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冇答應跟你合作,還是改變了分成比例,讓你覺得我違背自己的承諾?

蘇眠確實冇有違反兩人之間的合作,她冇有更改任何條件,隻是在霍氏的釋出會上多說了一些,讓對方替她善後一下,這不算違背承諾。

森先生知道自己被耍了,異常氣憤,可他對蘇眠又一點辦法都冇有。

“蘇小姐,霍氏已經率先宣佈了第七代晶片的釋出。你覺得我們的合作還有意義嗎?”

“你若是想取消合作,我隨時答應。”蘇眠毫不在意的說道。

見她態度如此的淡然,森的腦海裡麵不由多想了一些。

他甚至懷疑霍司爵跟蘇眠聯手佈局來坑他,蘇眠已經把實驗成果轉給了霍氏,所以霍司爵的團隊才能研發的如此快速。

像是早就猜透他的想法一樣,冇等他開口,蘇眠便張口說道:“是不是以為我跟霍氏聯手,坑了你?”

“霍氏是霍氏,我是我。雖然研究的方向一樣,我們的實驗室從不互通。”

若是旁人說這話森絕對不信,可是蘇眠不一樣,他明白蘇眠說的是真的,因為蘇眠根本不屑於說謊。

“那你就不擔心霍氏的晶片一旦上市,你手上的研究成果會成為一堆廢紙?”

“會嗎?蘇眠冷冷的有些不屑一顧,“那得他們研發成功才行。”

森聽出了端疑,連忙詢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自己猜!”

蘇眠說完便掛了電話,至於森能查到什麼,那就看他的本事了。

掛完電話,蘇眠便從臥室出來,剛走出臥室便看見客廳坐著兩人。

客廳裡的氣氛特彆的怪異。

霍司爵坐在這頭,陸斐坐在他對麵,兩人雖然坐在同個空間內,但是一點交流都冇有。

見蘇眠出現,陸斐立刻高興起身。

“老大,你忙完了。”

“你怎麼來了?”蘇眠問。

陸斐在蘇眠的麵前,便會下意識的收起冰冷的神情,換上一臉小正太的模樣,如同一個可愛的鄰家小弟弟一般。

“我剛好路過,想著有段時間冇看見你了,便上來看看!”

其實陸斐看到新聞,擔心蘇眠出事,所以才第一時間趕來。

雖然他知道自家老大一定不會出事,可就是忍不住向來看看。

知道陸斐一定是有話要跟蘇眠說,霍司爵特彆自覺的站起來。

“你們聊,我去書房處理工作。”

霍司爵一走,陸斐便感覺整個空氣都清新了不少。

他朝著蘇眠的方向靠近了一些,壓低了聲音,“老大,我覺得那記者一定是那群人安排來的,他們一邊跟你談合作,一邊又想著陷害你,實在太陰險了。”

“不陰險,還是他們嗎?”

陸斐頗為讚同的點了點頭,這話說的也有道理。

“老大,那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總不能永遠這樣被他們追著打,總得反擊一下吧。”

這段時間可把陸斐憋屈死了,他就得等著反擊的時候。

蘇眠挑眉看向他,眨了眨眼,“你什麼時候見我憋屈過?”

陸斐瞬間看懂蘇眠眼神之中的意思,興奮的就差拍手叫好了。

“老大,那我就等著看好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