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語走至展台正中,衝著台下的眾人微微一笑,梨渦淺顯,風情萬種,刹那芳華猶如皓月懸空,將漫天星光儘數掩去。

“小女子星語,乃是星河商會在慶陽城的主事,各位嘉賓遠道而來,小女子代表清風、明月、星河三大商會歡迎各位!”

開場白雖然簡短,可星語卻在其中融入媚音之力,一時間台下的諸人無不是眼色迷離,猶如陷在幻夢之中。

林昊扭頭看了看滿嘴哈喇子的賀國甫,暗罵了一聲“老色狼”,心中卻在為星語嘖嘖稱奇。

他雖然知曉媚音族有一種將靈力融入聲音之中從而擾人心神的特殊能力,卻冇有想到這種能力如此強大,星語以劍爵初階的修為,竟然能用自己的能力使賀國甫這樣一個四級劍王神魂失守,若不是他在識破星語的身份後有所防範,估計連他也不一定能在星語麵前保持清醒!

“真有意思!”林昊看著下方的星語,嘴角微微一揚,笑道。

“什麼有意思?”賀國甫被林昊的聲音驚醒,匆忙抬手擦掉了嘴角的口水,問道。

林昊搖了搖頭,打趣道:“冇什麼,我隻是覺得這位星語小姐傾城之姿,猶如仙女下凡,神風第一美女之名名不虛傳!”

“那是,若是一般的庸脂俗粉,我也不會老往這跑了!”

賀國甫與林昊相處半日,漸漸變得熟絡起來,似乎已經忘了二人之間的輩分,歎息道:“唉,可惜啊!我已經老了,若是我在年輕四十歲,我非得把她拿下不可!正所謂‘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造化弄人啊!”

“賀城主何出此言,你現在正值壯年,正是一個男人一生之中魅力最強的時候,而且你身居城主之位,身份顯赫,修為高深。隻要你想,還會有什麼女子拿不下麼?去吧,我支援你!”林昊打趣著慫恿道。

賀國甫冇有如林昊所欲想的那般激動,神情冷漠地看著他,說道:“林世侄就彆拿老夫開玩笑了,這位星語當家的,來頭可不小,這些玩笑話你我私底下說說也就罷了,可千萬彆在外人麵前提起,若是傳到她的耳中,就算是你師尊也保不了你!”

“哦,莫非賀城主對星語小姐的家世還有深入研究麼?”林昊彆有深意地問道。

賀國甫擺了擺手,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林世侄,你我二人投緣,我也不怕你笑話。不瞞你說,在星語小姐初到慶陽時,我確實打過她的主意!不過後來發生了幾件事,將我的慾念徹底撲滅了!”

“什麼事?”林昊好奇地問道。

“那時星小姐初到慶陽,便在城中引起一場風暴,正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麵對星小姐這般國色天香的美女,那個男人不動心!一時間星河商會日日門庭若市

追求者絡繹不絕,甚至連異邦皇室也有人冒險潛入神風,僅為求得一夕之歡!星小姐不勝其煩,可那些追求者大都打著彆的旗號進入商會,她作為商會主事,也不便說些什麼,隻能將之一撥一撥地打發走!”

賀國甫仰起頭,像是想起什麼可怕的事一般,麵露驚恐,聲音變得低沉,說道:“直到有一次,銳金國一個大宗門的人,竟然仗著修為絕頂,半夜潛入星河商會,欲對星小姐行苟且之事!”

“無恥!”林昊狠狠地罵道。

“慶幸的是,那人非但未能得逞,還被抓了個現行,星河商會的人廢掉了他的靈力,將他赤身**地懸掛在慶陽城樓之上,用小刀在他的身上割了無數的口子,然後又用蜜糖塗抹傷口,引來無數的蜂蝶蟲蟻。星河商會的人日日為其輸入靈力續命,那人足足被折磨了半月纔不堪而逝!”賀國甫回想著當初的場景,不由地打了個寒顫。

即便是林昊對各種血腥場麵司空見慣,聽著賀國甫的描述也是不寒而栗。看著下方光彩動人的星語,心中暗自揣度著:“想不到這樣一位嬌滴滴的美女,手段竟如此狠辣!”

“自那之後,星小姐的那些追求者便慢慢退去,星河商會也得以平靜下來!要知道,那個被折磨致死的人可是皇級巔峰的存在!”

賀國甫吐了一口氣,勉強擠出一個笑臉看向林昊,自嘲道:“你說,有這樣活生生的例子擺在眼前,我還敢做什麼?隻能是偶爾來這逛逛,過過眼癮罷了!”

林昊本想再打趣賀國甫幾句,可看著他的樣子,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心想這老色狼也是個有色心冇色膽的傢夥!

二人說話間,大廳內的拍賣已過了三輪,此時台上已不見了星語的蹤影,轉而變成了一個白鬚老者正拿著小錘子向台下的人詢價。

三大商會聯合舉辦的拍賣會,自然不會隻有煌寂天石一樣寶物,不過對於林昊而言,其他的東西他並不感興趣。賀國甫則更不用說,他本就不是衝著拍賣會來的,二人百無聊賴地坐在包廂內,你一言我一語地暢談著,像是就彆重逢的老友一般。

就這樣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賀國甫被林昊連誇帶捧,吹得眉開眼笑,深感與之相見恨晚,親密地拉著林昊的手,恨不得與之結拜!

“各位貴賓,期待了這麼久,終於要輪到咱們此次拍賣會的主角出場了!”

隨著白鬚拍賣師話音響起,拍賣大廳內再一次陷入了沉寂之中,場中之人聽到拍賣師的話,不覺連呼吸都變得沉重起來。

“眾所周知,劍元大陸有七大絕地,北方的極北冰原,西方的葬神沙漠,東方的無儘之海,南方的幽冥之淵,還有東南邊緣的末日火山,西南之際的落雷

澤以及西北方向的萬刃峰。這七大絕地何以被世人冠以‘絕’之稱謂,乃是因為它們代表了劍元大陸七大元素的極致。極北冰原的風、葬神沙漠的土、無儘之海的水、幽冥之淵的木、末日火山的火、落雷澤的雷、萬刃峰的金。此七大絕地,任何一處所蘊含的元素之力,微微泄出一絲,便有誅神戮仙之威,因而被冠以‘絕地’之名!”

白鬚拍賣師沉默了一會兒,接著說道:“然而,混沌濛濛,道法萬千,本應是神魔勿近的禁區,卻有一種奇物能在絕地之中生存,那便是元煌獸,相傳元煌獸的存在比太古更為久遠,其出自何處無人得知。元煌獸作為絕地特有的生物,蘊含著至高無上的奧妙,或許隱藏著大陸的本源之謎也猶未可知。而元煌獸之所以能夠在絕地中生存,便是因為其體內有煌寂天石的存在!”

拍賣師側過身子,右手指向一旁,隻見一名穿著暴露,麵容嬌豔的女子手捧一個被黑布蓋住的托盤小心翼翼地從後台走了出來。

台下一眾人等不約而同地屏住呼吸,無一人將視線投向那名女子,全都直勾勾地盯著她手中捧著的托盤。

“煌寂天石作為元煌獸的魔晶,蘊含著這個大陸上最為精純的元素之力,然而想要得到它,卻是難於登天。因為即便是未成年的元煌獸,其戰力都可以跟王級強者媲美,而成年的元煌獸戰力更是直逼神級。加之其生存於絕地之中,無人可以入內,於是這煌寂天石便成了可遇不可求的寶物!”

拍賣師還在賣著關子,然而台下有人卻是等得不耐煩了,叫道:

“彆說廢話了,這顆煌寂天石是什麼屬性的?快說呀!”

“是呀,大家都是衝著這寶貝來的,它的來曆和效用誰不清楚,還用得著你廢話!”

“老頭,直接進入正題吧,彆耽誤功夫了!”

......

拍賣師聽著台下嘈雜的吼叫聲,依舊不為所動,繼續說道:“煌寂天石作為絕地之物,效能多樣,不僅可以鑄成兵器,還能融入法陣之中,又或者是用某種特殊的功法將其中的元素之力吸收入體內,提升自己的修為。不過由於其內部蘊含的元素之力太過龐大,修為不到家的可千萬不要貿然行事,否則很有可能會被撐破靈脈而死!”

賣了半天關子的拍賣師看著台下群情激憤,心知時機已到,一伸手扯下了蓋在托盤上的黑布,黑布之下是一顆拳頭般大小的圓潤的石頭,隨著黑布被掀開,一道幽藍的靈光瞬間從石珠之中迸射而出,濃鬱的水元素之力伴著藍光蔓延到大廳的每一個角落裡,連遠在樓上包廂之中的林昊都感覺到一股冰涼的水元素之力撲麵而來。

穿著暴露的女子將托盤放在麵前的桌子

上後,轉身離去,白鬚拍賣師用黑布重新將石珠蓋住,說:“經過三大商會的鑒定師共同測試,此煌寂天石乃是一枚三級仙獸的魔晶,元素屬性為水,起拍價一百萬金幣,每次加價不少於五萬金幣,開始競拍!”

“一百零五萬!”

“一百一十萬!”

“一百二十萬!”

......

隨著白鬚拍賣師話音一落,台下瞬間炸開了鍋,叫價聲一聲接著一聲,每個人都大聲地吼著,生怕自己的聲音被彆人壓下去一般。

“仙級的煌寂天石,如果運用得當,輔以陣法,足以創造出堪比神級強者一擊的威力!也難怪那些人如此爭先恐後,短短兩分鐘,便將競價抬到了三百萬金幣!以賀城主之見,這枚煌寂天石要多少錢纔可以拿下?”林昊向賀國甫問道。

賀國甫指了指左右,嗤之以鼻道:“這才哪跟哪?下麵的不過都是些湊數的罷了,真正的買主還冇出聲呢?”

林昊聞言,站起身來,走至包廂的窗邊。

拍賣行內的包廂呈弧狀圍著下方的大廳,使得每一個包廂都能清楚地看到展台以及下方坐席的情況,每一個包廂前麵都有一個叫價器,可以用聲音或字牌參與叫價。

“彆看了,還早著呢?過了一千萬,纔是他們出手的時候,等著吧!”賀國甫癱在椅子上,打了個哈欠。

林昊看著賀國甫無精打采的樣子,問道:“賀城主,要不要咱們也陪他們玩玩?”

“玩,拿什麼玩?一千萬金幣!你有麼?”賀國甫冇好氣地答道。

林昊右手捏住自己的下巴,壞笑道:“我說玩,又冇要買,反正叫價又不花錢!”

賀國甫看著林昊一臉壞笑,頓時來了精神,站起身來,大聲笑道:“哈哈哈......好主意,東西出在慶陽,想帶走那也得廢點功夫才行!咱們就借花獻佛,給星語小姐送份大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