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當這支部隊走出來的時候,現場所有之人,無不被此震驚,一個個如同看見了天兵下凡一般。

“這……這他媽的是什麼啊?我操,我眼睛都快被晃瞎了。”

“靠,滿身金甲,這也太炫了吧?”

“這是從哪弄出來的一支部隊?”

要不是韓三千一直笑意連連,還示意大家不要激動,現場之人恐怕當場便直接衝過去鬥個你死我活了。

畢竟這樣一支部隊,如果不認識的話,誰又會不緊張呢?

等部隊走近了,一些眼力好的人這才發現,這支部隊不是彆的,正是先前投降之人。

“不是吧,咱家盟主也太捨得花錢了吧,這滿身金甲配個神獸,我說句難聽的,這滿滿都是金錢打造出來的實力啊。”

“靠,誰說不是呢,這群傢夥給我們家盟主灌了什麼**湯啊,怎麼給他們搞這麼好的裝備。這一拉出去,我操,誰看了也得抖上三抖啊。”

“這他媽的太頂了。”

一幫人輕聲細語,但因為說的人多了,自然而然,現場的聲音就大了。

韓三千聽在耳裡,那幫過來的降兵也記在了心裡。

“雷霆部隊,張文遠,率一萬多名雷霆眾將見過盟主。”

“吼!”萬人齊吼!

情姬看了一眼旁邊的妖明,無奈搖頭:“在冇看到這部隊之前,其實我一直覺得,巨魔殿的人是最威風和最霸道的。不過現在。”

妖明苦笑:“這玩意倒也確實冇得比。”

“其實你在想三千為何不將這支奇獸部隊給你們是嗎?”情姬道。

妖明略一猶豫,重重的點了點頭:“其實我本不想承認,但在您的麵前,妖明不敢有所隱瞞。是的,妖明確實認為,這黃金鐵騎要是給了我們巨魔殿的話,那簡直對我們來說便是如虎添翼。”

“我可以保證,巨魔殿從此以後踏平魔族萬部,絕不廢吹灰之力,隻可惜……”

“三千這人做事,自有他的安排和想法,我相信他並非不知道將奇獸交給你們,能形成一加一大於二的局勢。”情姬話落:“他一定知道。”

“那他為何還要……”

“平衡。”情姬想了想說道:“他想讓自己手下的兄弟們都能達到一種相對的平衡,這是保證基礎戰鬥力的基本,同時,也是穩固大家團結之心的必要。”

“如果一個團隊,出現太多的能力差彆,也自然而然有了三六九等之分,三千應當是不想這種情況出現的太過明顯,所以,努力的讓每個兄弟都能在聯盟中有屬於自己的定位和地位。”

話落,情姬拍了拍妖明的肩膀:“放心吧,三千這個人向來大方,對待自己的兄弟也絕對掏心掏肺。”

“也許,還有更好的獎賞在等著你們。”

妖明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放心吧,即便冇有獎勵,巨魔殿的兄弟也絕對不會因此氣餒,相反,我們隻會知恥而後勇,證明給彆人看,有些東西,隻有咱們巨魔殿的人纔是最配的。”

情姬一笑,拍了拍妖明的肩膀:“好樣的,這纔是我們魔族人應有的樣子,有誌氣。”

“跟鬼爺混,咱能把名聲弄差了嗎?”妖明不屑而道。

“百妖殿的人,你們都聽見巨魔殿的人說什麼了嗎?都是三宮四殿之人,咱們能落後於他們嗎?”

“不能!”百妖殿同樣齊聲而喝。

聽到這話,情姬滿意的點了點頭。筆蒾樓

而幾乎同時,那邊的韓三千也聽到了這邊齊聲的喊聲,他知道,情姬知道自己要出征了,正在替自己給部下加油打氣。

衝情姬微微一笑,韓三千回過身來,回眼看向四周將士,此時微微舉手,陡然間,鼓聲震天,大軍也齊齊彙聚……

“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