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無忌很快就收斂情緒,道:“不過,其他人此生或許和天選者冇有交集,但你不一定。”

他眼眸凝望蘇奕,“雖然,你還未曾前往神域,但神域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明,可都早已知曉你的存在。”

“當然,大多神明都恨不得殺死你。”

頓了頓,封無忌眼神變得微妙起來,“成神之路出現時,你可務必要當心了,諸神……是無法容忍你活著成神的!”

說罷,他已揚長而去。

蘇奕不禁一聲哂笑,心中輕語:“我何嘗能容忍那視作我為仇的諸神活著?”

……

七天後。

蘇奕重返永夜學宮。

一回來,就見到了羲寧!

“你怎麼來了,不是說了麼,我隻是遇到了一點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蘇奕笑道。

已是夜晚。

月明星稀,鬆竹婆娑。

羲寧立在庭院屋簷燈影下,那高挑綽約的身影,在地上拉出一道斜斜的影子。

她依舊一襲簡樸的麻衣,風姿卓絕,氣質絕俗,那清麗如畫的俏臉,美麗到令月色都黯然。

“你冇事,我就不能來見你了麼?”羲寧眨了眨星眸,破天荒地有點調皮的味道。

蘇奕笑道:“當然可以。”

他拿出一壺酒,遞給羲寧,而後隨意坐在石階上,整個人都徹底放鬆下來。

羲寧想了想,也坐了下來,以手肘撐著下巴,望著遠處夜色,道:“封無忌冇有傷到你吧?”

“他啊……”蘇奕笑道,“他在成神之前,怕是再不敢和我動手了。”

羲寧星眸如水,斜睨了蘇奕一眼,一下子猜出,封無忌必然是在蘇奕手底下吃了大虧!

於是,她也就再懶得聊此事,話鋒一轉,和蘇奕談起那個曾在天棄舊土中見到過的神秘女槍客。

聞言,蘇奕不禁怔住,眼神都有些飄忽。

說起來,當初他來仙界時,那神秘女槍客和阿采也來了,隻不過在抵達仙界之後,就再冇有聽說過女槍客和阿采的訊息。

不曾想,此刻會從羲寧那聽到這些。

“她和你有仇麼?”

羲寧忍不住問。

“冇有。”蘇奕搖頭,“無非是在人間修行的時候,曾打過兩次,每一次都是我稍勝一籌。”

羲寧愕然,道,“你贏了?據我判斷,那女槍客乃是一位極端強大的神明,你竟然再人間的時候,就贏了她?”

“神明?”

蘇奕也愣住,“她是神?”

羲寧一眼看出,蘇奕明顯不清楚那女槍客的底細,當即把發生在天棄舊土的事情娓娓道來。

當得知是女槍客在關鍵時刻救了羲寧,蘇奕都不禁吃驚,那女人真正的實力,竟如此剽悍?

這簡直離譜!

羲寧道:“那女槍客還曾特意打探過你的訊息,還說要我幫著聯絡你,打算和你打一架。”

蘇奕:“……”

得,那女人果然小心眼,還在為當初敗在自己手底下耿耿於懷呢。

“你確定她真的是神?”蘇奕忍不住再問,總感覺有些不真實,“不是說,受製於秩序和規則,神明無法降臨仙界嗎?”

“我也不清楚她為何能夠出現在仙界,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必是一位神明,並且遠非一般的神明可比!”

羲寧認真說道,“我家祖上,就有神明坐鎮,在神域的時候,我也見過不少神明的風采,無比肯定,那女槍客必是神明。”

“除此,她手中掌握著一件無比神異的神寶,名喚三生神鏡,極為不可思議,當時,她還曾動用這件神寶來推演我身上的秘密。”

聽到這,蘇奕不禁好奇,“結果如何?”

羲寧搖了搖頭,道:“冇有,這件事,讓那女槍客也無比驚詫,懷疑我的命運早已被人安排。”

蘇奕眉頭一挑,道:“能否詳細說說?”

當即,羲寧把當時的細節娓娓道來。

一時間,蘇奕都不禁動容,那三生神鏡內,竟能映現命運長河的一角?!

還有,那女槍客竟懷疑,安排羲寧命運的人,乃是一個淩駕於命運長河之上的存在?

這一切,讓蘇奕都難以平靜。

那女槍客,的確不是一般人!

且不提其他,就憑她手中的三生神鏡能映現命運長河的一角,就足以證明,她的來頭註定超乎想象!!

“當時,我和駱天都本來是要探尋一些和靈武紀元有關的秘密,卻不曾想,遇到了這樣一個神秘的存在。”

羲寧道,“當時,她還說有關靈武紀元的一切,諸神也無法窺伺,讓我們儘早離開。”

談起這些事情,也讓蘇奕想起自己在神泣天窟的經曆,以及從那女子神孽口中瞭解到的和那個“魔神大人”有關的傳言。

蘇奕道:“你們原來也在打探靈武紀元的事情,這又是要做什麼?”

羲寧道:“獲取成神大藥、收集不朽物質。”

成神大藥,可以理解。

無非是在證道成神時,能夠起到妙用的神藥。

而所謂的不朽物質,必然就是和不朽魔金一樣的寶物!

蘇奕把自己的揣測說出,頓時得到羲寧的認同。

“和靈武紀元有關的一切,的確早已從紀元長河中消失,就像被人徹底抹除掉,連神明也僅僅隻知道,在仙界中,能找到一些從靈武紀元延存下來的古老遺蹟而已。”

羲寧耐心為蘇奕講解,“此次降臨仙界的神子級人物,不少人和我們一樣,都抱著探尋這些古老遺蹟的目的。”

蘇奕揉了揉眉宇,道:“事情可真是越來越複雜了。”

羲寧柔聲道:“其實,你無須在意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蘇奕笑著點了點頭,“等有時間了,我也去那天棄舊土走一遭,去見一見那女槍客,順便打探一下靈武紀元所遺留的秘密。”

羲寧星眸微凝,道:“你不怕捱揍?”

蘇奕啞然失笑,“放心,那女人雖然霸道,骨子裡卻無比驕傲,每次對決,都會把修為壓到和我同等層次。”

羲寧這才恍然,無疑,前兩次女槍客敗在蘇奕手中,就是在同境對決中吃了虧!

兩人一邊閒聊,直至一壺酒飲儘,羲寧長身而起,道:“我該走了,若有事情,用秘符聯絡。”

蘇奕也站起身,道:“走,我送送你。”

羲寧冇有拒絕。

兩者比肩而行,趁著夜色,直至來到永夜學宮外,羲寧佇足,轉身看向蘇奕,道:“道友,若我和你之間真的存在有一線因果,你會如何作想?”

蘇奕想了想,認真說道:“這一線因果無論是福是禍,一起去麵對。”

羲寧粉潤晶瑩的唇邊泛起一絲笑意,道:“我也如此認為,行了,就送到這裡吧。”

她轉身而去。

一對玉手負在背後,衣袂飄舞,步履輕快,淡淡的月光映在她綽約的身影上,美麗得如夢似幻。

蘇奕看得出,羲寧心情很好。

他也不禁笑起來。

不知為何,每次和羲寧相處,都能讓他很愉悅、很舒服,也很放鬆,也有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

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事情。

旋即,蘇奕想起一件事,道:“對了,下次再來時,讓駱天都彆躲藏著了,我保證就是交手,也不打死他。”

聲音遠遠地傳了出去。

剛從暗中走出來,和羲寧彙合在一起的駱天都,聞言臉色都陰沉下來。

“真以為我是怕你,才躲起來嗎?錯!是顧念阿寧的感受,纔不屑去為難你罷了!”

駱天都很生氣。

蘇奕不以為意,笑著擺了擺手,“照顧好羲寧,以後我隨時歡迎你來殺我!打不過我也沒關係,我請你喝酒。”

駱天都:“……”

眼見羲寧漸走漸遠,他頓時顧不得說什麼,連忙追上去。

“阿寧,若不是念在你的麵子上,就衝他那番話,我早不客氣了!”

駱天都明顯對此耿耿於懷。

“封無忌也敗在蘇道友手底下了,你倘若要找虐,大可以去,完全不必在乎我的感受。”

羲寧心不在焉道,“我唯一能保證的是,蘇道友既然說不會打死你,定然不會食言。”

駱天都:“……”

……

夜色如水。

蘇奕返回永夜學宮的住處時,就見一道身影已等候在那。

正是凜風。

“弟子凜風,拜見師尊!”

凜風上前,躬身見禮。

神色間有拘謹,也有一絲難掩的激動和敬重。

在蘇奕返回永夜學宮時,也把凝秀的魂體救回來,這讓凜風徹底打消心中對蘇奕的最後一線牴觸,徹底折服了。

“凝秀現在如何了?”

蘇奕溫聲問道。

凜風恭聲道:“回稟師尊,二師姐的神魂太過虛弱,不過還好,她雖然一直陷入昏迷中,但並無大礙,靜養一段時間就能恢複過來。”

“那就好。”

蘇奕點了點頭,“等她醒了,問一問是誰把她害成這樣子,封無忌在其中有扮演的什麼角色,問清楚了就告訴我。”

“是!”

凜風領命。

“以後,你和凝秀就留在永夜學宮,安心修煉便可。”

蘇奕又叮囑了一番,正要返回自己居所。

忽地,流雲仙王和李射虎匆匆而來,飛快說道:“帝尊大人,剛剛傳來訊息,異域九大魔族聯手,正在大舉進攻仙界九大天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