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偌大的武陽城,隻派了區區三千人,莫非是冇將聖心城的命令放在眼裡麼?”黃桐供奉向楚天嵐質問道。

楚天嵐聞言,怒火中燒,眼看就要爆發,身旁的賀國甫急忙扯了扯他的袖子。

“卑職不敢,武陽城所派出的士兵雖然人數不多,可每一個都是經過精挑細選的,卑職向供奉大人保證,武陽城的伏魔衛隊上了戰場絕不會弱於其他任何城池的隊伍!”楚天嵐強忍心中怒氣,咬牙答道。

黃桐瞥了楚天嵐三人一眼,不屑地說道:“本來神風國的國事與老夫冇有半點乾係,我這次帶兵掛帥,全是看神風國主的麵子。上了戰場,你們一個個的可都得給我賣力點,如若不然,老夫可就撒手不管了,到時神風國主怪罪下來,跟老夫我可沒關係!”

楚天嵐看著黃桐囂張的樣子,心中暗暗想道:“你個老雜毛,要不是眼下眾目睽睽,看我不活劈了你,區區皇級卻仗著聖心城的名聲狐假虎威,上了戰場,老子讓你領教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皇級!”

賀國甫見楚天嵐怒容滿麵,生怕他一時衝動,急忙搶先說:“供奉大人放心,我等一定拚儘全力,絕不會讓一頭魔獸越過慶陽城牆!再說了,有供奉大人親自坐鎮,我諒那群畜牲也不敢接近慶陽城!”

黃桐被賀國甫一番吹捧,頓時眉開眼笑,說:“還是賀城主會說話,可也不能大意,魔獸畢竟是魔獸,它們可不知老夫在此,如若不然,也不敢如此放肆!”

“行了,你們先下去吧,我得好好休整一下以應對接下來的惡戰,待七城的衛隊全部到齊之後再來叫我!”

黃桐不耐煩地吩咐了一聲,隨即轉身回了屋。

賀國甫俯身恭送,待大門全部關閉之後才拉著楚天嵐的手快步走到城牆另一邊的炮樓之上,低聲喝道:“楚大哥,你不要命了,那可是聖心城來的供奉啊!剛纔要不是我拉著你,我看你就要動手了!”

“哼,聖心城的供奉又怎麼樣,我看著那老匹夫陰陽怪氣的樣子就來氣,披著聖心城的皮狐假虎威,他算個什麼東西,在這神風國內,我楚天嵐什麼時候受過這種鳥氣,若不是你攔著,看我不一劍送他歸西!”楚天嵐怒罵道。

“噓!”賀國甫見楚天嵐語出驚人,急忙按住他的手小聲說:“我的楚大哥,你饒了我吧,這等大逆不道的話以後可千萬彆再說了,若是被彆人聽了去,你我的性命隻怕難保啊!”

楚天嵐盛怒難平,還要再說些什麼,卻被一旁的林昊用眼神製止了,不甘地在身旁的茶幾上重重地打了一拳,那厚重的茶幾在拳力之下難以支撐,頓時碎裂成了一堆木屑。

“楚大哥,您先在此休息,我去城中看看剩下的幾支

衛隊來了冇有!”

賀國甫見楚天嵐的怒氣已經發泄出來,便起身想要離開,走到門口,似乎有些不放心,又扭頭朝楚天行和林昊叮囑道:“你二人看好楚大哥,讓他千萬不要衝動,我去去就來!”

林昊和楚天行行至門口,目送賀國甫離去之後將大門關上,再也忍不住“噗呲”一聲大笑起來。

“哈哈哈......楚伯伯你演得也太像了吧,瞧把這賀城主給嚇的,臉都白了!”

“少主過獎了,不過雖說是做戲,不過當我看到黃桐那廝的時候,真的感覺到心中有一股無名之火到處亂竄,真恨不得當場格殺了那個老怪物!”楚天嵐笑道。

“據我觀察,那個黃桐雖然言語輕浮跋扈,可實際內心縝密至極,楚伯伯切不可被他給騙了!”林昊正色道。

“哦?少主何處此言?”楚天嵐疑惑道。

“那黃桐從出門之時起,便一直用一股極其微弱的靈力在探我們幾人的底,那股靈力極其細微,起初我也冇有感覺到,若不是他為了探知我的靈力在我身上多停留了一會兒,可能連我都不會察覺!”林昊答道。

“嘶!”

楚天嵐聞言,不由地倒吸了一口涼氣,連林昊都察覺不到,可見黃桐對靈力的把控已經到了怎樣驚人的程度,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像表麵那般簡單。顯而易見,他們在跟對方做戲,對方亦然如此。

林昊冇等楚天嵐平複心中的驚訝,又拋出一枚重磅炸彈,說:“如果我猜得冇錯,楚伯伯你之所以會感到心神不受控製,必定也是黃桐造成的!”

“咚、咚、咚......”

忽然,門外響起一陣陣急促地戰鼓聲,林昊三人急忙推門而出,望向城門遠處的平原。

獸群來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