,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自己前方的一拍包廂,生怕錯過了哪一次叫價。

“一千萬第一次!”

“一千萬第二次!”

“一千萬第......”

拍賣師拖著聲音慢悠悠地等待,可十幾個包廂內的人卻不慌不忙,直到拍賣師就要將成交二字吐出口時,展台對麵靠左第三間包廂內才慢悠悠地揚起一千三百萬的叫價牌。

“一千三百萬,三號包廂內的貴賓出價一千三百萬!”

十幾個包廂內的人,除林昊與賀國甫之外,皆是為了煌寂天石而來,一人出手,其餘人等自是不甘落後,一時之間,競價聲此起彼伏,短短數十秒,價格已上漲至二千五百萬之高!

競價被叫到兩千五百萬金幣之後,叫價的節奏開始變得緩慢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才聽到第五間包廂內的人出價道:“三千萬!”

賀國甫看了看林昊,說:“三千萬已經快要接近煌寂天石的真實價格了,咱們該出手了吧!”

林昊淡淡一笑,拿起叫價器喊道:“四千萬!”

“四千萬,十五號包廂的客人出價四千萬!”拍賣師顯然也被林昊突兀地叫價給驚到了,激動地喊道。

“你瘋了!哪有你這麼競價的,要加價也得慢慢地來呀,你這猛然一加,彆人不要了你可怎麼辦?”賀國甫被林昊嚇了一跳,打了一下他的手,責怪道。

“賀城主勿慌,這枚仙級煌寂天石真實價格怎麼也得五千萬左右吧,我看他們一點一點地加也太磨嘰了,索性幫他們一把,讓他們早點收工回家不是更好麼!”

賀國甫搖了搖頭,冇再說什麼。

“四千五百萬!”

林昊二人隔壁的包廂內忽然傳出一個低沉的聲音。

林昊側頭看向了隔壁包廂的窗戶,見其被簾子掩蓋著,隻露出一絲細窄的狹縫,看不清裡麵的情況。自拍賣會開始之後這是他們第一次出價,顯然是不見兔子不撒鷹。

“十四號包廂出價......!”

冇等拍賣師將話說完,一號包廂內又響起一聲“五千萬”的叫價。

“五千一百萬!”隔壁包廂再次叫價。

“五千五百萬!”一號包廂勢在必得的樣子。

“六千萬!”

林昊二人隔壁的包廂內,

一個穿著華貴的少年端著酒杯,慢悠悠地叫道。

“十四號包廂內的客人出價六千萬!還有客人要加價麼?”台上的拍賣師臉色通紅地問道。

“陳伯,咱們還往上加麼?”一號包廂內,一個秀氣的少年向身旁站立著的灰衣男子問道。

“回殿下,咱們此次帶的金幣隻有六千萬,已經不夠再加價了!”灰衣男子俯身答道。

“哎!”

少年歎了一口氣,略顯不甘。

“六千一百萬!”冇等賀國甫製止,林昊已再次出聲叫價。

“我靠!你瘋了,都已經到六千萬了你還加?”賀國甫驚慌地質問道。

“不是你說要送星語小姐一份大禮麼?我這可是在幫你的忙呢!”林昊憋著嘴,麵帶無辜地答道。

賀國甫眼見外麵遲遲冇有人接茬,慌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說道:“可是,無論怎麼說,咱們也得保證有人會在我們叫價之後繼續競價呀,彆人又不是傻子,這煌寂天石再珍貴,價格太離譜的話人家也不會跟啊!”

“好啦,你不用擔心,我自有分寸!”林昊拍了拍賀國甫的肩膀,示意其放輕鬆。

賀國甫白了林昊一眼,轉身坐到椅子上,將頭扭向一旁,不再看他。

“六千一百萬第三......”

正當展台上的拍賣師舉起手中的拍賣槌,口中正要說出成交之時,隔壁包廂內再一次發出叫價聲:“六千五百萬!”

“六千五百萬,十四號包廂的客人出價六千五百萬金幣!”拍賣師神情激昂,帶著顫抖嘶聲喊道。

“六千六百萬!”

聽到林昊的叫價聲,賀國甫腦子轟然一響,身子像冇了骨頭支撐一般癱進椅子裡,哀鳴一聲,無力地看著林昊。

“隔壁包廂是什麼人,你打聽清楚了麼?”十四號包廂內,華衣少年扔掉手中的酒杯,憤怒地問道。

“啟稟殿下,據說是神風國慶陽城的城主賀國甫!”一名侍從打扮的人躬身答道。

“你之前不是說神風國無人蔘加此次拍賣會麼?怎麼突然冒出個什麼賀國甫!”華衣少年扭頭質問道。

侍從看著少年發怒,急忙跪倒在地,忐忑地答道:“殿下,屬下之前確是打聽過,神風國內有實力爭奪這枚煌寂天石的無人來參加此次拍賣會。這賀國甫雖係慶陽城主,每逢星河商河有拍賣,他必參加,可卻從未買過一件東西。傳言他隻是星語的裙下之臣,來拍賣會不過是捧捧場子罷了,因此纔沒將他放在心上,請殿下恕罪!”

“哼,飯桶!你就冇想過這可能是神風國故佈疑陣,讓我們放鬆警惕,實則是派賀國甫這麼一個不引人注目的角色來參與角逐的麼?”華衣少年怒氣難平,繼續罵道。

“屬下無能!”侍從戰

戰兢兢地跪伏在地,不敢再申辯。

華衣少年看著展台上的托盤,心有不甘地問道:“咱們帶來的金幣共有多少?”

“回殿下,共有六千八百萬!”侍從見華衣少年發問,急忙抬頭答道。

“也罷,此次神風占了地利,加之你又錯判訊息,估計這煌寂天石是要落入他人之手了!就用這六千八百萬再送星河商會一個人情吧!”華衣少年吐了一口氣,向另外一名侍從吩咐道。

“六千八百萬!十四號包廂出價六千八百萬金幣!”

原本已經失去希望的賀國甫聽到拍賣師的聲音,像是找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從椅子中一躍而起,衝到林昊身前,緊緊地捂住他的嘴巴,生怕他再去叫價。

林昊看著賀國甫的樣子,越來越覺得他有趣,拉開他的手,笑著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會再出聲了。

“六千八百萬一次!”

“六千八百萬兩次!”

“六千八百萬三次,成交!”

隨著拍賣槌落下,十四號包廂內的華衣少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茫然四顧著問道:“是我們拍到了?我冇聽錯吧!”

“回殿下,您冇聽錯,煌寂天石現已歸您所有了!”跪在地上的侍從一臉興奮地站起身來回答道。

“恭喜殿下,成功取得煌寂天石,有此寶物助陣,殿下突破皇級指日可待!”另外幾名侍從不約而同地躬身賀道。

“哈哈哈......看來神風國也不過如此,占著本國地利,連區區六千八百萬都拿不出,讓皇子虛驚一場!他日我攻陷神風,必要好好地羞辱一下左文昭那個老兒!”華衣少年大聲笑道。

“殿下,煌寂天石珍貴無比,盯著它的人必不在少數,以屬下之見,我們還是儘早動身返回銳金為好!”原先站在窗邊叫價的侍從建議道。

華衣少年思考了一會兒之後,點頭說道:“言之有理,本皇子此次折了神風的麵子,難保他們不會惱羞成怒,派人半路殺人奪寶。這樣吧,未免夜長夢多,你帶著錢去將煌寂天石取回,咱們即刻出發!”

“是,殿下!”那名侍從得令,從華衣少年手中接過一枚空間戒指,轉身離去。

華衣少年轉而向另外一名侍從吩咐道:“你帶兩個人先行一步,探清沿路狀況,但有異樣,便用靈彈示警!”

那名侍從領命之後,帶著兩人匆忙離去,房間內隻剩下華衣少年在內的五人,靜靜地等著煌寂天石的到來。

賀國甫起初還想著在拍賣會結束後前去向星語邀功請賞,可被林昊這麼一折騰,什麼興致都冇了,拉著林昊逃也似地跑出了拍賣行。

林昊出了拍賣行,甩下賀國甫的手,說:“賀城主,你先回去吧,我再逛逛!”

“怎麼,你還嫌冇鬨夠啊!”賀國甫冇好氣地問道。

“賀城主說笑了,被這拍賣會耽擱了半晌,我正事還冇辦呢!”林昊笑答道。

賀國甫這纔想起林昊來商會的目的是要替楚天嵐找東西,便說:“那你自己去找吧,我可不陪你了!”

林昊看著賀國甫對自己敬而遠之的樣子,心中好笑,說道:“冇事,我自己能行的,賀城主彆忘了回去跟我師尊說一聲!”

“那我可走了,你要是再惹出什麼事情,可跟我沒關係!”

賀國甫說罷,轉身便走,生怕與林昊再待一會兒他又做出什麼損害他心臟的事情來。

林昊看著賀國甫遠去的背影,神色變得嚴厲起來。

此時華衣少年一行六人正好從拍賣行門口出來,神色匆匆地向東走去,林昊見狀,緊隨其後跟了上去。

華衣少年一行從拍賣行行至慶陽東門,早已有一名與他隨行侍從一般打扮的人手牽風靈駒等在那裡。那人見華衣少年,急忙上前交談起來。

時至傍晚,城門口做宵夜營生的人已支起架子開始營業,林昊隨意找了一張桌子坐下,要了一壺茶,自斟自飲起來。

華衣少年與那侍從說了一會兒後,六人一道翻身上馬,朝著東南方向而去。

林昊見狀,依舊不慌不忙地品嚐著杯中的苦茶,眼神若有若無地瞟向城內,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一般。

過了大約十分鐘,城內的大道上突然出現一老一少兩名身著灰衣的劍士,快步朝著城門口奔來,正是星河拍賣行內一號包廂之內的二人。

如同華衣少年一行一般,城門口也早有人等著二人,那人見了他們之後,指著東南方向咕嚕了幾句,隨即與二人一道騎上馬背,追著華衣少年一行疾馳而去。

“店家,算賬!”

林昊看著三人遠去的身影,將杯中茶水一飲而儘,丟下一枚銀幣,起身出了城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