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兩股超強之力,彼此互不相讓,伴隨著中央臨界的猛然接觸,一聲巨響之後,一股更強的氣浪轉眼間便再起升起。

從遠而望,戰場中央甚至升起了巨大的蘑菇雲。

地麵狂搖,火光也沖天,刹那間,四周的目光紛紛被這動靜吸引而去。

“裴固應是和韓三千打起來了,這搞的未免也太激烈了些。”

“裴固也是檮杌一族的扛霸子,檮杌一族多少年來都屹立在魔族大家族之位上靠的是什麼,靠的是裴固超強的個人能力。韓三千這傢夥囂張了這麼久,也終於是碰到了難啃的骨頭了。”

“說的冇錯,裴固此人修為深不可測,這魔族之地關於他的傳說也是比比皆是,韓三千想要在這位老傳奇身上趟過,我就算他真的猛到超神,也始終不死也得褪成皮。”

圍軍之中,眾人紛紛望著遠處爆炸,此時一個個不由評頭論足起來。

冥雨看了一眼朱顏碩,雖然冇有說話,但各中之意卻已經明顯非常。

朱顏碩輕咳一聲,微微彎腰,恭敬道:“照常理來說,我也認同大家所言,但幾次戰鬥打下來來看,這韓三千真的是個讓人琢磨不透的敵人,屬下已不敢胡亂猜測,更不敢妄下判斷。”

“其實,我很多次已經謹慎的夠謹慎了,可哪知……人算不如天算,韓三千總讓我完全算歪。”

冥雨點了點頭,他也和朱顏碩幾乎是同等感受。

對韓三千這人,你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計算,即便你已經夠小心了,可與他實際的結果比起來,都看起來更像是在完全的亂打哈哈。

“但無論如何,就像他們說的,裴固也算名垂千古的老高手了,韓三千這小子就算再神,可始終也會付出相應的代價。”

“朱城主,為安全起見,你這樣,率領一支精銳部隊立即趕去現場,記住了,隱藏在附近便可,觀察時機。若然是到時候檮杌一族相對穩定,你就當前排看戲,而若是……”

朱顏數打斷冥雨的話:“神龍長老的意思是,明不搶功,暗中又有幫助。”

“不錯,檮杌一族畢竟非我族內,若然彆人能控製局勢,我們橫插一腳,不是惹人說辭嗎?”冥雨點了點頭。

“屬下明白,屬下這便去辦。”

話落,朱顏碩急忙進入大軍之中,大手一揮間帶著一批人馬出發了。

而幾乎同時,戰場之上,那爆炸所引起的蘑菇雲徹底消失,周遭一切人馬也早已經被掀翻幾十米有餘,他們掙紮著爬起來擦擦眼睛時,卻隻見中間的塵氣之中,兩個身影依然對立。

風吹過,塵氣散掉,兩人的身影也顯現了出來。

韓三千依然單手輕抬,然臉上帶著絲絲笑意。

裴固也依然立在那裡,然一張臉上卻滿滿都是嚴肅之意。

隻是相比韓三千,他衣衫已碎,頭髮也已蓬亂!

龍虎相爭,已然有序。

“我收回我方纔之話,你這把老骨頭冇我想像中那麼脆。”韓三千輕輕一笑。

裴固咬著牙關憤怒的望著韓三千,剛想張口回擊,一口鮮血卻順著嘴角溢位,他擦了一擦,看著手上的血跡頓時抬頭冷冷回望韓三千:“好小子,老夫行走江湖不知多少個春秋,今日,卻在你這毛頭小子身上吃了暗虧,你有種。”

韓三千微微一笑,冇有說話。

“不過,你以為老夫是白混的嗎?”裴固冷聲一笑,下一秒氣勢突開:“你還差得遠呢。”

“血脈覺醒,吼!”

忽然,伴隨著裴固一聲怒吼,幾在一刹間,風雲色變,天空之中萬雲奔走,凝聚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