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一夜無言,隨著一聲鐘鳴之聲,玄宗六峰皆是齊齊亮起一道浩瀚的靈光。

靈光之中無數道身影林立,那交織在一起的威勢使得天地都隨之變色。

而在最前列,赫然是六峰的峰主。其中玄逸仙站在元上峰前列,對著另外五峰峰主微微點了點頭。

“此次我玄宗出師,乃是為聖宗在半路攔截伏擊我玄宗弟子一事。大戰一旦爆發,爾等或有性命之憂。你們,怕了嗎?”一道灰色衣袍老者走出,聲如洪鐘一般傳盪開來。

“戰!”

半空之中的六峰弟子,皆是異口同聲喊道。

強烈的戰意,直衝雲霄。

“爾等有此勇氣,不愧為我玄宗弟子!他聖宗欺我玄宗多年,今日便是一雪前恥之日!各峰聖子首席,出發!”

灰袍老者聞言點了點頭隨後大手一揮,洪亮的聲音在半空之中徹底傳盪開來。

隨著浩浩蕩蕩的的隊伍一字型拉開,李玄也跟隨在謝玉山的身後朝著聖宗所在的聖山飛去。

李玄看了一眼,此次出發前往聖宗的弟子實力最低都在道元境。除了一些留守玄宗的長老外,玄宗可以說是精銳儘出。

對於玄逸仙等人並未動用靈寶承載玄宗弟子的舉動,李玄也大致猜到了一二。

即便是玄逸仙,心中其實也不想和聖宗開戰。

畢竟眼下玄宗的整體實力要弱於聖宗,二來便是製造出更大的聲勢從而給聖宗施壓。

果然!

在玄宗朝著聖宗聖山大舉進軍的第二日,李玄便感應到了無數道強大的神識掃來。這些神識皆不弱,幾乎都有著道一境的實力。

在探知到玄逸仙等人的氣息之後,這些神識也快速的消失的無影無蹤。不過李玄知道,玄宗出發聖宗的訊息恐怕不到半日的時間便會傳遍整個聖元大陸。

“看這樣子掌教的確冇有開戰的打算啊。若是真的下定了決心開戰,哪裡還會如此大張旗鼓的製造聲勢。”在隊伍之中的李玄微微搖了搖頭,身影卻是加快了幾分。

聖山,聖宗所在。

在一道高到萬丈的懸崖峭壁之上,一道身著血紅衣袍的男子望著遠方,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陰冷的笑容。

“這玄宗倒是還有些血性,居然敢舉宗而來。吩咐下去,迎敵吧。”

男子話音一落,在其身後站立的兩道身影頓時微微皺眉。

“掌教,此番開戰的話,恐怕我聖宗將落個不好的名聲。當初伏擊玄宗時老夫便說過讓六殿齊出,好一舉那聞元白和玄宗聖子們剷除。”

“可王文春卻言他們三人即可,結果不但冇有將玄宗的隊伍留下,還導致瞭如今玄宗精銳儘出。在大義上,我聖宗絲毫站不住腳。”

站在左手位置的一道身影語氣中帶有一絲不滿,說完之後更是負氣一般背過手去。

“祖老,王文春他們當初的確能夠完成任務,隻是玄宗的支援太快,這才導致現在這般情況。”

“而且若不是祖老吩咐王文春要親手將那個斬殺了你孫兒的弟子擊殺,王文春三人圍攻那聞元白,恐怕玄宗的人也等不到洪承恩等人趕到。”

“眼下玄宗都舉宗而來,我聖宗自然得迎敵。難不成,還要向那玄宗低頭認錯不成?”

聖太虛聞言緩緩轉過身來,似笑非笑的看著老者說道。語氣之中,隱隱有些一絲質問的口氣。

“這……”左手站立的老者正是被李玄斬殺的祖樂天爺爺祖逍遙,如今聽到聖太虛質問的話後,氣勢也不由地一緩。

聖太虛所言不假,若非祖逍遙當時要王文春親手斬殺那李玄為自己的孫子祖樂天報仇,恐怕以王文春和袁瓊金以及榮喜嘯三人的實力早已解決掉了聞元白。

“掌教,祖老就這麼一個嫡係親孫兒,有此偏正也在情理之中。先前的事情已經過去,眼下還是考慮這玄宗的進軍較為妥當纔是。”看著祖逍遙語噎,在祖逍遙右側的老者頓時開口說道。

“考慮?玄宗此次舉宗而來,無非是想要討回一個麵子罷了。你們以為玄宗真的敢和我聖宗開戰?蒼玄老祖已經失蹤了這麼久,玄宗內又有何人是我的對手?”

聖太虛聲音漸冷:“眼下恐怕萬花宮和鬼獄門的人,都已經過來了吧。”

“掌教,以玄逸仙等人的性子,斷然不敢如此。會不會有可能,是那蒼玄老祖已經悄悄回到玄宗了?”右手老者聞言猜測著說道。

“蒼玄老祖……”聽到右手老者的話後,聖太虛雙眼微微一眯,眼底竟是閃過一絲凝重之色。

祖逍遙和右手老者見聖太虛陷入沉思中後皆是不再言語,默默等待著聖太虛的決定。

半晌過後,聖太虛緩緩抬起頭來:“讓六殿殿主隨本座前去即可,祖老和林老率領門中弟子等待訊息吧。”

“謹遵掌教諭令!”祖逍遙和林震天二人聞言頓時躬身應道。話音一落,二人齊齊消失不見。

“若不是念在你祖家對聖宗付出了那麼多,本座豈會容忍你如今這般跋扈。看樣子此番過後,本座也得好生整頓一下了。這聖宗,可是本座的聖宗!”

隨著祖逍遙和林霸天二人離去,聖太虛雙眼閃過一絲陰冷的厲色,隨後身影一動緩緩融入虛空之中。

三日時間過去,聖元大陸上風雲變幻,各方勢力紛紛湧動。

目的地,皆是趕往了聖宗所在之地,聖山。

雖然各方勢力都知曉聖宗和玄宗之間恩怨不斷,而且也到了根本無法調節的地步。

但眼下聖宗日益強大,玄宗雖然也不弱,卻也冇有如此主動過。過往的十餘年,玄宗都在一直忍讓聖宗。可眼下玄宗突然大張旗鼓的主動朝聖宗開戰,裡麵的門門道道可著實讓人心生好奇。

轟!

聖山外圍山脈之上,玄宗眾人跟隨著各峰的聖子紛紛降落。一道轟隆之聲,響徹雲霄。

玄宗眾人的舉動,使得早已到了的各方勢力皆是紛紛震驚起來。那一座座塌陷的山頭,無疑是彰顯出玄宗來勢洶洶。

“看玄宗這來勢,隻怕這一次真的要開戰了啊。”各方勢力紛紛議論,目光一轉皆是齊齊看向了聖山方向。

那裡,六道身影緩緩出現。

這六人,正是聖宗六大殿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