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氣氛緊繃的北冥川岱宇殿上,白決明念及茱萸的挫敗,對視阿曼的冷眸一凝,眼下聖淨果得不到了。

而阿曼也知道了當年賦神宴後冥界攻打月煌一事,不過事有兩麵,他雖攻打月煌,卻因仙帝文淵獻計。

文淵做這件事的目的隻為拆散曼嬅與葉璨,當年賦神宴後他為滅掉龍皇邢將離,掀起滄海震盪意欲顛覆九州。

從而奪得九州霸權抗衡境世祖昱天,恰逢那時邢將離即將渡化成神,葉璨挺身而出,而曼嬅為避紛爭遮麵同行。

由此葉璨與曼嬅共曆生死,落下白首之誓,不料文淵從中作梗,在曼嬅準備以真容會見葉璨時讓他進攻月煌。

藉此阻斷曼嬅的注意力,串聯妖界欺騙玄芬放出赤蓮,導致葉璨誤將赤蓮比曼嬅,落下數百年前那場悲劇。

可曼嬅終於歸墟岩的燼靈渡魂,讓他始終耿耿於懷,當初他與柳星亢同時達到婚宴,親眼見到曼嬅殺了赤蓮。

之後曼嬅追隨葉璨前往萬佛寺,直至再出現時曼嬅竟是抱著葉璨的屍體到了歸墟岩,而歸墟岩前曼嬅力敵千軍。

其中不乏神、仙乃至境世祖所在啟靈山的天侍,如今再見曼嬅輪迴的阿曼,白決明念及葉悔與靈柩,勾唇一笑。

看來這場局比他想象中還要不可思議,不過他不著急,反正阿曼會找尋玄芬,玄芬身在妖界必會拉仙帝文淵下水。

屆時他再動手亦不遲,眼下他需要有人替他看好阿曼這顆寶貴的“活棋子”,讓當年真正的始作俑者浮出水麵。

思緒間白決明壓下心底猜忌,擒著觀塵鏡內阿曼赤色眼珠,不經想起月煌城滅時誓死不屈的蒼芍。

“來人!”

一聲令下,冥侍長風藤抱拳一應。

“冥尊請吩咐!”

“你即刻前往星瑤儀莊交代白...”

話到一半,白決明眼底閃過一抹厭惡,末了寒音更深。

“告訴白忘憂,他若想見母親看好阿曼!否則...”

“屬下明白,這就去告知白莊主!”

風藤知道白決明不喜白忘憂,全因其母不識抬舉,可白忘憂再怎麼不受寵都是冥子之一,於他麵上該有的奉承必不可少。

由此風藤拜彆白決明,縱身前往星瑤儀莊,餘下白決明一見風藤遠去,回眸再次望向觀塵鏡。

此時境內予心閣內阿曼剛緩過勁來兒,抬眸便見紫電迎麵劈來,雷電過處地裂三尺,迫使阿曼腳下一躍。

一站定,阿曼仰頭尋得門外悠閒自得的葉悔,想起葉悔這一路損招害她刺激不斷,反手召出靈柩化為盾牌。

正所謂以毒攻毒,她要讓葉悔也切身體會外焦裡嫩,誰料阿曼忙活半天,葉悔因商枝的三角符始終風輕雲淡。

瞧著阿曼被雷打得上躥下跳,葉悔勾唇冷笑,心底更是恨得牙癢癢,要知道他的目的就是拿阿曼引出冥界中人。

誰料阿曼真似失憶殺了同族茱萸,直讓葉悔因著茱萸結界未聞阿曼與茱萸談話間越想越氣,身後五指一張。

數道紫電裂地帶沉奔向阿曼,刺激阿曼收盾化劍攻上葉悔,葉悔一見阿曼衝來,一感身後破風戾氣,眸光一沉。

與此同時阿曼尋得葉悔身後隨戾氣現身的柳氐宿,心下一橫,縱身一躍,右手拉過葉悔同時左胸被柳氐宿利劍擦過。

霎時腥血飛濺,染上葉悔臉頰,愣得葉悔瞪著護在自己身前的阿曼,一時恍然間阿曼銀牙一咬,揮劍逼上柳氐宿。

她絕不能放過這個奪取柳氐宿身上半塊銅牌的機會,畢竟柳氐宿的半塊銅牌事關歸墟岩,歸墟岩承繼了太多過往。

無論是對她與曼嬅、或是葉悔與葉璨,甚至是月煌與天爻宗的生死覆滅都脫不了乾係,所以柳氐宿今日必須交出半塊銅牌。

思緒落定,阿曼心底執念化為劍上靈焰,隨阿曼手中奪命劍招,灼得柳氐宿剛躲過迎麵一劍,偏頭又見阿曼持劍襲上心臟。

眼看劍尖離心一寸,柳氐宿側身一退,一見阿曼落空前撲,柳氐宿身影一轉,右手抓向阿曼,阿曼反手握拳迎上柳氐宿。

“嘭咚”巨響,蕩徹夜幕。

一瞬強光晃如白晝,照亮光下四目對持的阿曼與柳氐宿,柳氐宿看著阿曼眸中赤瞳,仿若再見數百年前歸墟決戰的曼嬅。

那一戰曼嬅對陣千軍至死不屈,而今時光荏苒,柳氐宿感知著阿曼身上還未徹底復甦的梵靈之魂,抬眸一望葉悔。

尋著葉悔麵上似笑非笑,柳氐宿心下一沉,一念自己入嶴的暢通無阻,再到如今與阿曼的針鋒相對,恍然一悟。

看來葉悔是拿阿曼為餌,請諸君入甕欲做一網打儘,不過好在阿曼還未復甦,而葉悔勢力未明,為保萬一,他得探視一二。

思已至此,柳氐宿撤拳直奔阿曼手中靈柩,阿曼之前關注力都在柳氐宿腰封內藏匿的半塊銅牌,一見柳氐宿手伸向靈柩。

阿曼右肩一撞柳氐宿,跌得柳氐宿上身後仰間阿曼猛一貼近柳氐宿,嚇得柳氐宿揮動碧鱗鞭之際,阿曼趁機偷走半塊銅牌。

下一秒阿曼臉上被碧鱗鞭摻落一道血痕,腥紅流溢,怵得柳氐宿對上阿曼眉宇冷戾,抬手召應林中隱衛圍上阿曼。

阿曼環視四周隱衛,提起靈柩繞圈一揮,一時劍光過處隱衛紛紛退避,末了眾隱衛由著柳氐宿再次招手,儘數拔劍圍攻阿曼。

霎時寒光四溢,柳氐宿擒著自顧不暇的阿曼,轉移目標衝向葉悔,葉悔一見柳氐宿臨近,抬眸看向隱藏隱衛的涵虛。

他之前動手是為逼阿曼顯出靈身,而今柳氐宿一來,他得轉換策略,否則暴露勢力,明日到了城東賭坊就不好玩了。

思緒間葉悔正琢磨著該如何讓涵虛介入,不想阿曼突然出現柳氐宿身後,愣得葉悔瞳孔一睜,反射阿曼手中劍光,映入柳氐宿眼中,柳氐宿轉頭就被阿曼迎麵重傷一劍。

“噗咚”一聲墜落地麵,揚起漫天塵土,嗆得葉悔一瞅地上柳氐宿,一感阿曼拉拽自己右手的力道,轉頭看向阿曼。

四目相對,阿曼擒著葉悔眼底不爽,心下一笑,她剛為掩飾奪牌連臉都不要了,怎可能讓葉悔發現她已經拿走了銅牌。

畢竟籌碼這種東西得伺機而出,才能達到最佳效果,於是阿曼握緊葉悔,無視葉悔麵上抗拒,拉著葉悔躍至予心閣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