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銀色猞猁消失的位置,鄧布利多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曾幾何時,哈利也變得成熟起來,不再是昔日那個魯莽的孩子,這樣的變化讓他感到些許的欣慰與愧疚,那孩子實在揹負太多的東西了。

不過,鄧布利多卻無法在第一時間趕過去支援,因為他剛收到艾伯特傳遞過來的重磅訊息。

傲羅們發現了伏地魔的老巢,並且全體出動去圍剿伏地魔了。

這毫無疑問是艾伯特的手筆,也隻有他才能如此準確地找到伏地魔的藏身之處。

儘管鄧布利多很好奇那孩子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依靠占卜?

雖然他不懂占卜,但還是認識幾位有名的占卜師,同樣很清楚占卜那玩意究竟有多麼不靠譜。

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鄧布利多不會蠢到去探究這件事。

雙方能在對付伏地魔的事情上達成一致,那就已經足夠了。

種種跡象表明,艾伯特的為人很不錯,從那本《自衛指南》就知道了,那本書對絕大部分還未準備應對未來變局的巫師來說很有價值。

給傲羅們傳遞訊息。

他大概猜到安德森那樣做的意義,讓伏地魔隱藏在黑暗中,確實是個很大的威脅,特彆是魔法部長福吉的行事作風,很大程度成了伏地魔的幫凶。

至於艾伯特為何將這個訊息告訴他,希望自己能趕去增援,大概也不希望傲羅損失慘重吧。

當鄧布利多匆匆趕去增援,那邊的戰鬥已經結束了,隻剩下一片廢墟,從地上殘留的黑魔法痕跡來看,應該是厲火咒。

魔法部的傲羅顯然跟伏地魔交過手了。

這應該算是個好訊息吧!

至少,福吉恐怕無法再掩蓋伏地魔複活的事實。

“希望哈利那邊也能順利毀掉預言球。”鄧布利多望著南方喃喃自語,他確實不希望伏地魔知曉預言的全部內容。

……

此刻,通往魔法部的廢棄電話亭裡,哈利正在撥打電話。

不久前,哈利從小天狼星那兒得知鄧布利多已經收到訊息,並表示會直接趕往魔法部增援後,便開始采取行動。

他已經在格裡莫廣場12號待太久了,如果再不趕往魔法部的話,很容易讓食死徒們起疑。

於是,哈利,赫敏與羅恩便乘騎飛天掃帚,“匆匆”趕往魔法部。

營造出從霍格沃茨飛往魔法部的假象,有福靈劑的幫助,三人都展現出令所有演員都羨慕的超高演技。

隻可惜,盧修斯·馬爾福似乎忘記留人放哨了。

電話亭電梯停下後,哈利掃視空無一人的魔法部,撇了撇嘴,對食死徒們的清場並不意外。

“真不知道食死徒的腦子裡都在想什麼。”哈利拐了個彎,走向安檢台後麵,果然找到被擊暈的保安。

“你們說,伏地魔為什麼不自己來拿呢?他肯定有辦法瞞著大家悄悄拿走預言球。”

這其實也是鳳凰社成員心裡的疑惑。

“也許,神秘人隻是想給手下那群食死徒找點事情做。”羅恩並不關心這些事,魔法部的種種跡象表明這裡就是食死徒們精心準備的陷阱,而他們即將一頭紮入陷阱裡。

赫敏提醒道,“哈利,我們該走了。”

三人冇多少緊張的情緒,看上去像是來魔法部觀光的,這是服用福靈劑後帶來的極強自信。

事實上,整個計劃唯一比較危險的地方並非拿到預言球,而是戰鬥徹底爆發後。

儘管鳳凰社的成員會通過偷襲在第一時間重創食死徒,難保被逼到絕境的食死徒會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

“我一直覺得伏地魔與食死徒腦子都不太正常。”

在乘坐升降梯的時候,哈利小聲咕噥道,“也許,近親結婚把他們都變成神經病了。”

“近親結婚確實很不好,後代的死亡率高,並且常出現癡呆、畸形兒和遺傳病患者,他們缺乏理性,變得易怒暴力。”赫敏很認同哈利的話,她以前抽空看過類似的書籍,“當初,艾伯特懷疑部分黑巫師的誕生跟近親結婚有關是對的。”

“真的?”羅恩有點吃驚。

“麻瓜在這方麵有過詳細的研究。事實上,麻瓜禁止近親結婚。”赫敏覺得巫師就跟歐洲的皇室貴族一樣,相互聯婚,最後把自己也給謔謔了。

升降梯停下來時,一個冷漠的女人的聲音響起:“神秘事務司。”

三人打開柵欄,朝前走去。

“我先前一直做噩夢,夢見這條走廊,冇想到現在居然來到這裡了。”哈利舉起自己的魔杖,與旁邊兩位好友交換眼神後,朝著前方黑色的門走去。

“我記得斯多吉就是栽在這扇門上。”赫敏打量著麵前的黑門,分析道,“既然食死徒打算讓我們進去拿預言球,這扇門就應該不會有問題。”

“我先來吧。”

羅恩咕噥了一句,上前推開黑門,總得有人去嘗試,哈利可以直接排除,赫敏比他更擅長應對意外情況。

而且,直覺冇有預警,那意味著這扇門並不算危險。

事實證明,羅恩的直覺還算可靠。

“他們倒是給我們省了個大麻煩。”

哈利伸手搭在羅恩的肩膀上,率先穿過那扇門,就算真遇到危險,食死徒也不會立刻殺他,但其他人可就不一定了。

“進來吧”

哈利發現自己正站在一間巨大的圓形屋子裡,他立即環顧四周,確定冇危險後,纔對外麵的赫敏與羅恩說。

“記得彆關門,待會我們可能得從這裡撤離。”赫敏望了眼退路,似乎感覺還不放心,在門上麵做了個標記。

冇辦法,這裡的所有門都長得一模一樣,如果不做標記的話,在關鍵時刻搞錯門,那無疑是致命的。

“他們怎麼就不給我們留給標記。難道他們認為這麼明顯的陷阱,我們會看不出來。”

“這肯定是食死徒們特意針對你的性格弱點準備的陷阱。”金斯來分析道。

鳳凰社的成員都將自己隱藏在幻身咒下。

“我的弱點?”哈利有些詫異。

“喜歡救人。”赫敏提醒道。

“這也算?”哈利挑眉道。

不過,他承認赫敏說得有道理,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還真可能中了食死徒的卑鄙陷阱。

“多虧了安德森。”哈利咕噥道。

“這裡可不適合戰鬥。”小天狼星也從外麵走進來了。

“也許,我們可以把他們引入其他的房間。”盧平環顧著周圍十二間房間。

“或者,直接在預言大廳裡戰鬥。”瘋眼漢望著前方幾扇門,微微皺起眉頭說,“這些門擋住了魔眼的透視。”

“隻能一扇扇嘗試了。”

“引誘伏地魔出來的計劃該怎麼辦?”哈利皺眉問道。

“至少我們抓住了那群該死的食死徒,至於伏地魔的問題,我想艾伯特肯定有辦法讓他暴露,這件事從頭到尾都不需要我們擔憂。”小天狼星拍了拍哈利的肩膀,安慰道,“就算真的冇辦法,我們大不了躲起來看福吉倒黴就行了。”

這件事從頭到尾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所以小天狼星壓根不擔心會出現變故,更何況鄧布利多很快就會趕來增援。

“好了,波特,可以開始了!”穆迪抬手指了指前方的黑門,提醒道,“待會記得裝得像一點,多給大家爭取點時間。”

“我知道該怎麼做。”哈利伸手輕推麵前的黑門,門被輕鬆推開了,裡麵呈方形,中心凹陷,像是巨大的石坑。

石頭台階環繞著整個屋子,如同石凳,一級一級往下降,像哈利曾去過的審判室,最下方的石台上立著一個古老、破爛不堪的拱門,一些破破爛爛的帷幔掛在上麵。

“不是這裡,我總感覺這裡很危險,我們最好離遠點。”哈利咕噥道,“我剛聽到古怪的聲音了。”

“你說得對,我也有這種感覺。”小天狼星點頭附和道,

眾人退出那個古怪的房間,又嘗試推開其他房間,這次是滿是鐘錶的房間。

然後,他們又打開一個滿是水缸的房間。

“那是什麼?”羅恩咕噥道。

“腦子,真噁心。”

“這扇門好像打不開。”

“先做個標記。”

在哈利第五次推開黑門的時候,終於找到那個地方。房間裡像教堂一樣高,裡麵排滿高聳的架子,上麵擺滿灰撲撲的小預言球,除此之外什麼也冇有。

“這裡倒是很適合戰鬥。”唐克斯壓低聲音說了句,就被瘋眼漢狠狠瞪了一眼,他豎起手指示意所有人保持安靜。

眾人紛紛舉起魔杖,隨時準備戰鬥,他們都服用過少量的福靈劑,直覺告訴他們裡麵有埋伏。

不過,現在誰埋伏誰,還真就不好說了。

“哈利,你知道具體的位置嗎?”赫敏低聲問道。

“我記得好像是……第97排。”

哈利慢慢走在兩排架子之間的陰暗通道裡,一邊低頭審視支架下麵閃爍著銀色的數字,一邊豎起耳朵傾聽周圍的聲響。

冇有一絲聲音,也感覺不到任何動靜,但哈利知道食死徒們絕對在裡麵,而且還使用幻身咒將自己隱藏起來。

不過,哈利現在倒是不擔心,在自己拿到預言球前,食死徒們絕對不會輕舉妄動。

哈利忽然有點期待,在食死徒們知道自己掉進彆人的陷阱時,會是什麼表情。

不過,哈利仍然表現得很緊張,似乎在四處尋找小天狼星的蹤跡。

“哈利?”

在福靈劑的幫助下,赫敏展現出驚人的演技,“我、我想小天狼星不在這兒。”

“這不可能,我親眼……”

“哈利,這上麵……這上麵有你的名字。”羅恩猶豫地提醒道,他知道哈利一旦拿起預言球,戰鬥就會徹底爆發了。

“我的名字?”

哈利扭頭看向羅恩手指的方向,找到了那顆需要被摧毀的預言球了,也就是說……食死徒們就在附近?

“找到了。”

哈利註定到黑暗中那不太正常地區域,食死徒們就站在不遠處,試圖前後包夾三人。

當哈利把手伸過去的時候,赫敏忽然尖聲說:“哈利,我想你不應該碰它。”

“這很可能是伏地魔讓小天狼星去取的東西,我可能會需要用上他。”

哈利伸手握住架子上那個肮臟的小球,把這個玻璃球從架子上取了下來,哈利冇去看水晶球裡的內容,而是警惕隨時可能遭遇的襲擊。

“很好,波特,把它給我。”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從他們的右後方響起,盧修斯·馬爾福居然冇乘機偷襲,而是以極其囂張的方式出現,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幾名食死徒堵住三人的退路,用魔杖指著他們。

“給我,波特。”盧修斯·馬爾福慢吞吞地重複了一遍。

“小天狼星在哪兒?”哈利質問道,他需要吸引食死徒注意力,給鳳凰社成員爭取時間。

十二名食死徒。

哈利這邊在人數上並不占據優勢,所以最初的偷襲很重要。

這群傢夥需要搶奪預言球,所以剛開始絕對不會貿然發起進攻,這是他們的優勢。

“黑魔王總是料事如神!”貝拉得意地說。

“把預言球給我,波特。”盧修斯·馬爾福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你逃不掉的。”

“我要知道小天狼星在什麼地方!”哈利重複道,同時給羅恩與赫敏一個準備行動的眼神。

“你也該瞭解現實與夢境之間有什麼不同了,波特。”馬爾福譏諷道,“把預言球交出來,我想你肯定不希望你的朋友受傷。”

“看來,伏地魔想要它。如果它碎掉,我敢說伏地魔肯定會不高興。”哈利用魔杖指向自己手上的預言球。

“彆跟我們耍花招,波特。”馬爾福惡狠狠地說,“你們已經走投無路了,如果你毀了它,你的朋友都得死在這裡。”

“你確定?”哈利譏諷道。

“什麼?”馬爾福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應聲落地!”

三人使用魔杖指著前方存放預言球的架子,讓它們砸向那群倒黴的食死徒,給哈利三人爭取時間。

與此同時,鳳凰社成員也紛紛出手偷襲選定的食死徒,哈利三人則乘機從食死徒的攻擊範圍內消失。

“該死!”

盧修斯·馬爾福的腦袋裡一片空白,在短暫的愣神後,他終於意識到己方遭到鳳凰社的埋伏。從一開始,波特就看穿了他們的計劃,並且反過來利用這個計劃來對付他們。

“真是愚蠢,你們該不會以為伏地魔的愚蠢計劃可以騙過我吧!”哈利的聲音從附近的架子後傳來,他還不忘口頭打擊馬爾福,給其他鳳凰社成員減輕壓力。

“閉嘴!”貝拉厲聲尖叫,“你竟敢用你那雜種的舌頭玷汙它。”

“伏地魔自己纔是雜種?”哈利毫無顧忌地嘲笑道,“他媽媽是個巫師,但他爸爸卻是個麻瓜,難道他一直告訴你們,他是純種?”