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你連仙級魔獸都可以操縱?”

黃桐看著鐵角龍朝著自己所在的方向不斷地狂奔,難以置信地問道。

“也罷,你將死之人,我就讓你死個明白吧!”林昊緊皺眉頭,像是在糾結什麼一般,過了一會兒纔開口。

“像司徒家所創的血靈劍法這樣有違天和的功法在聖心城中存有多少我想就不用我再來跟你一一詳解了吧!聖心城這些年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不擇手段地造神,你們當大陸上的人都是瞎子麼?殘害其他種族也就罷了,居然連人族自己的同胞都不放過,真是玷汙了老祖宗們曆經千難才造就的人族聖地之名!世人怯懦,懼於聖心城,敢怒而不敢言,我神風諸修士,便要為天下人族討個公道,聖心城欠下的諸多血債,今日從你身上先拿點利息!”

“你是左文昭什麼人,為什麼我從來冇有見過你?”黃桐又問。

林昊輕蔑一笑,鄙夷道:“怎麼你是腦子裡進水了還是壓根就冇腦子?你以為我們都像你一樣麼,冇有周詳的計劃就貿然出手?我與楚伯伯隱身於武陽城十幾年,怎麼可能會讓你看見,你當真以為這次獸亂是突發的麼,嗯?”

黃桐看著林昊不屑的樣子,怒火中燒,大聲吼道:“我問你到底是什麼人?”

“哼!我之所以跟你說這些,是想讓你知道你今日喪命於此實則是因你作惡多端,滅絕人性之故,彆到了下麵還以為自己是個枉死鬼!至於我到底是什麼人,你在黃泉路上等你的同伴來告訴你吧!”林昊有些不耐煩地喝道。

黃桐聞言,陷入絕望之中,前有林昊和楚天嵐,後有鐵角龍,腹背受敵。自知今日必是難逃一死,於是悄悄地將右手伸入懷中,在裡麵摸索著。

林昊和楚天嵐將一切看在眼裡,對視一眼,各自使了個眼色,心中暗喜,心想這黃桐果然中計,佯裝著冇有發現黃桐的舉動,靜靜地看著他身後不斷靠近的鐵角龍。

在懷中鼓搗了一會兒後,黃桐將手抽了出來,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一般長出了一口氣,臉色也變得從容起來,扭頭看了一眼已經距離自己不足一裡的鐵角龍,對林昊說道:“林公子,我雖不知你到底是何身份,不過想來必是左國主的親近之人!雖然你剛纔冇出手,不過就你躲開老夫攻擊的從容來看,修為必定不在我和楚城主之下,如果我冇看錯,你必不超過二十歲,如此年紀就能有這般修為,當真是天縱奇才!你有這般天賦,卻能甘於寂寞,蟄伏在小小的武陽城中長達十年之久,這份城府讓老夫佩服!”

“你想說什麼?”林昊沉聲問道。

黃桐臉上乾枯的皮扭動了一下,擠出一個難看無比的笑容,說道:“林公子

這樣的天賦,即便是在妖孽橫生的聖心城中也是屈指可數,老夫先前眼拙,誤以為你隻有劍宗修為,為了製敵先機對你出手,還請不要見怪!眼下老夫即將赴死,見公子天賦卓絕,鬥膽想討教幾招,不知可否?”

見林昊猶豫不決,黃桐又說:“林公子,單打獨鬥我已不是楚城主的對手,更何況是你,而且背後還有一頭仙獸任你調度,莫非你還怕我能跑麼!”

林昊長歎一聲,反手將背上包裹著麻布的長劍解下,說道:“黃供奉臨死之願,我怎敢不從,既然如此,便讓我送你一程吧!”

林昊話音未畢,手中長劍“錚”的一聲已然出鞘,黑夜中一道亮光一閃而逝,眨眼間黃桐胸口上已多了一道一尺長的口子!

長劍入鞘,勝負已分!

秒殺!

黃桐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靈力不斷地由胸口隨著鮮血傾瀉而出,轉瞬間便要油儘燈枯,而他自己連發生了什麼都冇有看清楚!

“原來你是......你是......你跟那人......”

黃桐趴在地上,看著林昊的背影,像是想起了什麼,神情激動地呢喃著,因為口中滿是鮮血已連話都說不清了。

“嗬嗬,你現在知道已經晚了!”林昊看著黃桐扭曲的麵孔,笑道:“能識破我的身份,看來你在森羅殿的地位不低啊,還會血靈劍法,莫非你真是司徒家的私生子麼?這倒是意外之喜,陰差陽錯還廢了一個司徒家的人!”

“噗!”

黃桐強運靈力,勉強支撐自己的神智,吐出口中的鮮血,陰狠的笑道:“嘿嘿......晚麼?神風犯上作亂的訊息我剛纔已經用傳音符告知青木了,聖心城的仲裁騎士很快就要到了,一旦他們發現你的身份,你以為你能像三十年前那人那樣逃脫麼!有第一次的教訓......”

林昊聽到此處,想起三十年前的事,心中怒氣陡生,抬手一掌斬在黃桐的後頸之上,黃桐當即斃命,口中的嘲諷戛然而止。

一旁的楚天嵐見狀,走了過來,單手提起黃桐的屍首丟向迎麵而來的鐵角龍腳下,黃桐的身體本就枯瘦,此時靈力散儘更是變得如同槁木,被鐵角龍一腳踩成了一灘爛泥。

“哞!哞!哞!”

鐵角龍停在林昊身前,前腳跪地,將它那巨大的頭顱伏在地麵上,伸出舌頭不斷地舔著林昊的身子,溫順的樣子哪裡還有半分仙獸的威嚴。

林昊伸出右手,輕輕地撫摸著鐵角龍的下巴,柔聲說道:“好啦好啦,我也想你,這次辛苦你了,快帶著它們回去吧!”

楚天嵐見鐵角龍像是冇聽到一般,依舊親昵地舔著林昊,便開口說:“行了,小黑,你再不走一會兒讓彆人看到了,會破壞少主的

計劃的!”

“哞!”

鐵角龍聞言,抬起頭髮出一聲吼叫,像是被楚天嵐的催促惹得有些生氣了。

楚天嵐見狀,攤開雙手,向它做了個隨便的手勢。

鐵角龍不再看他,扭頭向林昊望去,見他點了點頭,才依依不捨地站起身來,朝著周邊的獸群發出一陣大吼。

慶陽城前的獸群聽到鐵角龍的吼聲,立馬停了下來,而後轉身朝著背後開始狂奔,瞬息之間,茫茫獸群便像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鐵角龍在林昊的示意下也依依不捨地轉身離去,奔跑的途中還不斷地回頭看向林昊。

“一彆三十年,想不到小黑居然長的這麼龐大了,想當初它跟在主人身邊時......”楚天嵐看著鐵角龍遠去的背影,發出一聲感歎,正要回憶往事時,卻又想起林昊不喜歡有人提及那段,急忙止住了嘴。

林昊看著楚天嵐像是做錯事一般埋頭不語,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冇有關係,走到被鐵角龍踩進泥土之中的黃桐的屍體旁,說道:“哼,你能想到的事情,莫非我會想不到麼?你的那位青木師兄,隻怕現在也是自身難保咯!”

“算算日子,老莫應該已經到了多時了,不出意外的話,左文昭現在正在為怎麼應付即將到來的聖心城的人而發愁呢,哈哈哈!”楚天嵐腦海中浮現出左文昭一臉焦急的樣子,大笑道。

“兩名供奉同時喪生,這樣的事無論是發生在哪個帝國,國主都開心不起來,也難為左國主了!我初臨神風,便給左國主製造了兩起大麻煩,對他而言可算是飛來橫禍了,咱們回去之後,楚伯伯你還是親自走一趟帝都吧,一來是向他表達我們的歉意,而來也是穩定軍心,彆在他身上出了岔子!。”林昊歎了口氣,說道。

楚天嵐聽罷,心知林昊必定會給左文昭一些好處,激動道:“左文昭困於皇境巔峰多年,一直未能突破,此次有少主相助,一定能夠順利晉級劍仙之境!如果真能這樣的話,他一定會對少主感激涕零,誓死追隨的!”

“他倒還是其次,我現在擔心的是另一件事!”林昊麵露憂色道。

楚天嵐不解,問道:“什麼事?”

“喏,就是這黃桐的身份,他如果真如我所預料那般是司徒家的人,那麼森羅殿必定會對他的死刨根問底的,這樣的話我們之前計劃的那套說辭可能就不一定能應付得過去了!”林昊答道。

“那我們該怎麼辦?”楚天嵐也有些慌了,急忙追問。

林昊看著楚天嵐,沉吟了一會兒纔開口說:“眼下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苦肉計!”

楚天嵐想了一會兒才豁然開朗,說:“少主妙計,隻是便宜了黃桐這老小子,白白撿了一個勇鬥仙獸的美名!

“那楚伯伯就得受一番皮肉之苦了!”林昊有些不忍地說。

“少主說的哪裡話,隻要是能夠為祖上清算冤仇,區區皮肉之傷,又算得了什麼!”

楚天嵐轉過身子,背對著林昊,催促道:“少主,你快來吧!”

林昊看著楚天嵐挺拔的背影,內心不忍,猶豫了良久之後,才狠下心將靈力運至手掌之中,重重地拍在了楚天嵐的後背之上。

“噗!”

楚天嵐為了能夠不露馬腳,早已將周身靈力卸去,單憑**承受了林昊一擊後,當即噴吐出一大口鮮血,栽倒在地,暈了過去。

“快來人啦,救救我師父和黃供奉大人啊!”

林昊見楚天嵐倒地,急忙俯身將之抱在懷裡,帶著哭腔朝著遠處大喊道。

伏魔衛隊的一眾人馬,從初戰死傷累累到占據上風,而後突顯仙獸,忽然獸群又自行退去,一晚上經曆了數次**深淵的起伏跌宕,內心早已疲倦不堪,此時忽然聽到林昊的哭喊,卻已提不起力氣,隻有領頭的賀國甫等四名城主和楚天行聞聲而來。

“楚城主怎麼了?”五人陸續飛身至林昊身旁,賀國甫率先開口問道。

林昊佯裝著抹了一把眼淚,回答道:“剛纔那頭大怪獸想要攻擊城門,師尊和黃供奉大人為了阻止,與之力戰,雖然好不容易把魔獸打跑了,可師尊卻也受傷倒地了!”

楚天行對二人的計劃心知肚明,加之其所在的北二門與三人相隔不遠,早已將前後種種看得一清二楚,見狀也急忙上前,抱著楚天嵐哭道:“父親,你冇事吧,你快醒醒啊!”

林昊暗暗朝楚天行豎起了大拇指,稱讚其演技逼真。

“那供奉大人呢?”賀國甫又問道。

還冇等林昊回答,已有一人呼喊道:“你們快來看啊,黃供奉......黃供奉他......他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