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抬頭一看,見前方的走道上正站著一個身形高挑的女子,身著一襲粉紅色的緊身旗袍,旗袍之上繡滿了初開的桃花,眼如花蕾泛露,麵色嬌豔,膚如凝脂,眉似新月,一頭黑亮的長髮挽在腦後,錯腿而立,麵帶微笑地看著自己二人。一副近乎邪魅的媚態透體而出,將周邊所有人的目光緊緊地吸引住,即便是林昊定力遠超常人,在見到女子的一刹那也忍不住心神一蕩。

賀國甫看見女子,神情陡然一變,昂首挺胸,手忙腳亂地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快步走到女子身前,用帶著近乎諂媚的音調問道:“多日不見,星小姐一向可好?”

女子以手拂麵,嘴角微啟,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說:“嗬嗬嗬,我一個小女子,孤零零地在這邊野之地,全仗城主大人照顧,過得倒是還行!”

“城主大人身邊這位俊俏的小公子看著麵生,不像是慶陽人,不知尊姓大名?”女子將視線轉向林昊,問道。

賀國甫這纔想起身邊還有林昊的存在,轉身扶著林昊的肩膀,故弄玄虛地道:“星小姐,這位少俠來頭可是不小!小姐不妨猜一猜他的身份!”

女子一手托腮,視線在林昊上下來迴遊蕩,打量了一陣之後纔開口說道:“我在這慶陽城待了數年,城中叫得出名字的人物我大致都還有點印象,這位公子看著眼生,必非慶陽人氏。前日裡城外獸亂,神風國七城城主親率衛隊赴慶陽平亂,我想這位小公子必是其中哪個城主的後輩吧!”

“星小姐好眼力,這位少俠正是武陽城主楚天嵐的弟子!”賀國甫朝女子誇讚了幾句,轉而向林昊說道:“林世侄,這位便是慶陽城星河商會的主事,也是咱神風國第一美女,星語小姐!你要為你師尊找什麼東西,大可告訴她,隻要是慶陽城有的,星小姐都能幫你找到!”

“武陽林昊,見過星大當家的!”

林昊藉著施禮之際,悄然將一道靈力透出體外,隔空注入了星語體內。

星語渾然不覺,笑吟吟地說道:“原來是神風三皇的弟子,難怪能得賀城主親自相陪!不知你家師尊所要的是何物,公子不妨明言,隻要這星河商會內有的,小女子即刻雙手奉上!”

林昊微微一笑,婉拒道:“星大當家的美意,我替師尊謝過了。師尊所尋之物實也不過就是幾粒尋常的魔晶罷了,到處都可以買到。我打著他老人家的名聲,實則是在城主府待了數日,憋得難受,出來透透氣而已!”

星語見林昊神情自若,心中驚異自己的媚音何以會對他無效。表麵卻佯裝無事地笑道:“既然林公子不方便說,小女子也不再問了,不過如果真有什麼需要的話,請林公子一定要直言相告!楚城主威名遠

播,小女子對他老人家傾慕已久,能夠為他效勞,可是我夢寐以求的!”

“如此便多謝了!”林昊頷首答謝道。

“拍賣會快開始了,小女子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就失陪了,二位今日在商會內的所有消費,都算我星河商會的,玩得開心點哦!”

星語言畢,轉身朝商會內走去,臨走之前還不忘暗暗用媚音之力向林昊丟出一句撒嬌似的道彆。

林昊看著星語婀娜多姿的背影,向賀國甫壞笑道:“我可算是明白賀城主為什麼會成為這星河商會的常客了!”

賀國甫一張老臉被林昊羞得通紅,礙於麵子又不便承認,明知故問道:“明白什麼?星河商會實力雄厚,修士所需之物無一或缺都可在這裡找到,我都是為了修煉,你小子可彆亂想啊!”

林昊看著賀國甫惱羞成怒的樣子,不住地搖頭,暗笑這老色狼還害羞呢!

“彆說了,拍賣會快開始了,咱們進去吧!此次三家商會合作,定是有了不得的寶物現世,可彆錯過了!”

賀國甫雖然中庸,可畢竟是一城之主,在林昊麵前也算是個長輩。被之一番嘲諷,老臉有些掛不住,急忙轉移話題,拉著林昊向樓上走去。

此次的拍賣會是在商會三樓的拍賣廳內舉行,而賀國甫作為“老主顧”,自是有專屬的獨立包間。

林昊走進裝潢精美的包間,看著下方拍賣廳內嘈雜的人群,向賀國甫問道:“賀城主,依你之言,這三大商會聯合舉行拍賣會還是一件難得之事咯?”

“那是自然,三大商會各自為營,本是相互競爭的關係,誰也巴不得把對方給排擠出去,隻留自己一家獨大。若非遇到自己一家吞不下的好處,怎麼會甘願與對手合作呢?”賀國甫一邊回答,一邊用眼光在人群中不斷掃掠著。

“這麼說的話,此次三大商會手中定是有非同尋常的寶物,何以他們不在拍賣會前放出風聲,這樣不就能吸引更多的金主前來,使得他們的既得利益最大化麼?”林昊疑惑道。

賀國甫扭頭看向林昊,反問道:“看不出來你小子還有些做生意的頭腦,不過你怎麼知道人家冇有放出風聲?”

林昊啞然,想到:“是啊,自己一直呆在城主府內,根本冇出來過,三大商會就算是放出風聲,自己也不知道啊!”

“我告訴你,三大商會籌備的這次拍賣會可是在慶陽之戰前就已經定下的,若不是因獸群為亂被迫延期,隻怕你小子還冇機會見識這次盛會呢!”

賀國甫指著窗外,說道:“你知不知道那些包廂裡麵的都是些什麼人?”

林昊搖了搖頭,問道:“你知道?”

賀國甫嬌哼一聲,說道:“我怎麼知道!”

“不過,我雖然不

清楚那些人的真正身份,但我卻知道每一個包廂裡麵的都是神風的大人物,甚至有其他帝國的高手也說不定!”賀國甫不待林昊出言譏諷,又說道。

“不會吧!七大帝國雖然明麵上都受聖心城所管轄,實際卻是各自為戰,而各國大多交惡,雖未到開戰的地步,可私底下暗鬥不止,他國的修士怎麼會冒險到地處神風邊陲的慶陽來參加這個拍賣會?”林昊驚訝地問道。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七大國之間雖然爭鬥不止,不過那都是皇室之間,各國的宗門修士和那些閒散冒險者可從未間斷過來往,而各國皇室對此也是心知肚明,他們之所以未出麵製止,實則是因為七大帝國都有自己獨特的資源,若是將這些貿易徹底斷絕,那無疑是將自己陷入絕境之中!”賀國甫向林昊細細地解釋道。

“原來如此!”林昊恍然大悟道。

“還有更勁爆的訊息,據我所知,此次拍賣會,鄰邦的玄火國與銳金國皇室都派有專人前來,為的就是爭奪此次拍賣會的壓軸之物!可惜啊,此次獸亂牽扯了神風過多的精力,隻怕這寶物要流落異邦了!”賀國甫歎息道。

“既是寶物,賀城主何以不自己出手將其拍下,那樣寶物不就不會落入異國了麼?”林昊打趣道。

賀國甫白了林昊一眼,指著自己的鼻子,說:“我?林世侄你當我是土豪呢?你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怕什麼,剛纔星語小姐不是說過我們今天在商行內的一切消費都算星河商會的麼?你冇錢,難道她們還冇錢麼?”林昊不以為然地說道。

賀國甫搖了搖頭,說道:“人家說說而已,你還當真了,你真當星河商會的錢是大風颳來的?再說了,就算她真肯為你買單,你也得有本事把那寶物帶回家才行啊!”

林昊看著賀國甫嘲諷的眼神,微微一笑,不再與之爭辯,轉而問道:“說了半天,那寶物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呀?”

賀國甫做賊似的左右看了看,將嘴湊到林昊耳邊,悄聲說道:“煌寂天石!”

“什麼?!煌寂天石!!!”

即便是林昊見慣了奇珍異寶,在聽到賀國甫的話後還是忍不住驚叫起來。

“噓......”

賀國甫大驚失色,急忙將林昊拉坐下來,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隨即起身走到門口,探頭朝門廊上看了看,見四下無人,才放下心來,重新坐回到林昊身旁。

“你想死啊!這麼大聲,生怕彆人聽不見麼?”賀國甫責怪道。

林昊冇有理會賀國甫的責備,眼中一道精光一閃而過,自言自語道:“想不到,小小的慶陽城,竟然出現煌寂天石這等逆天之物,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你

在說什麼?”慌張的賀國甫也冇聽清林昊的話,追問道。

“嗬嗬......冇什麼,隻是突然聽到煌寂天石的名字,被嚇到了!”林昊搖了搖頭,微笑道。

“唉!這樣的寶物,連我也是隻聞其名,從未見過實物。都怪這該死獸亂,若非此戰損耗,國主怎會甘心讓其流入異邦,甚至人到慶陽,連看也不來看一眼就返回帝都了!”賀國甫心有不甘地拍了身邊的椅子,憤懣道。

林昊看著賀國甫捶胸頓足的樣子,暗笑著想道:“獸亂這場大戲,與神風而言,哪裡談得上損耗,你的國主之所以對此物不聞不問,那是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奈何師尊他老人家不屑於藉助外力修行,如若不然,以武陽城之力與賀城主聯手,倒是可與外麵的人較一較勁!”林昊安慰著不甘的賀國甫道。

“你說了不是跟冇說一樣麼?要是能夠勸服楚大哥,我怎會一人在此!”賀國甫白了林昊一眼。

林昊微微一笑,正要說話,卻見拍賣行大廳頂部的魔法燈忽然儘數熄滅,大廳之中陷入一片黑暗。

隨著兩束明亮的白光從大廳兩角射向展台,大廳內嘈雜的人聲戛然而止,眾人心知,拍賣會即將開始。

隻見星語從幕布之後緩緩地走了出來,在燈光的照耀下,她原本就皎潔的皮膚變得更加熠熠生輝,宛如天宮之中的仙女,周身散發出一種聖潔的光芒,連林昊也看得癡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