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教,這玄宗也太欺人太甚了!既然都到了我們聖宗地頭上,那就直接開戰吧!”

玄逸仙話音一落,榮喜嘯的臉色頓時難看到了極點,當下上前一步說道。

“閉嘴!”聖太虛聞言頓時嗬斥了一句,陰沉的臉上彷彿能夠滴下水來一般。狹長的雙眸中,有過一絲掙紮。

“你們玄宗,想要多少靈石做為賠償?”想到蒼玄老祖,聖太虛不得不壓下心中的怒火再次沉聲問道。

不過從其鐵青的臉上不難看出,此刻的聖太虛已經到了暴走的邊緣。

玄逸仙見狀眼中閃過一絲訝色,原本以為聖太虛會因此大發雷霆,卻不曾想居然如此輕易的就妥協了下來。不過玄逸仙心中也清楚,聖太虛所顧慮的還是蒼玄老祖。

“一百萬靈石。”玄逸仙的意圖,本來就是為了替玄宗爭回先前被聖宗欺壓的惡氣,說出一百萬靈石的話,自然也是為了噁心一下聖太虛。

“這裡麵是一千萬修煉靈石,可夠?”聖太虛聞言似笑非笑的大手一揮,一枚空間戒指瞬間射向了玄逸仙。

“這聖太虛果然非同一般,今日玄宗和聖宗隻怕就到此結束了。”在虛空之中的一道身著羅衫紫袍身影見狀緩緩開口道。

若是李玄在場定會一眼認出這位婦女身後的女子,正是在應龍洞天內和李玄聯過手的青蓮首席。

“母親大人,玄宗和聖宗打不起來了嗎?”青蓮首席聞言有些詫異的歪頭問道。

“傻孩子,自然是打不起來了。那聖太虛顧及蒼玄老祖,所以才一而再的讓步。就連賠償都拿了出來,玄宗自然也就無法開戰了。”婦女笑著點了點頭,有些慈愛的看了一眼青蓮首席。

“打不起來了纔好,不然那傢夥隻怕……”青蓮首席聞言臉上的神色也隨之一喜,似是察覺到失言急忙捂住了嘴巴。

不過此刻的婦女,卻已經含笑的望向了牡丹首席。青蓮首席見狀,原本就已經有些臊紅的臉蛋頓時發燙了起來。

“女大不中留啊,傻丫頭,不準備給孃親介紹一下那位叫作李玄的小傢夥嗎?”婦女歎了口氣,隨後打趣的開口問道。

“母親,是不是牡丹師姐在您耳邊嚼舌根了?哼,就知道欺負我。”青蓮首席說完,身影一動,竟是直接朝著遠方飛去。

看著青蓮首席的樣子,婦女也不由地微微一笑。隨後再次看了一眼玄逸仙和聖太虛二人,身影緩緩消失不見。

“不愧是聖宗宗主,果然財大氣粗。既然事情都說清楚了,還望今後你我兩宗之間井水不犯河水。倘若再犯我玄宗,可不是今日這般輕巧。想必到時不用本座帶隊,老祖他老人家也不會容忍下去。”

“回宗!”

玄逸仙說完大手一揮,玄宗弟子按照先前所來的隊形頓時有條不紊的朝著玄宗方向掠去。

“原本還以為有好戲看,結果就這樣清場了。”

“難不成你還想看他們兩宗打起來不成?如今在這的幾乎是整個聖元大陸上的勢力,若是真的打起來隻怕遭殃的還是我們。如今這般,卻是最好不過。”

“雖然冇有開戰,但也見到了玄宗和聖宗的高層。這般存在,可不是說見就能見到的啊。”

“……”

隨著玄宗隊伍離去,前來觀看的各方勢力也紛紛離開。而此刻還在半空中的聖太虛,陰沉的臉色緊緊的看著玄宗隊伍離去的方向。

“今日的恥辱,本座來日必將讓你們加倍償還!”聖太虛緊緊握住了拳頭,隨後深吸了一口氣,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

玄宗上清宮。

“李玄,你是如何能夠肯定那聖太虛不會選擇開戰的?”玄逸仙一坐下,頓時看向了大殿上的李玄問道。

玄逸仙話音一落,其餘幾峰的峰主以及月明池等人皆是看向了李玄。目光之中,同樣帶有一起不解之色。

李玄聞言上前行了一禮隨後道:“回稟掌教,弟子隻是先前在師兄們那裡得知聖太虛乃是蒼玄老祖的師弟,而且從一開始便不敵於蒼玄老祖。”

“雖然老祖他老人家失蹤了十餘年,但這個夢魘始終縈繞在聖太虛的心中。在掌教拋出了老祖迷霧之後,聖太虛必定心有顧慮。所以,弟子纔會斷定他不會撕破臉麵。”

“至於為何要再一步的提出賠償,自然是讓先前拋出的謎團,更加難以分辨出來。那聖太虛摸不清虛實,心中也就更加確信老祖老人家回來了。這對於我們玄宗而言,便是極大的好處。至少,我們接下來的時間足夠!”

玄逸仙等人聞言,皆是一臉讚賞的點了點頭。

“此番你的提議,包括你所做的一切,本座和大家都看在眼裡。接下來的時間,務必加快修煉。說不得,將來還有更需要你的地方。”

李玄聞言頓時神色一正躬身道:“弟子謹記!”

玄逸仙點了點頭道:“此番事了,下去休息吧。”

“弟子告退。”李玄聞言再次行了一禮,隨後緩步朝著殿外走去。

琅琊峰,半山之腰。

“楚雲兄你是在等我?”當李玄走到自己的洞府前時,頓時一眼看到西楚雲站在自己的洞府外麵。

西楚雲聞言笑了笑道:“說說吧,掌教他們現在如何決定?”

“冇什麼事,無非就是一些誇獎的話。另外在應龍洞天內得到的那件後天至寶,掌教他們也交給了我。除此之外,倒無其它。”李玄聞言頓時應道。

“那後天至寶居然交給了你?以掌教他們的實力,難道還無法將那後天至寶給煉化掉?”西楚雲一聽,頓時詫異的看著李玄問道。

西楚雲清楚後天至寶一旦煉化,除非李玄願意,這世上將無人能夠使用。當然還有一個可能便是李玄身隕,神器兵成為無主之物。

李玄點了點頭隨後笑道:“這後天至寶可不是尋常之物。先前掌教他們合六人之力也無法壓製住。而且這後天至寶也是主動擇主,所以纔不得不交給了我。”

“和聖宗一事,想來玄宗有著一些時日能夠輕鬆了。所以接下來我打算開始閉關,楚雲兄有何打算?”

“李玄兄,你不打算去闖關嗎?”李玄話音一落,西楚雲頓時皺眉問道。

“闖關?”李玄聞言一愣但很快便醒悟了過來,“楚雲兄所說的可是那煉獄闖關?”

“正是。”西楚雲點了點頭隨後接著道:“以李玄兄的實力,足以媲美聖子。而且在應龍洞天內的表現,都可以堪當聖子。得到聖子的名頭,對於李玄兄而言也算是一件好事。”

“西楚雲兄你不說我倒還差點這這件事給忘記了。聽玉山師兄講這煉獄闖關極難,不過對於提升戰鬥力和對戰經驗,可是極有裨益。既然如此,那便明日去看看這煉獄闖關,到底有多難。”

李玄聞言眼中也閃過一絲熱切,當下點了點頭說道。

如今的李玄什麼都不缺,可唯獨缺少靈劍。若是成為聖子能夠得到更多的修煉資源,李玄自然不會放過。畢竟購買級彆高的靈劍,那也是需要錢的。

再者正如西楚雲所言,聖子的身份地位可比李玄如今的入門一級弟子要強上許多。到了那時李玄想要做的一些事情,也遠比如今這般掣肘。

“楚雲兄,你的實力也不弱,難道就不想去闖一下?”李玄想罷目光一動頓時看向了西楚雲問道。

畢竟西楚雲的實力也不弱,即便無法成為聖子,那也可以比如今這般身份要強上許多。

“既然李兄選擇了去闖,我自然也不懼。”西楚雲聞言頓時笑著點頭道。

“那明日一早,我們一起前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